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36章 黄果森林

第36章 黄果森林

  “准确的说这些兵来自东北军区下辖的东北虎特种大队。”马晶田补充道,他双手背在身后,挺直了腰杆。

  “大队长,那这老头是谁?”苟长青道

  “军区副司令员,柳榆穹。”

  级别这么高的人找我干嘛?我不禁觉得好奇,只见老头表情非常严肃,甚至有些阴沉,这让我暗生不祥之感。

  走近后马晶田立正站好敬了个礼,“稍息。”老头声音极其雄浑。

  “按理说您过来我应该得到消息,怎么没人通知我呢?”马晶田笑道。

  老头却板着脸昂着头道:“小马,咱们也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三天前那件事是你安排人做的?”

  三天前我正在那间豪华宾馆里和女神缠绵,难道老头是为那事儿来的?想到这儿我脑子顿时就大了。

  “以您收集情报的能量,我应该不能否认吧?”

  “别在那儿油腔滑调的,我已经确定了,连杀手是谁我都知道,来这儿可不是找你证实消息的。”

  马晶田呵呵笑道:“看的出您很气愤,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说。”

  “把杀死刘一根的凶手交出来,这件事咱们就算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是为了那个死胖子,没想到这狗东西居然有如此强悍的后台,难怪他敢做这些出格的事情。

  我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因为马晶田不可能因为一个死囚犯去得罪军区副司令,我必定难逃一死。

  马晶田却始终挂着那副神鬼难测的笑容,没有一丝改变道:“您这样为他出头是不是太明显了一点。”

  老头冷哼一声道:“早知道你会说这句话,知道刘一根的真实身份吗?他可是我们部队培养出的一位极其重要的情报人员,如今的身份不过是一种掩饰,当然我知道他做了一些出格的事,可跟他立下的功劳相比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这次你杀错人了,既然做错事就得付出代价。”说到这儿老头冲我看了一眼道:“把凶手交出来,这件事我替你摆平。”

  马晶田似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说罢他冲我招了招手道:“闻天际,你小子过来。”

  我腿都软了,如此轻易就把我推出去当了?人生才刚刚给了点“自信”没想到接下来就是毁灭?

  大难临头,我却毫无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道:“大队长。”

  马晶田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可惜、真可惜了的。”

  老头冷笑一声道:“不过是一名死囚,有啥可惜的。”

  马晶田道:“我说的是刘一根,那么优秀的特工居然在我的人手下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以他的资历死的确实有些可惜了。”

  “小马,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刺杀刘一根的命令是我下的,作为执行任务的一员,闻天际圆满的完成任务,我正准备奖励他呢,您却要求交给您法办,这可不太合适。”

  “这么说你不打算交人了?”

  “我当然不希望和您对着干,不过如果我把这人交给你,以后这片还有谁会听我的话?他们会在私底下商量,说这个长官是个怂包蛋,被别人一吓唬就缴了枪,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手下,您说万一出现这种情况我可咋整?”马晶田一番话极度出乎我的意料,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因为一个死囚而得罪权贵。

  老头也没想到,愕然半响没说话,然后才道:“我可不是找你商量这事儿的,今天这人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马晶田将我拉到他的身后,傲然对老头道:“人我肯定不会交给你,他虽然是死囚,但也是我手下的兵。”

  老头手一挥道:“准备射击。”十几名特战队员顿时举起枪摆好射击姿势。

  我们几个下意识就想找掩体,马晶田却连动都没都,他平静的四下看了一圈道:“司令员,在这个地方比枪杆子您还差点,这里可不是您的地盘。”由于气氛太紧张,我没注意禁区四周高点已经被荷枪实弹的军人布控,而一些死囚也被武装起来端着枪在宿舍走廊上摆好射击姿势。

  “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我当然知道。”说到这儿马晶田又向前走了一步,贴着他耳朵小声道:“所以别逼我下开枪的命令。”

  老头双手抱在胸前,歪头盯着他,马晶田则皮笑肉不笑的与之对视,而我和在场所有的士兵神经都紧张到了极点,只要一个不慎擦枪走火我们场中站着的所有人会在瞬间成为一堆死尸。

  但只有他没有丝毫胆怯流露,无论是面对枪口还是眼前这位权贵。

  最终还是副司令员妥协了,他干脆的一挥手道:“撤退。”转身往停机坪走去。

  马晶田却在他身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慢走。”

  虽然两人的交锋转瞬即逝,而我也在生与死间走了一回钢丝绳,回过神来才感到自己浑身都被冷汗浸透,可如果刘一根真的是一名情报员,那我不就是误杀好人了?

  马晶田似乎并没有对我解释的打算,他点了颗烟随意冲那些端着枪还处在警戒状态的士兵挥了挥手,大家便放低枪口,这预示这一场危机彻底结束了。

  而我对于马晶田的敬畏感更上一层台阶,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维护我不惜与权贵翻脸,更是因为他那种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所畏惧的气质,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境界。

  经历过这些小插曲,我们便准备进入新一轮的战场,临行前马晶田对我们道:“把上次没说完的话补充结束了,这次救援任务按理说绝不应该是禁区的人去执行,所以凭经验猜测这其中或许有更深层的内幕,所以大家一定要格外小心,对于这个任务本身我不苛求你们一定完成,所以记住两点要求,第一千万保证自身安全。第二如果你们发现了与任务本身关系的线索,就装作没看见。记住了?”

  “是,我们明白。”四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在我们登上军用直升机之前,马晶田小声对我道:“刘一根可不是什么好人,柳榆穹完全被蒙在鼓里根本就不知道,上面为了照顾他的面子没有对刘一根实施抓捕,而是让我做了一回恶人,所以根本没有那五百万美金,你也没杀错好人,你明白吗?”

  我心里一阵激动,点头道:“明白了。”

  “好,祝你们马到成功。”

  在飞机上我由衷的道:“马队能管理禁区这样一个地方,真得有常人无法之能,我真佩服他。”

  “是啊,没几个领导能做到他那份上,居然为了一个死囚和大官翻脸,就凭这一点便值得我们尊重。”苟长青破例说了一段长话。

  “不过我总觉得马队有点玩世不恭,他是不是故意装成那副模样的?”小六子道。

  卢宇凡抬手就给了他脑袋一巴掌道:“少在背后编排马队的坏话,你在禁区打听打听谁不服他。”

  小六子捂着脑袋有些委屈的道:“我就是随口一说,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

  “下次再说这种屁话,我凿你一头包。”卢宇凡笑道,自从小六子加入团队,他从老四升格到了老三,随之相应上升的还有脾气,对于小六子他是非打即骂,有时候我都觉得过分,想说他两句又想着在百合子他对我的不离不弃,所以每次话到嘴边又不知该怎么说。

  我只能岔开话题道:“你们说那山里到底有没有僵尸?”

  “有也不奇怪,百合子里连之怒始祖都见到了,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神秘的生命吗?”小六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