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48章 魔域桃源

第48章 魔域桃源

  没有人能想象当时我们的心情,从小长这么大,包括恐怖片在内我也算见过不少恐怖的场景,但和护林员的遭遇相比,午夜凶铃基本能算一部喜剧片了,真的如村支书所言,一个脸上没有丝毫皮肉的骷髅头,一阵狂奔最后摔入我们身后的溪流中,只见头部冒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一片。

  而尸体也随着缓缓飘动的水流朝玄天水洞的方向飘去。

  难怪山洞里会有一座风炉,原来是无血道人铸造杀器之地,可那明明是一只蜘蛛,和血蚕没有半点关系?不过我们早被护林员凄惨的状态吓破了胆,谁也不敢贸然上前观看,卢宇凡咬着牙道:“我他妈就是现在出去和那些怪物拼了,也不愿意死成这幅德行,简直太可怕了。”

  “是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杀器?”我道。

  “没错,其实杀器的概念古已有之,那些用以酷刑的用具都可以视为杀器一种,世上名气最大的杀器应该算是血滴子,嗡嗡声响中取人首级于百步之外,其实以古人之能,必定有比血滴子更神奇、更可怕的杀器,只是常人不知。”小六子道。

  其实我那对玉人腕也算杀器的一种,总之能以极度残忍、出乎意料的方式杀人的凶器都可算是杀器。

  这个无血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何要挖空心思去造这些极端恐怖的杀人利器呢?其实杀人不过是一刀一枪的事情,何必非要整的如此复杂?

  当然这个现在绝不是满足我“求知欲望”的时候,这边发出了嘈杂的响动,林子那头却忽然没有了动静,不用说,畸形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所在,说不定已经就在我们身边,可是放眼望去林子里静悄悄的没一点动静,除非他们会隐形,否则我肯定能看见他们。

  仔细搜索一遍,还是一无所获,或许他们已被护林员惨烈的死亡惊跑了,于是我们继续按原计划行动,因为这些畸形人虽然已经知道我们的存在,但是但是偌大的黄龙山搜寻四个人必定会彻底分散他们的力量,正所谓攻敌不备,此刻我们还敢直捣黄龙必然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两个女孩被袭击的位置,关押的区域都不一样,而我们就要接近刘珍珍出事的地点,此地生长的并不是山里最常见的植物黄果林,而是一片桃林。

  正走着忽然听到一阵嘻嘻笑声,我立刻示意他们寻找藏身之地,不过此地只有桃树,我们只能尽量挑选密集树丛躲避,其实对方只要稍微用心必定能发现我们,于是所有武器严阵以待,一旦被他们发现我们立刻射击。

  笑声中一个穿着修身连体裙的女人出现在桃林中,只见她身材欣长,两条浑圆玉润的大腿紧紧裹着一条肉色丝袜,蹬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头上包着一个质地高贵的纱巾,眼睛架着一副暴龙墨镜,明星范儿十足,难道这又是一位被他们勾引进山的游客?

  刚有此念头,只听一阵“激烈”的吮口水声,一个看似还算正常,年轻男子随后出现了,虽然勉强能算是正常,但他的肤色、头发、牙齿还是能看出和正常人之间的区别。

  尖利的笑声并不是出自于女人的口中,而是出自于这个怪怪男人的嗓子里,只见他就像条狗,不停在女人的屁股后嗅来嗅去,而女人似乎很享受,一边走一边回头笑嘻嘻的看他一眼,可一旦这男人掀开她长袍衣摆,女人就会伸手打他脑袋,每当这时男人就会像猴子一样一步退出老远,接着尖笑着再度跟过来,两人一副情侣间打情骂俏的状态。

  这女人足够重口味的,连这种男人都有胃口?难道她是在用美人计帮助自己脱身?刚刚一念至此,猛然从土堆里钻出三个男人,他们一人抱住年轻男子的大腿、一人抱住他的腰,还有一人手握又粗又长的树枝狠狠一下敲在怪物的后脑勺上。

  他显然不如刚进林子遇到那老怪物“内力深厚”,而且这又是男人打出的一棍,力道十足,木屑纷飞,“小伙儿”还真挺干脆,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这四人激动的热泪盈眶,就像拿到了奥运会团体冠军,互相拥抱着对方又叫又跳,丝毫没有发现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数支弓箭已经对准了他们。

  我能清楚看到林子中至少有数十个形态狰狞可怕的畸形人,已经潜伏到位,这下我们也不敢贸然出手相助了,因为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两个女人已经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状况,浑身颤抖着用手遮住了面孔。

  嘣嘣几声弓弦响,三个男人身体隔出要害中箭,惨叫声中三人摔倒在地,女人这才发现他们,尖叫着想要逃走,一支箭横贯她左大腿,刚跑两步她就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树林响动只见数十名身材健壮的青中年畸形人和一些老年人走进来,将四人围在当中,其中有一个肥胖到极点的老太婆,浑身皮肤蜡黄,一对眼睛几乎长在一起,她犹如肥胖的老母鸡,一步三摇晃的冲进被打晕的年轻人面前,猛的将他抱入怀里,一阵哭天抢地的摇晃,接着以含糊不清的口齿道:“儿啊,我的儿子。”看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恨不能端起枪给她一梭子。

  在剧烈的摇晃中年轻人悠悠醒转,看见老肥婆他就像极度委屈的小孩,一头钻进肥婆犹如水袋子一般的大胸脯里,摸着后脑勺哭道:“疼、疼。

  老肥婆见他醒来“悲伤的表情”顿时变了,继而换上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道:“架起来。”

  两个人抬一个男人,女人则被一个壮汉抱在怀里。

  除了女人,三个男的早已奄奄一息,老肥婆从身旁一人腰间取过匕首,走到打人的男子面前,揪住他的头发一刀插入左面颊鲜血淋漓的割了一块肉下来,透过创口甚至能看到嘴里的舌头,男人本来都要死了,忽然就像打了鸡血,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其余两人虽然只能耷拉着脑袋,嘴巴里混合着血的口水溢出嘴巴挂在胸前,但还是吓得瑟瑟发抖,女人更是高声尖叫,她想挣扎,老肥婆忽然一把抱住她的腿硬生生将弓箭拔了出来,带出一股飚射的血浆。

  女人痛的放声大哭对年轻人道:“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那小子还算是有人性,上前拦在女孩身前,以哀求的表情望着老肥婆,却被那丑陋的女人一巴掌掴倒在地,这小子连滚带爬的过去紧紧抱住女人的两条腿,同样以含糊不清的嗓音道:“放过她、放过她。”

  老肥婆凶恶的面部忽然多了一丝笑容,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连连点头接着指着女人两条腿道:“砍了。”

  这下女人更是吓得尖叫不已,只见壮汉一把将她按倒在地一只脚抵着喉咙,双手抻直她的双腿,一个膀大腰圆的怪物肩扛大斧走到她身边,女人哭着道:“救命、谁来救救我?”

  雪亮的斧头刃在阳光下闪着点点寒光,只见壮汉高高举起再度落下时喷射而出的鲜血就会溅满这片桃林,我不忍再看。

  随即枪响了。

  八五狙的声音,卢宇凡毫不犹豫的对准壮汉的脑袋开了一枪,在将子弹顶上膛的过程中就有对准了老肥婆,随后都没怎么瞄准,第二枪精准的从肥婆左眼射入,钻入身后另一个壮汉的脑袋中。

  他两枪干到了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