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37章 黄龙山诡事

第37章 黄龙山诡事

  “凡事无绝对,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苟长青从包里取出一沓照片递给我们道:“这些是被救援者的资料。”

  一共三人,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头名叫印驹,是社会科学院一名高级工程师。一位四十多岁白皙消瘦的中年人名叫赵杭生,是印驹的学生。还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名叫苏青青,看样子漂亮大方,不过身份和前两位丝毫不靠边,是某三本大学服装设计系的学生,不过已经肄业了。

  “从三名失踪人员的身份来看,马队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社会科学院的高级工程师和一名三流服装设计生有何联系?他们为何会结伴前往黄果森林?而且看居住地址三人也差了十万八千里,女孩是西南某省人,而两位高工则是帝都人。”

  我皱着眉头道:“就算是搞网恋,他们之间也不具备条件,是何种机缘促使这三人碰头凑成一队呢?”

  苟长青道:“这道理和我们关系不大,我担心的是黄果森林里到底有没有僵尸?万一有怎么办?”

  小六子毫不犹豫道:“出发前马队说的很清楚,一旦发现情况有变咱们立刻撤退啊,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既然老大都发话了,我们也没必要死扛,你们说呢?”

  “话是不错,马队也是关心咱们,但咱们自己也得清楚,六项任务不做完,一辈子别想做人,所以每一项任务我们都应该尽全力去完成,这是为了咱们自己。”苟长青一句话点出了重点,小六子也没话说了。

  “僵尸并不可怕,子弹对其是有杀伤力的,比起之怒始祖,它差了十个等级也不止,咱们全装备在身,不用担心。”卢宇凡拍了拍固定在行军包上的八五狙。

  很快直升机在靠近山脚下一处村庄的打谷场上降落,我们下了直升机后发现当地老乡对于全装备的军人没有表露出丝毫好奇的表情,都是该干嘛干嘛,我们找到村支书,没等说话,他直接道:“我知道你们为啥来,立刻安排人送你们上山。”

  “村长,我想了解一下这座山的具体情况,您能介绍一下吗?”苟长青问道。

  黄果森林其实就是一座大山,山名为黄龙山,因为一到夏天漫山遍野结满的黄果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黄龙背上的鳞片,所以得此名。

  “黄龙山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就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一直有专人守护,林区内果树茂密,自然风景优美,具体情况因为我不是林场工作人员,所以不好乱说,上山后你们应该能遇到他们,可以咨询这些人。”

  “我明白,我只想知道关于僵尸出没的事,村子里的村民有没有受到影响?”

  “嗨,守着大山活了几百年,怪事见得多了,只是这次经过报道,你们知道了,很多事比这邪乎,但我们还是照样在这儿生活。”

  “比如说呢?”

  “我小时候大概十六七岁的时候和同村的玩伴上山摘果子,经过一片树林时,亲眼看到一个满脑袋都是鲜血的骷髅从林子里窜出来,一直跑出老远。”

  “我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只是想确认一下,您觉得自己没看花眼?”苟长青补充问道。

  “百分百没有看花眼,和我一起目击骷髅头的人虽然去世了,但他的家人都知道这事儿,不光是他,村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你尽管问。”

  我们四人面面相觑,看来这地方是一处怪事频发地。当然前提是村长没有乱编鬼故事。

  苟长青继续问道:“最后这具骷髅头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接摔下悬崖了。”村长道。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出事那个地方还真有个名字,叫玄天水洞,名字是真好听,风景也优美,但出了这事儿后无论是村里人还是过路客都不敢去,时间一长也荒废了,你们几位千万不要贸然前往,我听老人说山里水洞中住着一条老蛇妖,专门祸害人,小时候不信,但是见到那个能跑的骷髅头我就知道这故事或许不是瞎编的。”

  “在我们之前有没有军人进入过黄龙山?”

  “没有,从来没有过。”村长言之凿凿。

  我们准备入山,村支书让一个叫马文的村民带路,这人是个酒鬼,大下午三四点钟,就是一身酒味,走路恨不能打着醉拳往前,村民都很膈应他,远远看见避之唯恐不及,他也不介意,醉醺醺的道:“我、我从小就想当兵,今天能为你们带路也是我的骄傲。”

  苟长青微微一笑道:“谢谢。”

  “谢个JB,我这人就爱交朋友,能为解放军效劳,我家祖宗、祖坟冒青烟。”一句话说的粗鲁且颠三倒四,听得我们满头雾水,只能陪着笑脸说是。

  小六子却凑上去道:“哥们,听说这山里曾经有一个骷髅头满山绕着跑的事儿,你估计真的还是假的?”

  “JB真的,都成骷髅了还咋跑?我就不信。”马文梗着头道,一副二百五青年的标准造型。

  “那么你觉得这座山里太平吗?”

  “我觉得山里太平,我经常上山里摘果子,从没见过任何怪事,前些天村里人说有具僵尸跑出来袭击人,我还不信,后来看报纸上说我才知道是真的。”

  “这么说你是从来没有见过山里的怪事了?”

  “没有,村子里的人谁也没我来山上的次数多,真有怪事我还能一次不见?”马文聊到兴头上什么都往外说,他告诉我们自己常年酗酒,早已丧失了劳动能力,因为家里穷也没个娘们愿意嫁给他,所以他经常去山里摘黄果,到冬天就把果子储存在地窖里,由于黄果不易腐烂,最多失去水分,却不会坏,所以一年四季马文就靠黄果度日。

  这哥们居然以野果为主食活了数十年,估计也幸亏如此,否则以他的肠胃根本不可能消化蛋白质、肉类食物,过去只听说和尚为了修行,吃野果喝露水,这哥们意志也足够坚强,只是和尚是为了参悟佛法,他是宁可死于营养不良,也不愿用双手创造食物。

  这真是懒出了境界,不过马文也很苦恼,虽然表面上酗酒无度,整日醉醺醺的,但他始终想不明白村子里的人为何对他如此排斥,家家户户都拿他当贼防着,其实这么多年他没偷过别人家,也没有招惹过任何人,但村子里的人就是不睬他,养成酗酒的恶习也正因为心里苦闷所致。

  其实说起来他爷爷当年还是村子很有影响力的村支书,可自从爷爷死后,他们家所有人就被村里人鄙视,有几次差点把他们赶出村子,要不是现在的村长大发慈悲,从他爸爸那辈就已经出去要饭了。

  现在的马文不过就是帮村委会跑跑杂务,黄龙村本来就是个贫困村,他的收入可想而知,那点极其有限的钞票已经完全化成酒精,随着一泡泡尿撒的干干净净。

  想想他也挺悲催,可我们身上实在没钱,否则真想接济他点,苟长青道:“既然话不投机你为啥不离开?”

  “说得容易真下这决定可就难了,我家祖祖辈辈都在黄龙村里生活,我要是拍屁股走人,祖坟都会被人拔掉,再说呆在村里好歹有口酒喝,出去了我又能干嘛?”

  有的人虽然没死但和行尸走肉也差不多,马文就是这样一种人,从根本上而言他甚至不如我们这些死囚犯,至少我们活着还有点价值,而他不过是废物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