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51章 信浓流派

第51章 信浓流派

  “我知道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弥补自己带给你们的伤害,但我真的希望能够弥补给你们造成的损失,给我一次机会,我求求你们。”说罢他又像个磕头虫,不停对着所有人连连跪拜,撞的一脑门子都是血。

  也没人接下茬,等他磕完了村长才蹲在他面前道:“你大概不想死吧?我可以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好,只要你愿意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把所有身家全部……”

  “别总提钱,对于我们这些人而言要钱有个屌用,我给你看一人。”说罢他使了个眼色,两个畸形人立刻上前架着他走到粪坑前,只看了一眼这人蓦然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道:“丫头、丫头,爸爸对不起你,你、你……唉吆我的妈唉。”

  从声调里能听出他痛心到了极点,原来这是苏青青的父亲,看来这些畸形人折磨这个无辜的女孩就是因为他了。

  他趴在地下痛哭流涕,似乎整个脊梁都被人抽了一般,村长却笑的越发得意了,他走到中年人身边道:“苏老板,我给你两个选择,只要你能做到,我可以让你活着离开。第一你自己能够活着离开的方式就是杀死你的女儿,我们可以让你走。因为在这些年中有多少父母因为无法控制自己亲生骨肉的力量而必须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你应该体会一下这种心情。”

  “第二呢就是我们大发慈悲为你父女二人一起活着离开设定的方法,就是你两得当着我们的面实打实的干一场,甭担心现在你JB直不起来,我们连药都给你准备好了,吃下去关让你能把自己女儿干到高潮。怎么样你选择一种方式吧。”说罢他将一把匕首和一瓶药放在姓苏的面前。

  听了他出的两个点子,我只觉得从心里冷到身外,这是怎样的仇恨能让他想出这样折磨人的“选择题”来。

  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看来这姓苏的和这些人结下的仇怨甚至要超越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你们简直就是一群魔鬼。”到这份上姓苏的整个人已经萎了。

  “我们就是魔鬼也是受你的点化,二十年前你在这座山里开办化学工厂明明知道剧毒气体会对人体造成巨大伤害,却仍旧骗我们这些无知的村民为你干活,你看看这些人和他们后代的模样,那都是拜你所赐。”

  村支书这句话算是彻底解开了我们心中的不解,原来这些畸形人都是受到毒素伤害后产生的形体畸变,换而言之造成这一切后果的都是姓苏的,这一结果确实太可怕了,他有此时报应也不为过,只可惜他的女儿纯粹是代父受过。

  看来黄龙山里的秘密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然而到这份上姓苏却忽然笑了,笑着笑着嘴里渗出鲜血,似乎懊悔的把牙都咬碎了,他指着村长道:“你们这些人以为自己聪明,其实就是一帮乡巴佬,笨的像头猪一样的乡巴佬,其实现在这副样子和你们的脑子蛮般配的,你们应该感谢我,而不是恨我。”

  畸形人立刻就用动手,村长制止道:“别乱来,他试图激怒我们给他来个痛快的,你们可别上当。”

  “呸,还在那儿装聪明,你要是真有脑子就该想明白多年前我不过就是个一穷二白的书生,上哪来这么大能量投资一个大型化工场,我上哪去搞那么先进的技术,来生产这些足可以伤害你们,把你们变成这幅鬼样子的毒药?难道这些资金、技术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像蛋生得到的天书?”他满脸充满了戏谑神情对这些人道。

  村长之前满脸自信的表情也逐渐消失了,他拾起地上的匕首道:“那么你仔细说说看,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

  “想要知道吗?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姓苏的冷冷道。

  村长又使了个手势,接着一个畸形人毫不犹豫跳入粪坑中,就像在水里跋涉一般走到女孩身下解开绳索,举着一个人彘淌回来,直到有人接手,他才粪水淋漓的爬上来,浑身臭味连我们躲老远的人都能闻到。

  姓苏的跪在自己女儿面前一张笑脸又变成无声的哭泣,他哭的天昏地暗,浑身颤抖,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道:“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我是个混蛋,大混蛋。”

  “先别忙着忏悔,赶紧说说你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否则我保证你会变得和自己女儿一模一样。”

  姓苏的忽然抬起头来道:“把我女儿杀了。”

  “什么?”村长有些愕然。

  “我他妈让你把人杀了,否则一个字都别想从我这得到。”接着又带着哭腔道:“丫头,爸爸对不起你,我是个畜牲啊。”

  村长面如冰霜将匕首丢在他身边转身向前走了几步,只听姓苏的喃喃自语道:“从小爸爸就没哄过你睡觉,都是妈妈唱歌哄你睡的,今天爸爸你就好好睡吧,爸爸再也不会离开你了。”说罢他唱起了那首催眠曲,虽然声音抖得不成,但表情却变的异常平静,他脱下外套,紧紧裹住身体都已腐烂的女儿,接着用匕首刺入她的心脏。

  这人虽然可恶,但见到无辜女孩如此惨死,我心里不免唏嘘。

  本来我以为随后这人便会一刀刺入自己的心脏,一了百了,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抬头对村长道:“我告诉你这一整件事的黑手,他就是……”话音未落轰的一声他身边窜起一股白烟,一个身着淡灰色忍者服的忍者出现在他身边,接着只见刀光一闪,姓苏的人头瞬间落地,鲜血狂喷之下尸身瘫倒在地。

  那些畸形人顿时一声怒吼就朝忍者围拢而来,他们根本不知道对手的厉害,一味的猛冲猛打,却见他手中刀锋一旋,唰唰声响中还没看两方人交手,畸形人的脑袋全部脱离身体掉落在地,他虚空劈了两刀,鲜血尽数抛洒在泥地落叶之上。

  又是他娘的忍者兔崽子,每次咱们这儿发生点怪事的地方,怎么都能见到这帮孙子乐此不疲的身影?是你们国家他妈的太小,以至于一跟头就翻过了?

  我已经瞄准了他,苟长青却按住我肩膀,做了个放弃的手势。

  “你到底是谁,居然赶来这里……”老族长话音未落就见忍者手一翻,两指夹着棱形飞镖,接着向前一送老族长喉头中镖,翻身倒地。

  做完这一切他径直朝村长走去,本来我以为他要杀死村长,却见村长忽然露出笑容道:“何必杀死他,他即便说出这个秘密也没用,掌握此地秘密的人都以为凶手是他,没人会相信他的话,其实留着这条狗作用更大点。”

  他话说完,忍者也走到了他的面前,他点点头道:“你放心,我和老大配合的很好,他一直用各种方法饲养着山里的这群畜牲,而所有人的血液标本我都留了下来,到时候就可以对天皇汇报天大的功劳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完成自己夙愿,重建信浓流派……”

  忍者冷笑了一声道:“你不过是个外国猪猡,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功劳?”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守着这帮畜牲过了几十年为什么?就算我不是岛国人,但我的心……”

  “你这个肮脏的灵魂不配和我说这些,去把它放出来吧。”

  听了这句话村长浑身抖了一下道:“你没搞错?现在一切尚在试验阶段,它的行为等各方面都不算稳定。”

  “你还能等,但有的人已经等不了了,我必须尽快把消息传回去。”

  “可是老大不在场,他……”

  “你们在我眼里不过是狗,他是谁的老大?”忍者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