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46章 重装战士

第46章 重装战士

  “有必要吗老大?弄不好把自己搭进去了。”我道。

  这是摔晕的女人自己醒了过来,她深深喘了口气才哭出声音,由于刚才的枪声已经暴露我们所在,也不敢久留,小六子和那姑娘扶起她,我们三人警戒,朝隐秘的树林中退去。

  到了一处灌木丛之后,我四下张望一番,没发现任何异常状况,便暂时以此作为歇脚点,苟长青问女人道:“你先稳定一下情绪,能告诉我们林子里到底待着一群什么人?”

  这姑娘身体受了重伤,又看到了极其恐怖的场景,精神早就处在崩溃的边缘,此时呆呆傻傻的望着我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浑身哆嗦。

  “姑娘我知道你情绪非常紧张,但你必须要将此地发生的状况详细告诉我们,请相信我,从现在开始你是安全的。”苟长青以肯定的语调道。

  “我、我……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不等她说完话我紧紧搂住她的嘴巴道:“都小声点,有人来了。”

  她一听这话抖的更加厉害,我低声安慰道:“别怕,有我们在,肯定屁事没有,但是千万别暴露我们的藏身地儿。”

  几分钟后山路中居然响起了自行车铃铛响,接着四名同样奇形怪状的身体强壮的怪人骑着自行车出现在了胖女人的家门口,他们看见地上两人的尸体,顿时发出一阵尖利的怪叫声,只见其中最壮的人粗声粗气的道:“有人、有外人。”他脸上就像被火烧过,一脸的老皱皮,五官除了眼睛嘴巴,其余都看不清楚,尤其是一对鼻子就像脸上长了两个窟窿眼。

  他吼完就从自行车上下来,伸手从后座上抽出一柄砍树用的大斧子,其余三人两个背着用竹片做成的弓箭,一人腰上挂着柄帕兰砍刀。

  看见这群人我们算明白了,山里十有八九生长着一群畸形人,他们有可能是被社会遗弃后自发来到此地聚集生存的,而处于对正常人的羡慕嫉妒恨,所以让这些畸形人产生了食人的行为。

  畸形壮汉在树林中高举手中的大斧头,发出一声咆哮道:“把他们找出来,杀死。”他说话表情非常吃力,短短一句话,口水喷的胸前全是。

  就在我们以为这四个畸形人将要离开时,只见他们四人居然仔细的在地上找了起来,起初我们还不明白,苟长青低声道:“麻烦大了,他们在找脚印。”虽然他们是畸形人,但智商未必有问题,而且常年生活在山中,必然懂得追踪猎物的技巧。

  果不其然,苟长青说完这句话后他们四个便齐刷刷朝我们转向而来,泥巴地里的脚印不比雪地里模糊,苟长青一把端起九五式道:“准备战斗。”

  卢宇凡却将狙击枪架在树杈之前道:“我有把握在他们靠近前至少干掉两人。”

  “那就别犹豫,立刻准备……”

  射击二字没说出口,忽然传来一阵尖利的哨子响,这四人立刻止住了脚步,脑袋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只听哨子声越来越响,他们朝我们藏身地看了一眼,最终持大斧的人一挥手,四人重新踩上脚踏车离开了。

  “这些人怎么和鬼一样?”小六子问道。

  “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实在就是一群鬼。”姑娘终于哭出了声,我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姑娘挺有礼貌,都到这份上了还对我说了声:“谢谢”。

  “你要是真觉得好点了,就给我们介绍一下山里的状况。”苟长青道。

  “这座山里住着一群食人魔鬼,就是你们刚刚看到的那些人。”

  “就四个人?”

  “他们只是其中几个而已,最可怕的是山里这些怪物有人供养他们,一群和咱们差不多的人勾引普通游客进山旅游,供这些怪物猎杀,他们会杀死所有男人,然后将女人关起来。”

  “你、你是说男人会被他们杀死?”之前那姑娘脸色顿时大变。

  “没错,你适合男朋友还是老公来这儿的?”

  “是我的丈夫。”

  “对不起,他应该已经不在了,这些怪物从来不留男的,至少我被他们绑架的这些天里,只要有男人被活捉,直接就斩首。”

  这姑娘张嘴就要哭,我赶紧堵住她的嘴巴小声道:“这里可不是嚎啕大哭的地儿,谁让咱们赶上这倒霉事了,能忍住不?”她点点头,眼泪顺着我的手往下淌。

  我暗叹一声,任谁摊上这事儿,以后的日子都没发过了,这人如果是因为死于突发意外,或是病死,虽然遗憾但不至于如此心痛,可被一群畸形人活活虐杀对于受害人家属的刺激就太大了。

  放开手她立刻跪在我们面前连连磕头道:“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小孩,他只有三岁、我愿意用自己的命换他。”

  到这份上如果再是假装只能说明一点,她的演技堪比梅策尔?斯特里普或是斯琴高娃,苟长青将我们拉到一边低声道:“我们眼下有两条路可走,第一退出黄龙山报告警方,组织人手围剿山里的怪物。第二救出山里被他们抓住的人质。”

  从时间上而言这两种选择是不可以并存的,他们既然已经知道山里来了手持重兵的人,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杀死尚且活着的人,躲进山里安全的地方,而如果选择报警,推出黄龙山至少就要两天时间,即便不需要任何准备得到消息警察就跟着来至少也得有四天之久。

  这些人的尸体只怕已经腐烂了。

  想到这儿我啐了口痰道:“这帮麻痹的王八孙子,居然干这惨无人道的事情。”

  “伤的有多深,报复的心理就会有多强烈,这些人必然是不容于人世,所以才会在深山中聚集,不过他们行为的对与错和我们无关,不能再任由这些人屠杀无辜了。”苟长青坚定道。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是曾经的黑帮老大,现在的死囚犯,但时不时就会留露出一股悲悯之心,很难想象曾经的他组织了数起大规模的火并,导致七死几十人受伤。

  或许是因为他从来不同情强者的缘故。

  我们不可能分出人送她两下山,所以只能带着她们继续前进,之后得知了两人的姓名,被迫当间谍的姑娘叫刘珍珍,后来救下的叫马丽红,马丽红在山里至少被禁锢了小半年,她的男友是被畸形人以弓箭当场射杀的,当时他们两和另外一对男女组成的“旅游团”正在烤红薯。

  两个男的被杀死后女人就被抢走,起初两人都被定为“传宗接代”,但马丽红拼死不从,最后被胖女人带来木屋养了一段时间,起初她还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是准备用她做菜,供给哪些满山“狩猎”的畸形人食用,而被卢宇凡一枪撂倒的男人是胖女人“想好的”,因为喜欢吃活人手指,所以在杀死马丽红之前,先把她左手五指给剁了,给男人下酒,否则这姑娘早就被杀死分解成肉块了。

  一番话听得我近乎崩溃,吃人在这里的概念和我们吃菜差不多。

  正自气的七窍生烟,猛然间一阵弓弦声响,我居然没有发现对方,万幸这支箭是冲我射来的,清楚的看见它飞行轨迹,我再一次将弓箭抄入手中,只见距离我们身体背面的树林中一个身着盔甲的人已经搭箭弯弓再一次瞄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