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41章 蛊神庙

第41章 蛊神庙

  “大家都看到了,就这条老蛇精拦在路当间谁敢把它清了?”小六子悄声道。

  这条蟒蛇甚至还能控制老鼠的意识,足见是成了精的老活物,站在一个盗墓贼的角度,我即便有杀死它的能力,也不可能做这件事,因为杀死老蛇必遭天谴。

  正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隐隐传来道:“这就是鬼挡墙,要不然咱们先歇歇脚再说。”

  巨蟒长着的嘴巴立刻合上,那些没了魂的耗子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像炸了锅一般叽叽喳喳的逃了没影。

  只见紫红色的蛇信一伸一缩,巨蟒的脑袋还是沿着石头慢慢仰起,这时另一个声音传来道:“你说这二人到底是不是好人?”

  第三个声音道:“以我和他们接触时的状态来看……”

  巨蟒身体猛然扬起,顿时就像竖起了一道烟囱,接着居高临下一口咬下,只听石头背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巨蟒在直起身体嘴巴里就叼着一个人,只见它身体立刻卷曲将那人牢牢裹住用力一挤,只听骨头碎裂的响声清晰传来,随即巨蟒便扬起身体,将浑身骨节碎裂的人远远抛出,那人身体就像一团棉花,四肢、脑袋偏向各个方向,瞬间死亡。

  接着响起了枪声,能清楚的看到巨蟒鳞片上擦起的点点火星,它的鳞甲极其坚硬,子弹根本无法穿透,只见巨蟒再度张开嘴巴,忽然竖起两根尖牙,接着一股透明的液体从牙齿上射出,接着又是一阵惨叫,随后一个浑身冒着青烟,皮开肉绽的人一路狂奔而出,在奔跑的过程中,身上的血肉一块块掉落在地,就像融化了一般。

  巨蟒身体如闪电一般朝他射去,一口便将他吞入口中,脖子一仰瞬间吞了个干干净净。

  最后一名幸存者从石头后跑了出来,巨蟒并没有立刻展开攻击,可脑袋随着他移动着,只见这人大约十七八岁年纪,还是个未成年人,神情惊慌至极,我冲他大吼一声道:“过来。”

  一嗓子暴露了我们的藏身地,巨蟒脑袋就像捕捉信号的天线,猛然就对准我们的藏身处,只见巨蟒高高竖起的身体忽然剧烈抖动一阵,接着张嘴将刚刚吞下的人给喷了出来,他身体黏满了亮晶晶的液体,然而最为可怕的是这人居然从地下爬了起来,整个右侧身体已经被毒液分解干净只剩下骨节,没走两步他便摔倒在地没了动静。

  巨蟒吐食是因为受到威胁,为下一次攻击而做的准备,所以说不准何时它就会展开二次攻击,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这样一条巨蟒居然还是带毒的,所以我们没人敢上去接应。

  倒是苟长青胆子大,居然端起九五式就冲巨蟒扫了扫了一梭子,之前这些人用的是手枪,威力不足以对巨蟒产生威胁,但是突击步枪多少有些作用,至少让巨蟒的脑袋动了动,这小子就凭借这点时间跑到身边,吓的瘫软在地放声大哭。

  小六子一把紧紧捂住他的嘴巴道:“你找死呢?”

  要命的是这条巨蟒似乎并不打算放弃我们,硕大的脑袋始终对着我们一动不动,苟长青道:“撤退吧,看样子是没法过去了。”

  “这才是明智之举。”我激动的拍着他肩膀道。

  四人带着刚刚救起的年轻人悄没声息的往玄天水洞出口退去,在这一过程中巨蟒始终一动不动的挺立在原地,似乎在寻找我们的踪迹。

  这就叫因祸得福,虽然遇到了这恐怖的一幕,也算受了点刺激,但能安全撤退就是王道。

  我想的是挺好,然而刚刚走出没多远就看见刻着玄天水洞四个大字的石头上横趴着一条蜈蚣,一条巨型蜈蚣。

  蜈蚣黑头黄身,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耀眼,一对又长又尖的须子来回晃动着,它身体足有四五米长,又宽又厚,再加上又长又密的触角,看的我浑身皮肤一阵阵抽紧,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要命是这孽畜顿足爬下地面就朝我们赶来,巨大触角摩擦居然还发出唰唰声响,我们吓的屁滚尿流也不知是谁发一声喊,转身又往回跑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前有追兵后有堵截,我都不知该如何逃过巨蟒的阻截,可眼下情况也容不得我们多想,只能先玩命跑了再说,很快我们又返回到了巨蟒所在,它还是很淡定的竖立在原地,然而看到蜈蚣巨蟒顿时身子一颤,顺着石头就爬了过去。

  蛇怕蜈蚣、蜈蚣怕石鸡、石鸡怕蛇,在自然界三种毒虫就是这样互相抑制对方,不过此地没有石鸡,所以巨型蜈蚣自然就成了此地真正的王者。

  由于蜈蚣追的太紧,眼看越来越近,我们稀里糊涂就朝石洞所在跑去,寄希望于水幕能阻隔我们身体传出的气味。

  溪水并不深,河面也很窄,所以我们一步便跨进洞里。

  这一招果然起到了效果,蜈蚣顿时就停住了追击的脚步,在洞口晃荡片刻,扭转身体离开了。

  然而还没等我们喘口气,那条巨蟒又慢悠悠游了过来,我们心中叫苦不迭,这东西可不怕水,钻进来只怕就有一个人遭殃,苟长青道:“组织射击队形,以防万一。”

  我们以洞口两边的石头为依托藏身之后,用枪对准了那条巨型毒蟒,却见它一副悠闲的样子趴在草垛上似乎晒起了太阳,之后连睁着的灰褐色的眼珠子似乎都闭了起来。

  小六子在我耳边道:“它不会是冲你来的吧?”

  “是不是的都一样,我可不敢试探它。”

  “要不然你尝试着命令它一次。”

  我小声道:“赶紧滚蛋。”

  “你说谁呢?”小六子愕然道。

  “说它啊,现在这地方你能往哪儿滚?”然而蟒蛇根本毫不动弹。

  “我的技能或许还不足以控制这样一条超级巨蟒,所以别指望我当救世主。”

  虽然距离我们很近,但它总算是消停了,对峙良久我们高悬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下来,苟长青悄声道:“咱们得想点子弄走它。”

  “到晚上它自己就会巢穴了,这是蛇类的特性。”小六子展现了他渊博的生物学知识。

  我们这才有心思打量一下身处之地,只见不大的山洞内阳光充裕,所以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正对着山洞入口处居然是一座神像,不过供奉的是哪路神仙就不太明白了,只见他头戴方冠、身着长袍布衣,身后还背着一个竹篓,五官清秀,面带笑容,不过诡异的是他脖子上盘着一条狰狞毒蛇、左手拎着一条蜈蚣,右手握着一只蝎子,左肩蹲着一只蟾蜍,右肩挂着一只蜘蛛。

  这是昆虫里的五毒,全集在一个神像上,难道这是一个毒神?

  然而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在神像面前摆放的并不是供桌,而是一出标准的用青石垒搭的风炉,也就是铁匠打铁的那种炉子,看炉口青石四周布满了黑灰色,这应该是一口曾被用以铸铁的风炉。

  除此洞内深处摆放着四处落满灰尘的筛子,筛子内还有一两片枯萎的叶子。

  小六子走到筛子边仔细闻了一圈,接着又拿起叶子看了看忽然表情大变道:“得赶紧离开,这洞才是真正要人命的地方,咱们看到的神像是个蛊神,这座山洞是养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