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42章 超常视力

第42章 超常视力

  一听这话我们都慌了神,那小子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下,连气都不会喘了,苟长青一把拉起他道:“说,你们到这来为什么?”

  “我、我女朋友是在这里走失的,我想把人找到。”经过一番了解我们才知道这男孩叫李明亮,他要找的女朋友居然是苏青青,和他一起入山的是苏青青父亲雇来的私家侦探,进玄天水洞后虽然没遇到巨蟒和蜈蚣,却遇到了鬼挡墙,在一片竹林中转来转去的出不去,随后在撤出山林时遇到了毒蟒,但是对于蛊神庙他丝毫不知,当时三人也没敢走进这座山洞。

  他也不知道苏青青为何要来到黄龙山,更不知道她与印驹、赵杭生二人是何关系。

  总之这小子就是个愣头青,完全凭着一股热血来到他丝毫不知的区域找人,没想到刚刚进入便遭遇了不测,差点把自己一条命搭上。

  我们虽然都知道蛊的存在,但没人明白它的可怕,所以众人中最害怕的是小六子,因为他曾亲眼见过情蛊的可怕。

  当时他们在云南一座苗人村寨落脚,当天突然跑回来一个男人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要找他媳妇,小六子起初还以为是太过于思念所致,然而师父却紧锁屋门不允许他出屋,一整天的时间男人在村子里来回奔跑,但没人搭理他,第二天早上小六子看到他的尸体倒在打谷场上,无数尸虫从他体内破体而出,原来这男人被老婆下了情蛊,和姘头在外生活了一段时间蛊毒发作,他回来想找妻子解蛊,没想到妻子早就预料到有这样一天,已经搬离村寨,男人最终死于万虫穿体。

  而情蛊只不过是蛊毒中最简单,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种,似这种拜蛊神的制蛊地必然藏有一处极其狠毒的暗蛊,根据小六子并不靠谱的推测,他认为此地有一处金蚕蛊,因为筛子是用来养蚕的,上面还有桑叶的气息。

  金蚕之毒可以将人化为脓水,说不定我们众人已经中了金蚕蛊毒,当然无论如何此地也非久留处,我们必须尽快离开,问题在于门口这条大蛇该怎么办?

  “要不然和它拼了。”卢宇凡晃了晃手中的八五狙。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我劝你打消硬上的念头,它可不是人类。”我道。

  小六子却暗中对我道:“不如你上去试试,这条巨蟒既然有主动攻击人的意识,没道理如此优待咱们,或许就是因为你在,所以它才这般安静,相信我,这洞里绝对不是安全的地方,还不如在这条蟒蛇身上赌运气。”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我紧绷着神经举着枪慢慢走出“水帘洞”,这条蟒蛇似乎觉察到了,头猛然间昂起来一点,我吓的立刻就用九五式对准它脑袋。

  两方僵持片刻,这条巨蟒身体忽然朝一侧让出,只见在它身下居然压着一头死去的梅花鹿尸体,只见它用脑袋将这头鹿尸缓缓拱道我的面前,接着嗖然便缩了回去,接着发出嘶嘶声响,似乎告诉我“这是它的一番心意”。

  看来兽王之心真不是白吃的,这么巨大的一条蟒蛇在我面前跟个孙子一样。有了这个想法我的心情顿时从零下九十度瞬间飙升道华氏一百度,就像突然发现了大宝藏,那个乐啊,把自己性别都给忘了,毫不犹豫将枪拉到身后,几步走到它面前,只见巨蟒硕大的脑袋连连往后缩去,一副“小媳妇般”唯唯诺诺的神态,我伸出左手,以平均的语调道:“别怕,我可不啥坏人。”

  或许是被我友善的“情谊感染”,这条巨蟒不再动弹,整个安静下来,我将手贴在它冰冷粗大的脑袋上,它居然轻轻挨擦,那神情就像是条驯良的宠物狗。

  我得意至极,扭头对他们道:“怎么样,我现在的造型是不是有点帅呆了?”

  这些人目瞪口呆的望着我,只有小六子还算淡定,这条巨蟒简直就像是条巨大的镇海蛟龙,我在它面前就像耗子在我面前,所以如此反差确实太过于强烈,那种瞬间从鱼肉变成案板的巨大欣喜让我完全克服了骨子里对于冷血动物的恐惧,这条巨蟒此刻看来怎么看怎么漂亮,尤其那一身纹路,简直超凡脱俗,艳丽无比。

  想到这儿我大喇喇冲他们招手道:“还怕个啥,过来烤鹿肉吃啊。”

  随后我们剥了鹿皮,就着河水洗干净鹿尸,升起火堆在巨蟒的保护下开始心安理得的享用这顿美味大餐,忽然我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但看他们脸上没有任何异常表情,我估计是紧张过度所致,便尽量让自己精神放松。

  然而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不对劲,静下心来感觉,我似乎听到了除自己之外所有人的心跳声,此时此刻的心跳声对我而言就像是一颗颗在耳边爆炸的微型炸弹,虽然声音不响,能量不大,但接二连三的冲击波却让我内心烦躁不堪。

  看来吃了兽王之心,除了获得他们都知道控制动物的能力之外,我的听觉感官似乎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此想来我抬头朝远处望去,果不其然,只见原来视力极限早已被远远突破,我甚至能透过缝隙看到上千米以外林中野花的形状和颜色,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能力,我心里顿时又乐开了花,然而与此同时我耳朵又清晰的听见一阵细微的破空响动。

  我脑后清晰的感到一阵冷风传来,想都不用像,回手一抄,便将一根木质弓箭抄在手中,直到此时他们甚至都没有丝毫发现,心情愉快的啃着美味的鹿肉,所以如果不是我超人的感官能力,现在的我已经脑后中箭横尸在地了。

  扭头望去,只见我身背面茂密的丛林中一个头戴盔甲的战士手中握着一柄弓隐匿在一对黄果林之后,他并不确定我是否发现他,所以没有贸然而动。

  真是活见了鬼,在如今这个年代我居然能看到一身盔甲使用弓箭的人,难道是我们在无意中穿越了,想到这儿我冲他竖起中指做了个“国际手势”。这哥们见我发现了他立刻撒腿就跑,因为互相之间距离太远我并没有追赶,而是将弓箭丢在众人面前道:“看见没,刚才差点着了道。”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苟长青举起弓箭看了看道:“这是土著人自己造的箭头?”等我仔细看了箭头一眼才明白自己并没有穿越。

  箭头并非铁质的菱形尖头,也不是将树枝头削减,经过我“如炬目光”的判断,包头的铁器应该是来自于一块车牌,这人将车牌一端磨锋利后卷在树棍上,就造成了比纯木质箭头更加锋利的铁箭。

  确实挺有创意,问题在于这个身披盔甲射箭的武士到底是人是鬼?

  不过这一切对我而言根本不是问题,有了如此超然的感知能力,管他是人是鬼,只要靠近我身体一千米范围内,我就能发现他,箭再快也快不过枪。

  想到这儿我情不自禁露出得意的笑容,割了一块鹿肉然而当我正要大快朵颐时,忽然耳朵里又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看来这位武士并不打算轻易放过我们,但我也不想在他们面前将自己暴露的过于彻底,于是假装不知,等他靠近后再作打算,然而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只见一个蓬头垢面只穿着内衣内裤的女人出现在我“犀利”的目光中,她看见我们激动的“啊啊”直叫,高举着双手朝我们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