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45章 血色森林

第45章 血色森林

  “好,你别紧张,我们会放你走的。”胖女人根本就不害怕笑嘻嘻的道,而那个正在吃人手指头的老怪物则起身走到她面前,“呸”的一声将一节指骨吐在她脚下,我们这才注意到裸体女人左手五根手指已经全被斩断了,说不定这怪物吃的指头里就有她的。

  蓦然女人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声,接着举起木棍根根一下敲在老怪物的脖子上,一下就将他打的脑袋歪在一边,足见力道之大,而这也出乎我们的意料,难道看似怪异无比的壮汉这一下就死翘翘了?这似乎死的也太容易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只见老怪物硬挺着歪脑袋朝女人扭去,那姿势及怪异又恐怖,接着只听喀喇一声骨节响动,被打错位的骨节生生被这怪物拧了回来,这简直太可怕了。

  看来普通的伤害对于他根本没有作用,苟长青对我们做了个手势,示意打头,也不准备活捉胖女人了。

  怪物发出沉闷的怪叫声,大步朝女人走去,在这种怪物面前,她根本没有丝毫抵抗能力,虽然尖叫着再度举起木棍,却被怪物一把抢在手中,接着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将她拎了起来,不顾女人挣扎直接往放着菜刀的砧板走去,我们情知不好,立刻展开行动,趁两人都背对着我们,苟长青先是悄悄靠近胖女人背后对准后脑勺开了一枪,子弹贯穿她的脑袋,刺破肉瘤,只见一大股暗黑色的液体混合着鲜血飚射在地,虽然苟长青扶住胖女人没让她摔倒在地发出响动,但肉瘤中喷出的黑色液体简直臭的就像发酵的大粪,瞬间弥漫在这片树林中,老怪物向前的脚步立刻停住,他扬起脑袋在空中嗅了几下。

  我和小六子举起手枪瞄准他的脑袋,准备随时射击,没想到他猛地转身将裸体女人朝我们丢来。

  他的一举一动被我观察的清清楚楚,甚至女人被丢出的线路我都清晰的看在眼中,下意识的提醒小六子道:“让开。”我两都从容的避过了这一撞,女人吓的哇哇大叫摔在十几米外的草堆里顿时晕了过去。

  他趁我们躲避时乱了阵脚,一把抄起菜刀,苟长青立刻放开胖女人的尸体,对准他就开了枪,第一枪打在右胸、第二枪打在小腹、第三枪打在脖子上,按理说枪枪都是致命伤,且鲜血迸射,但老怪物就像没中枪,只是身体歪了歪但速度丝毫不慢,眼见那血淋淋的菜刀就要砍到苟长青的身体,砰地一声,八五狙发出了脆响。

  林子里被枪声惊起一片飞鸟,老怪物整个天灵盖被狙击子弹掀开,脑袋就像突然爆炸一般,血液混合着脑浆四下飞溅,苟长青被颜射了一脸鲜血,他庞大的尸体向后倒飞了几米才摔倒在地。

  虽然以我目前的感知能力,怪物的奔跑速度在我眼里就如同慢放八倍的超级慢镜头,但卢宇凡并不知道我所获得的额外能力,所以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虽然打烂了怪物的脑袋,但也彻底暴露了我们所在。

  我们立刻聚拢,然而没等去救援摔晕的女人,李明亮忽然抢过一把九五式对准我们道:“不许动,把枪丢过来。”

  我们愣了一下,苟长青道:“小伙子,你这是啥意思?”

  “没啥意思,你们在错误的地点杀死了两个错误的人,所以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心里顿时明白过来,这孙子压根就是个奸细。

  苟长青冷笑一声道:“真没想到你装的还真挺像。”

  “那没办法,就为了骗你们这种人我还专门上过表演课,当然射击训练对我而言也是家常便饭,你们不要考验我的耐心,老老实实把枪丢过来,我保证啥事没有?”

  “你保证?这个地方你难道是大当家的?”我道。

  “甭管我的身份,总之我能……”不等他话说完我瞄准他脑袋就开了一枪,这小子根本想不到我身手如此“迅捷”,甚至没有做出惊讶的表情就一枪毙命了。

  苟长青和卢宇凡看我的眼神都傻了,过了好半天卢宇凡才道:“你动作怎么这么快?”

  “废话,都大难临头了,不快能行吗?”也不知道他们两能不能信,反正我就是不说实话。

  接下来安排小六子看护伤员,我们三个小心翼翼的进入屋内。

  相对于老怪物的房间,这个胖女人的屋子简直到了恐怖的程度,这里一楼并不是卧室,而是一间大厨房,屋子当间是一块长方形的铁质解剖台,台面上有一处汇集鲜血的水槽,水槽的漏斗下方大木桶里盛了满满一桶鲜血,而解剖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人体器官。

  而在屋子另一侧堆放着四五条长满石板的胳膊和大腿,靠近楼梯口的墙壁上一个被砍去四肢的女尸脖子上挂着一圈满是铁蒺藜的铁丝,暗绿色的身体因为高度腐败已经出现了巨人观。

  气味可想而知。

  我再也忍受不住冲出屋子张嘴便吐了。

  再走到空地上炖着汤的铁桶旁解开锅盖,赫然只见四五颗白惨惨的人头,在一锅汤汁已经逐渐变白的水里上下来回翻滚着。

  头颅的眼珠都被抠出,长时间的烹煮让肤色变的雪白,而临死前所经历的巨大痛楚让每一颗头颅都大大张着嘴巴,那奇怪诡异的模样让我从体外冷到体内,好歹也算是杀过几个人的凶手,双腿抑制不住的抖动起来。

  猛然觉得身后有人拍我,下意识的举起手枪顿准身后,却见苟长青举起双手道:“冷静兄弟,是我。”

  我喘了半天气才放下枪,几乎要崩溃的感觉,苟长青尽量让口气变的平稳道:“我们行藏已经暴露,必须抓紧时间。”

  我用力点点头道:“必须干绝了这帮疯子?”

  小六子并没有及时援救摔晕的女人,而是用枪对着半路救回的姑娘,她吓的双手抱头,一动都不敢动,显然以为李明亮的突然叛变,让小六子对这女人也产生了怀疑。

  苟长青走到她面前道:“无论如何你不能再跟着我们。”

  “求求你们不要抛下我,在这种地方留下我一个人,你们不如干脆杀死我算了。”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苟长青道。

  “我不知道,我没办法证明自己,但我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之前也没有见过他,那帮凶徒是以我的孩子、老公做威胁,逼我骗你们下山报警,我绝对不想害你们,我的目的只是将你们骗下山。”

  “仔细说说你来此的目的?”

  “我真的只是一个游客,和家人来此旅游的。”

  “来此地旅游?你通过何种渠道了解黄果森林的?”苟长青道。

  女人一愣才道:“我是在一个旅游网上看到关于黄果森林介绍的,因为从没听说过这地方,所以还和网络编辑聊了会儿天,我记得她的网名叫好像叫什么一独成林,我发誓自己说的是真话,我是地税局的员工,我老公是民政局负责婚姻登记的科长,你可以查我两资料,在网上都能查到。”

  苟长青微微点头冲我们道:“看来这片森林不光是无辜进入者的坟墓,很多人都是被有计划有组织的请进来的,我才印驹二人和苏青青也是这个原因来到此地,这样三个年龄身份完全不同的人在黄龙山碰头的原因大致就搞清楚了。”

  “难道这些是这些食人族们把人骗来后当做食物的?”我道。

  “能做网页的肯定不会是野蛮人,所以他们骗人进山的目的,以及这些怪人之间有没有联系?是我们必须要调查清楚的,所以目标必须做出调整,我们眼前首要的不是突击罪犯,也不是救出三人,而是黄龙山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些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