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50章 黄龙山的秘密

第50章 黄龙山的秘密

  “您尽管说。”

  “把我女儿从这里带出去,给她治疗,让她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中年人毫不犹豫的说出这句话,看来这个念头在他心里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我只能承诺如果我们都活着,一定做到这点。”

  中年人思索片刻道:“好吧,你们需要怎么做?”

  苟长青四处看了看道:“这里安全吗?”

  “绝对安全,这里只有我们,那些人是不参与劳动的。”

  “先告诉我这山里面到底是怎样一个状况,你们和那些人为什么会群居在此?”苟长青道。

  “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但我和地里忙活的都是四平村的人。”

  “就是发生了炸弹爆炸的村子?”

  “没错,当时几个小孩挖出炸弹,他们不懂弄活了引信引爆了那枚炸弹,几个孩子被炸得尸骨无存,但我们都没想到这枚炸弹其实是当年日军遗留下的生化炸弹,到了当天晚上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感到不适应,头晕、呕吐、胸闷,严重的甚至还内出血,于是我们就报了警,还请了医生,但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等来的不是救命之人,而是要我们命的人。”

  苟长青皱眉道:“是因为担心细菌扩散吗?”

  “没错,这些人决定杀死我们,然后秘密处理尸体,但随即这些人便遭到山里人突袭,当晚他们去了很多人,不但杀光了清理我们的秘密人员,还杀死了医护人员,之后将我们抬进山里,并给我们驱毒。”

  “这些人居然能有分解生化毒素的能力?”我惊讶的道。

  “他们有一种绿颜色的水,喝下去后虽然气味极其难闻,但确实有用,虽然我们的肤色和眼睛还是有异常,不过至少保住了一条命。”

  “你们为什么不走,要留在这里?”

  “生化毒素不可能完全清除,所以我们只能留在山里,作为交换条件,我们这些人开垦荒地,种植食物。”

  “他们还需要种出来的食物,这些畜牲是吃人肉的。”小六子怒道。

  “山里的人越来越多,能引来的人毕竟有限,而且这也是我们的意思,一来让他们有需要用我们的地方,不至于最后把我们也给吃了。二来希望他们能有足够的食物后不要再吃人了。”

  “你们的打算挺好,我看未必管用。”我道。

  “我也知道,所以尽量保护那些人不受到伤害,但是我也不能放他们出去,因为你们这样的人一旦进入,会杀光我们所有人对吗?”

  中年人一句话把我们问住了。

  这些和野兽一般的人能留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他沉吟半晌继续道:“我很清楚自己的未来,那就是根本没有未来,但是我的孩子还小,我希望她能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是我唯一要你保证的,不要让她再次受到伤害。”

  “放心吧,只要我活着,我以名誉担保这孩子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这人叹了口气点点头道:“那我谢谢你了。”

  “我们来主要是为了营救这三人,你见过吗?”苟长青将三人照片递给他。

  男人仔细看了看道:“这个小姑娘你们还是放弃吧,虽然还活着,但不如让她死了痛快,已经被折磨的没人样了,另外两人被他们带去山顶三四天了,一直没见下来,估计也落不着好。”

  听了这话所有人心里都颇为沉重,苟长青道:“你能告诉我们女孩子所在吗?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把人带出来。”

  “她离这儿并不远,你们往前走会看到一所臭气熏天的木屋,那是用来沤粪的,女孩就关在那里面。”

  按照男人说的路线,很快我们就看到一间大棚屋,就如男人所言,丑的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我们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臭气,以至于不得不用手巾堵住鼻子,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淫浪的笑声,苟长青做了个手势,从腰间拔出匕首凑了过去,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秃子将裤子脱到膝盖下正在撸啊撸,一边撸一边得意的大笑不止。

  趁他背对我们,苟长青悄悄走上前从后一把割开他的喉咙,将人踹入粪坑。

  这个沤粪池大约有近二三百坪,深度至少有三四米,偌大的空间堆满了以产生化学变化的粪便,而粪坑中间有一根柱子用来支撑顶棚,一个四肢被砍的女孩赤身裸体被绑在柱子上,她脸上至少有数十处刀口,被划的面目全非,身上、脸上、头发上溅满了失去水分干燥的粪便,伤口处翻出的血肉已经发炎化脓,甚至都挂着口水一般墨绿色的脓水。

  除了苟长青,我们全吐了。

  这世界上还有比她境遇更悲惨的女人嘛?

  畸形人对待山里游客虽然手段残忍,但到这份上的似乎只有她一个,苏青青到底因为什么开罪了这些怪物,以至于被他们折磨成这幅模样?。

  她早已是奄奄一息,勉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便闭上眼睛。

  “得想办法把人弄过来。”

  “我勒个蛋的,这种行为我就是在脑子想一想都蛋疼无比,怎么过去?淌大粪吗?”我下意识道。

  “还能怎么办?这人我们可以不管吗?”

  “她都这样了,把人救回来还能活吗?”

  “至少现在她没死。”苟长青道。

  “好吧,我真服了你,就这毒气……”话音未落只听不远处草丛响动,来不及救人我们赶紧寻找地儿隐藏起来,本以为是搜寻我们的畸形人“巡逻队”,没想到走近后才发现是三个畸形人压着一个带头套穿黑色西服的人,随即身后一人狠狠踹在他腿弯上,这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人挨了踢也不吭声,老老实实跪在地下,三人手里拿着凶器站在他身边,片刻之后两个畸形人慢悠悠走来,其中一人脸上肉垂的几乎能拖到地,就像一个大号沙皮狗,白发苍苍约莫七八十岁的年纪。

  另一人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这人居然是黄龙村的村支书。

  转念一想这事儿也不为怪,山上有这样一帮怪物,山下的村民却没有一个遭到伤害,这二者间必定是有联系的,想明白这点我估计黄龙山的真相已经逐步逼近。

  老头子发出一声怪笑,那声音就像一个尖头塑料棍划过玻璃的响儿,听的人后槽牙都发麻。

  效果后他冷冷道:“苏总大概没想到自己会有报应吧?我也差点就以为你能好好过去了。”

  跪在地下的人脑袋里可就朝说话之人的方向偏去,他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声响,看来是被东西堵住了,村支书使了个眼色,这些畸形人倒很听他的话,上前一把扯下他的头套,接着摘下他嘴里的布条。

  “你们、你们……”翻来覆去他只能说这两字,表情更是惊恐到了极点。

  “你以为走了就能算了?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村长走到他面前冷笑着道。

  他扭头两边望了望,喘气愈发显得急促,道:“这么多年了,你们居然没死?”

  “托您老人家的福,都活着呢,虽然有不少人模样都变了,生出来的后代也都不太像正常人,但总算还活着。”村长笑眯眯的道。

  “对、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中年人忽然跪在地下冲他们连连磕头,接着他爬到村长面前,抱着他腿道:“求求你放过我,我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为他们治疗看病。”

  村长蓦然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道:“苏老板,你相信他们还能恢复到以前的模样?你是骗自己还是骗我们乡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