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43章 狩猎陷阱

第43章 狩猎陷阱

  我们立刻放下食物,举起手中的枪摆出警戒阵型,我四下张望一番,确定没有近距离威胁,先战友们一步放松警戒,女人估计是被吓昏了头,明明看到我们身边有如此一条巨蟒存在,却径直冲到我们面前,她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姑娘只穿了一层内衣,三点式,肉色的,虽然不是丁字裤、“托奶罩”但款式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性感,不过浑身上下布满了泥污与血污,简直脏的人不忍直视。

  我们赶紧将烧好的热水倒了一杯喂她喝下,这女孩才嘤咛一声悠悠醒转。

  经过确定,这女孩不是苏青青,醒转后她捂着脸放声大哭,苟长青道:“姑娘,别害怕,你现在肯定是安全的,能说说自己的遭遇吗?”

  “咱们、咱们得赶快报警,这山里有一群越狱的逃犯,这些人简直没有人性,咱们要报警,否则会有更多的人遭到他们伤害。”

  “具体说说那里的状况,有多少人?用的什么武器?手上有多少人质?”苟长青道。

  “我都没有注意,被他们抓住以后就把我关在一个木屋子里,我是抽空才跑出来的,但我可以肯定他们手上有枪,像我这样的人质四到五个,其中还有一个小孩。”

  我小声对苟长青道:“让她先洗个澡,穿件衣服,这个状态惨点。”

  趁她去河里擦拭身体苟长青道:“和禁区取得联系,报警的事儿交给他们做,我们突袭这帮犯罪分子的据点,否则他们知道有人逃脱,剩下的人质就有危险了。”

  这个意见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可要命的是当我们通过卫星电话和禁区取得联系时才发现这里居然连卫星电话都没有信号,或者换而言之这里似乎有非常强烈的电磁干扰,以至于信号根本无法传送出去。

  苟长青对李明亮道:“你带着她下山报警,我们来的路没有任何问题,相对而言是很安全的,救援你女朋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做了。”

  李明亮也知道凭自己能力不可能对我们有任何帮助,而且胆子早就吓破了,哪里还敢继续深入,立刻点头答应了我们的提议。

  女人洗干净后换上军装虽然极其不合身,但姣好的五官却让她看来别有一番风韵,不过听了我们的建议,她居然连连摇头道:“那不成,我要是离开了你们如何找到这些人?”

  “你把具体的路线画出就成了。”苟长青道。

  “我这个人根本不懂画地图,我甚至连刚刚走过的路都不记得了。”

  “那你如何带我们回去?”苟长青一句话问的她张口结舌没了下句。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我们四个人将女人围在中间,苟长青冷冷道:“是你自己痛快说出来,还是我们逼你说?”

  “我、我……”这女人并不是老手,说话语气稍微重点,她就被吓的手足无措。

  “我更愿意相信你是被人强迫做的这件事,而非是那些人的帮凶,所以如果你愿意配合交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们可以放你一码。”苟长青道。

  她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捂着脸蹲在地下发出阵阵抽泣声,那神态声音不像是假装的。

  我注意看了四周的树林,并没有埋伏任何人,所以女孩必定有把柄落在那些人的手里,他们很放心让她出来做这件事,果然不出所料,哭痛快了后她抬起布满泪痕的脸对我们道:“各位大哥行行好,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女儿吧?他们说如果我不把你们骗下山,就杀了我的孩子和丈夫。”

  “是那些罪犯吗?”

  “不知道,我看他们并不像是罪犯,就像是山里生活的农民,他们在林子深处盖了木房子,甚至还有农家土菜馆,骗我们这些毫不知情的游客喝下参杂了麻醉剂的酒水,然后将男女分别关押,但、但我们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另一批女孩,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骗上山的,然后、然后……”说到这儿她咬着嘴唇闭着眼,表情痛苦至极,后面话再也说不出口。

  我们当然能想象到那些女孩的遭遇,李明亮一个箭步窜到她面前道:“那群女孩里有没有一个叫苏青青的?就是一个多礼拜前在这座山里失踪的。”

  “按照你说的时间我确实见到他们抓来一个女孩,同行的还有一个老人家和一个中年人,看样子都是文质彬彬的。”

  “没错,就是他们三人,告诉我他们对女孩……怎么样了?”李明亮眼珠子都红了,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我、我说了你能承受吗?”听了姑娘说的这句话我们心里都是一声叹息。

  “你说。”李明亮眼泪大颗滴落。

  “我也想不通他们为何对这个女孩特别的残忍,虽然他们对于别人也很残忍,但尚且没到这份上,抓到女孩的当天原本我们以为这些人会像以往那样****她,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将女孩绑在露天一张长凳子上直接把左胳膊和右腿齐根给砍断了。”

  “我操他妈的祖宗十八代。”李明亮都疯了。

  我虽然想到这些人残忍,可还是没料到他们居然能到如此地步,至于以如此残酷的手段对待一个小女孩。

  苟长青皱眉道:“那么现在女孩人呢?还活着在吗?”

  “还活着,他们每天都为女孩喝一种绿颜色的药水,即便她在虚弱,喝下药水整个人状态就会有所恢复,其实我以为这对她而言才是最残酷的,他们是在用尽一切残酷的手段折磨这个女孩,他们并没有强奸她,而是将女孩拴在厕所里,所以现在她的伤口长满了蛆,简直太可怕了。”姑娘说这话浑身抖得如筛糠一般,由此可知身受其中的苏青青是何感觉。

  “叔叔,求求你给我一把枪,我要去救她,我要杀死这帮混蛋。”李明亮听了自己女友悲惨遭遇,整个人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你放心,我们肯定会把你女朋友救出来,但是一切行动你要听我们的指挥,千万不要独自行动,你能做到吗?”

  李明亮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已经说不出话,但还是勉强点点头。

  苟长青道:“或许对方还不知道我们此刻的行动……”

  我下意识的就接道:“他们肯定不知道,没人跟过来。”

  “绝对不能如此确定的说这句话,万一他们有人跟过来呢?”我立刻反应过来,他还不知道我的感官系统已经变的极其敏锐。

  苟长青继续道:“所以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突袭对方,解救人质,对方人数不会在少数,所以战斗的迅速程度是我们唯一取胜的法宝,你们记住了。”

  “记住了,这条蟒蛇是否一起带着?”我问道。

  “别在那儿扯蛋,这么大的蛇跟在身边不暴露目标真是见鬼了,对方虽然人多,但都是一些村民,只要我们出击的时机把握准确还是有很大胜算的,所以别扯淡了,咱们立刻行动。”说罢我们便踏上了突袭凶手的战斗之路,三人在前开道,李明亮和姑娘夹在中间,我断后。

  我的心态其实非常放松,因为我知道这周围二三平方公里的区域根本没有任何人埋伏,不但没有人,甚至连个喘气的都没有。

  我忽然有些奇怪,偌大的山林怎么连个大点的野生动物都看不见?回头一想又觉得正常,毕竟一条如此巨大的蟒蛇和蜈蚣存在,林子里绝大部分野生动物只怕都成了它们的腹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