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47章 奔跑骷髅

第47章 奔跑骷髅

  我低声道:“全部卧倒。”说罢按着两女人趴倒在地,他们三人也迅速卧倒,只听“嗖的”一声,弓箭从我们头上穿过。

  我立刻端起手枪对准他心口开了两枪,却听两声响亮的金属撞击声,和一蓬摩擦产生的火花,对方连动都没动,只见他从身后抽出一把砍刀冲我们跑来。

  乌沉沉的盔甲穿在他身上恍若无物,看来这人力量十足惊人,我们毫不犹豫持枪射击,要命的是这件盔甲可能钢板极其厚重,无论是手枪子弹还是突击步枪的子弹根本无法穿入,他就顶着“枪林弹雨”冲到我们面前,女人尖叫着跑开了,我们被逼无奈插上刺刀准备白刃战了。

  万幸这人虽然力量强悍,但速度并不惊人,他挥出每一刀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用刺刀连挑开他劈来的两刀,见胸口有空挡下意识的便一刀刺入,结果嘣的一声,刺刀硬被顶成两截。

  这人算不上多强悍,可一身盔甲我们实在没辙儿,真是狗咬王八无处下口。

  打了一会儿盔甲男渐渐处于下风,小六子掏出他金刚不坏的罗盘,狠狠丢在他脚上,这哥们腿下拌蒜摔倒在地,卢宇凡立刻压在他身上,掏出刺刀就朝他眼珠子刺入。

  他虽然全身都在盔甲的保护下,但两个眼睛却得露着,本来我以为以他的力量卢宇凡占不着便宜,正打算上前帮忙,却见卢宇凡用左手压住右手,接着身体顶在双手之上,以全身力气抵着匕首朝他眼珠子缓缓压入,盔甲男喘息愈发剧烈,却没有丝毫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尖刺抵近,他蓦然吼了一嗓子道:“别杀我,这套盔甲我可以送给你们。”

  听声音似乎有点耳熟,卢宇凡将匕首对着他的眼睛道:“别扯那蛋,先把头套子摘下来再说。”这哥们毫不犹豫摘下了头盔,赫然居然是入山前遇到的护林工人。

  卢宇凡对着他脸就是一拳道:“你丫的居然敢骗老子,我看你是找死。”

  苟长青一把拦住他道:“别急着揍他,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说罢用枪对着他脑袋道:“把盔甲脱下来说话。”

  护林员只能老老实实脱下盔甲,我伸手一拎却发现轻的几乎和空气差不多,难怪他能套在身上行动自如,看来这套盔甲绝不是凡铁所制,想到这儿我仔细的看了一遍,甭说弹孔了,就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把这东西送给你们,这可是天下至宝,只要几位能饶我不死。”

  “你死不死东西都带不走了,还不认清现实老实交代问题?”卢宇凡凿了他一个爆栗道。

  “是,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们,这身铠甲是无血道人在此地打造的神器,刀枪水火不进。”

  “无血道人是谁?”我不解的道。

  “无血道人……”

  不等他把话说完,苟长青便打断话头道:“现在不是听故事的时间,拿着东西赶紧走。”说罢对下身没裤子的马丽红道:“你们两个女的一人穿盔甲下半部、一人穿上半部,一定保护好自己。”在他们穿盔甲时熟悉的自行车铃铛声再度传入我们的耳朵里,麻烦这就来了。

  我用枪顶着护林员的后心道:“赶紧带我们去安全的地儿,你要是耍花招,麻痹的一枪崩了你。”

  “您几位放心,我绝不是那人。”说罢他带头往前就走,这哥们只穿着一条大裤衩,那模样十分滑稽,很快我们穿过一条茂密的黄果林带,接着便听到淙淙水流声,一条蜿蜒小溪展现在我们眼前。

  小溪慢慢流淌而过,往前而去,在山里认路倒也简单,顺着溪流走很快就能退出这片区域。

  “这里应该算是黄龙山最安全的地方。”护林员道。

  “你的依据是?”苟长青道。

  “因为这里曾是无血道人养血蚕之地,血蚕丝坚韧无匹,一根蚕丝可以撑起百斤中午,一股小拇指粗细的血蚕丝可以吊起万斤断龙闸,所以血蚕丝做成的网锋利无匹,坚不可摧,而此地就藏有无血道人的心血青丝遮面,被这东西伤到死无葬身之地,山里面的人都知道此地大凶,所以轻易不会进来。”

  接着只听有林子另一头有人怒吼道:“必须把他们找到,杀死他们。”听声音就是刚才那位“无脸”。

  听脚步他们四处搜寻,但就是没有钻进这片林子,看来护林员所言不虚,苟长青压低嗓门道:“这些畸形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会和这种人在一起?”

  “没有办法,他们才是这座山里真正的护林员,我能有选择吗?”

  “那么这些人一开始为什么没有杀死你?”

  护林员说了一句令我们目瞪口呆的话道:“他们需要一位老师,辅导他们的后代念书识字。”

  听了这句话我内心忽然升起一股恶寒,这是我生平听过最可怕、最恶心的一句话。

  食人族居然还要学习文化知识。我册你娘。

  他道:“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我这人没本事没能力,只靠一点工资非饿死不可,这些人虽然确实恶心了点,但值钱的东西他们都给我,所以……”

  “所以你就助纣为虐,发死人财对吗?”

  我恨不能一枪毙了他,他抱着头道:“缺德的人可不光是我,那些骗人进山的比我更缺德,至少我还是为了钱,你知道他们骗来这些人为什么?”

  “谁他妈有心思给你捧哏,赶紧说。”我踹了他一脚恶狠狠的道。

  “他们不为别的,就为了在这些畸形变态之前强奸那些长得漂亮的姑娘。”

  “老师”一句话说的我们目瞪口呆。

  畸形人杀人、吃人或许是为了报复,是为了生存。强奸或许是为了繁衍后代,总之他们是一群畸形人,心里必定也是畸形的。

  然而那些人都是正常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建网站的畜牲是谁?”苟长青也愤怒了。

  “我从没见过他,但我知道这人算是个头头,即便那些畸形人都听他的,我只知道这人有个网名叫后悔无用。”

  贪财的、贪色的,相比较那些畸形人真真混蛋的确实这群人。

  苟长青把我们拉到一边道:“你们说这人咋办?”

  “带着也是累赘,要我说干掉算了。”小六子道。

  “我也同意,这种王八蛋活着就是个祸害。”我道。

  “挺合适,要不然干脆……”不等卢宇凡话说完,这哥们忽然起身往林子里跑去。

  由于我们守着出林的要道,所以他只能往溪水的上游跑,那里柳树茂密,绿荫垂垂,只要被他绕进去,设计难度就大了,卢宇凡立刻半跪在地,举起枪瞄准他,然而这孙子也足够激灵,呈S路线往前狂奔,急切间根本瞄不准,就在我们记得满手心冒冷汗时,忽然一株柳树茂密的树影间倒下一直青灰色的巨型蜘蛛,它张嘴喷出一股红色的丝网,顿时将护林员满头包住,他向前的脚步顿时就制住了。

  红色的丝网,看起来就像是女人套在大腿上性感的网袜,然而护林员却忽然浑身颤抖起来,接着他缓缓转向我们,用略带哭腔的音调道:“求求你们和我老婆说一声,让她把儿子带好了。”

  我们还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他面部开始有血水渗出,护林员蓦然爆发出一阵惨叫声,刷的一下,蜘蛛缩回了枝叶中,而它纤细锋利的蛛网早已深深嵌入血肉中,这一下将护林员头部血肉毛发撕扯干干净净,只留下一个血红却又白森森的骷髅头,他蓦然发出一阵尖利的惨叫,朝我们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