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35章 僵尸袭人

第35章 僵尸袭人

  我立刻将女神嘴巴捂住,接着用枪在她面前晃了晃示意千万别乱说话,她一直很配合,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于是我将堵嘴球固定在她嘴巴上。

  屋外那人不停按响门铃,如果不支走他这人肯定要进屋来看情况,可我该用何种方法呢?

  正所谓急中生智,我忽然看到了女神的那条大红色的蕾丝平角裤。

  我将裤头穿在身上,好在女神臀部丰满,而我不算胖,所以勉强能穿上,然后带上眼镜,提着手枪走到门口用不拿枪的手将门打开一条缝,只见一个头发稀少梳着背头戴眼镜的男人,陪着一副笑脸站在门外但看到我笑容立刻消失了道:“你是……刘总呢?”

  “刘总今天玩了很长时间,特别尽兴,刚刚睡着,他特意嘱咐我你要来了就先去招待客人,半个小时后再来叫醒他。”

  我尽量让自己声音显得娘,而门口这哥们看着我大红色的蕾丝裤衩那表情简直就像见了鬼。

  显然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刘总男女通杀的秘密”,这哥们晕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道:“半个小时是吧?我到时候再来。”说罢转身离开了。

  关上门我深深吸了口气,关上手枪的保险,回到房里后我对女神道:“姓刘的已经死了,很抱歉对你做的事情,我毕竟是个男人,对着像你这样有魅力的女人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我也不说虚的,如果将来有机会再见面,我一定为你做一件事,无论什么事情。”

  女神双眼中惊恐的神色终于消失了,她冲我点点头示意明白了,我将连衣裙罩在她身上,脱下裤头换上自己的衣服赶紧离开了。

  这一晚的遭遇让我铭记五内,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只要人有足够的理想,即便是一个被判死刑的屌丝也可以有推倒女神的机会,所以经历了这件事后我再不会轻易放弃生存的信念,因为只要能不死,一切皆有可能发生。

  回到快捷宾馆,我交出了手机和枪,出门后就有人带着我上了一辆车,之后我坐了拖拉机、轮船等交通工具,最后在一个大山里的军区我上了一辆运输直升机回到了禁区。

  虽然圆满完成任务,也没人弄个欢迎仪式啥的,和刚刚上完厕所朝宿舍楼走去没两样,甚至罗庆看到我都没问任何问题。更别说五百万美金的提成了。

  虽然我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巨额佣金中哪怕一毛钱,但如此冷漠的态度还是出乎我的意料,看来死囚犯确实没有人权,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应当应分的,即便死去也没啥大不了。

  然而我还没走回宿舍,只见苟长青带着两人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对我道:“你先别回去了,有新任务布置。”

  “这么快又有新任务了?”我有些不太满意,好歹让我休息一下,不过转念想到“床战女神”,我又觉得这次任务实在不亏,要知道这好事儿谁不愿去?

  没道理好事儿让我一人占全。想到这儿我心里彻底舒坦了,可是一想到女神那美丽的容貌,诱人的胴体,我不免又起了反应,只能伸手进裤袋暗中将小兄弟往里按按。

  在作战部会议室里,见到了马晶田,他双脚高高翘在桌子,那状态还是非常慵懒,对我们道:“坐、都坐,大家看看刚刚传来的视频。”

  这起视频居然记录了一起发生在川陕交界某地的“僵尸袭人”事件,这起事件等级已经被列为“绝密”,各大媒体不得对此事进行一个字的报道,而禁区获得了一份无剪辑完整版的视频资料。

  事发地应该是黄果森林山下一条不起眼的国道。

  国道很窄,只有两条对向的单行道,两边种植者茂密的防风林,但这是川陕两省车辆去往京津高速的主要道路之一,所以平时车辆来往并不在少数,事情发生在某日上午十点二十分,记录仪器是国道两段监控探头。

  一个正在路边卖水的小摊贩首先发现了情况,只见一个身着蓝色布衣,浑身满是泥土坷垃,身材高大,脑门前一半秃的没半根毛,后一半头发蓬乱的就像孔雀开屏的男人晃悠悠的走在国道左侧路面。

  最可怕的是他的脸,这绝对不是一个人的脸。

  他的眼睛一个小一个大,右边小眼还算正常,左边眼眶足足占了左脸的三分之一面积,更可怕的是眼眶里的眼珠子也有这么大,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希腊传说里的独眼巨人。

  除了眼睛他的脑门也高高凸出一截,嘴唇又厚又宽,和《东成西就》里中毒后欧阳锋那肿起的大嘴巴有的一比。

  罗庆特意放了嘴部清晰图道:“你们看这个人嘴唇的颜色。”只见颜色乌黑发紫。他道:“这绝不是人嘴唇该有的颜色。”

  蓝衣人走路双肩左高右低,左手就像个勾子贴在胸前,右手笔直的垂在腿边一动不动,右腿一点点拖着身体往前挪动,左腿就像是个尾巴拖在身后。

  我道:“甭说嘴唇颜色,就是着走路姿势也不是人该有的。”

  “我看这东西有点像是外国电影里的僵尸。”卢宇凡肯定的道。

  外国人描述的僵尸和中国人有巨大的不同,中国的僵尸属于精怪,吸收天地精华,一旦形成飞天掠地无所不能,而外国僵尸就是感染了某种疾病,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但身体却可以行动,以活人血肉为食的行尸走肉。

  这人无论是外表还是其僵硬的行为动作和美国电影里的僵尸如出一辙,而他笔直的就朝路边摆摊人走去,那人显然被吓傻了,居然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蓝衣僵尸走到他面前抬起看似僵直的右手掐住他脖子,凑上去一口鲜血淋漓的将小贩鼻子连上片嘴唇一起咬了下来。

  这下惊呆的人群才反应过来,顿时哭爹喊娘的四散逃窜,僵尸咬下一大块人肉后松开了手,接着将嘴里血淋淋的人肉吐出,仔细闻了闻才放在嘴里大嚼起来,小贩则按住鲜血淋漓的伤口发出一阵惨烈的嚎叫。

  我看的一阵揪心道:“跑啊,怎么还不跑呢。”

  罗庆道:“这人受了强烈的刺激和外伤,早就失去了反抗甚至行动的能力,整个人已经僵在那儿了。”

  话音刚落只见僵尸已经将人肉吞下肚子,接着又朝那人走去,抱住后一口将小贩脖子血脉咬开,鲜血飚射中尸体倒地,他也跟着趴在地下开始啃食尸体……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活人被撕成一堆碎肉,场面血腥恐怖用语言根本无法形容,当特警赶来封锁区域时僵尸已经将小贩的内脏啃食干净,他居然将一段脊骨硬生生扯了下来,不但举到面前来回晃悠,还露出一丝笑意,就像在摆弄好玩的玩具。

  血腥的场景差点把我看吐了,关了电视马晶田道:“对于这次任务我真的想不明白,退一万步说如果当地确实存在所谓的僵尸,也绝不应该是由我们禁区进入行动,但这个任务偏偏就落在了我们头上,看样子……”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传来。

  马晶田自语道:“还没到送补给品的时候。”起身走到窗边朝窗外望去,忽然冷笑一声道:“这老王八蛋来了。”说罢扭头对我道:“兄弟,有人探望你了。”

  我愕然道:“探望我?为什么?”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马晶田对罗庆道:“叫警卫连的人全副武装,随时等我命令。”说罢带着我们四人走出作战指挥中心,这时一架军用运输机,一架武装直升机已经停在了停机坪上,舱门打开只见一个满头白发,气势十足的军官大步而下,朝我们走来,身后跟着数十名荷枪实弹的军人。

  卢宇凡悄声道:“他身后跟着的全是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