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54章 卢宇凡的觉醒

第54章 卢宇凡的觉醒

  看来忍者真的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职业,因为他的强不仅仅只是体现在高超的武艺,奇异的武器,坚韧的意志,甚至还有诡计多端的思想,难辨真假的演技,就这小丫头看似清纯无线,其实内心比一个老狐狸都还要狡猾数倍。

  这次我才是真正领教了忍者的厉害,相比较百合子遇到的忍者,这小丫头才算有一定的代表性。

  接着我看到山头一块巨石上苟长青和小六子占据制高点不停对野猪扫射,但它浑然不觉,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只是低下头剧烈晃动脑袋,接着猛然扬起,村长半截鲜血淋漓的身体腾开飞出数丈才开始跌落,笔直就落在山脚下,这姑娘就像疯了一样,居然掏出摄录机开始拍摄巨猪的行动,只见它瞪着凶狠的小眼睛四下看了看,迈蹄便朝山下冲来。

  畸形小孩们蓦然发出一阵惊叫声,老师口齿不清的喊道:“孩子们,快往山洞处跑。”

  只见生化巨猪就像一辆重型坦克,从山坡上冲下四蹄溅起一片烟尘,那轰隆隆的震地声清楚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心里那个焦急,要是还不能走被它近了身,就凭我的身材也就是三两口的事情,只听身后嗷嗷直叫,看来“畸形人大军”也已赶到,我暗叹一声看来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

  这些手持棍棒刀兵的人却从我面前一拥而过,万幸似乎没人注意到我,然而没等我开心,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长的就像狐狸成精一般的畸形人扛着锄头转过身,他有些好奇的看看我,接着迈步走来。

  我心里那个恨啊,闻天际,让你好色不分对象,这么便宜就着了道,死的该有多冤枉?

  他发出嘿嘿笑声走到我面前就举起铁锹,接着哗啦一声,他脑袋被打的稀碎,在最危险的时刻卢宇凡发现了他,并成功射杀。

  畸形人熟谙打猎之道,并不是盲目的上去和这头生化巨猪正面硬钢,而是布网的布网、拉弓的拉弓,甚至还有三四人拎着削尖的长木,将圆端钉在石头缝里,刺头对着冲击下山的巨猪。

  女孩似乎有意避开战场,她端着摄录机走到我身边得意洋洋的道:“这些人很快就会被强大的生化巨猪杀死,包括你和你的同伴在内,无一人可以幸免,而我获得这里的资料就可以回到自己国家领赏了,你可不是我害死的,所以也不存在恩将仇报对吗?”

  我内心的愤怒简直到了瞬间将要爆发的程度,甚至肚子都大了一圈,气的呼呼只喘粗气,就是说不出话来。

  女孩一把将自己右边的头发撩到右耳之后,贴着我的耳朵小声道:“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信浓流有一个千年流传的规矩,如果女忍者的脸被一个男人看见,如果这个男人还未婚娶就必须嫁给他,其实你这个人挺不错的,如果不是因为看到我的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可是我既不能违背古老的格言,又不想嫁给你,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下了,放心你身上注射了河豚毒素,再受到野猪撕咬时不会感到疼痛的,就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说罢她在我面颊上亲了一口,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往山下走去。

  我眼泪水都快出来了,这屌丝好个色怎么都得把自己性命搭上。

  您一定奇怪,这事儿怎么又和屌丝扯上了关系。

  道理很简单,我要真是个帅哥,她舍得杀死我,不早就动了嫁给我的心思,还不是因为我没钱、没房、没存款,是个死囚犯,所以她宁可要我死也不愿嫁给我,要说这小娘们心真够毒的,我这要是有来生,我非变一个漏电的跳蛋器来报复她,电她个尿失禁。

  想到这二位我复杂的内心似乎少许平静了一点,再看那头巨猪已经冲到了人群中,那几个冒充对付骑兵的畸形人手中树杆一下就被撞的断成几节,几个人也倒飞出去,摔的屎尿横飞。

  接下来就是四下射出的弓箭,只不过这头巨猪连子弹都不怕还能怕这种简易弓箭,混不理睬,很快便冲入细网中,我满心希望死亡可以套住它,事实上巨猪全身被裹住后四蹄行动不便,确实摔倒在地,但巨猪挣扎着起来后便用它那对粗大的牙齿挑开丝网,一跃而出先给靠的最近的两个畸形来个开膛破肚,接着又将围在身边射箭的几人接二连三挑出老远,随着它一阵剧烈的咆哮声,畸形人吓的四散而逃,瞬间就在茂密的森林里没了踪影。

  现场除了尸体、就只剩下巨猪和我了,而小六子他们虽然飞速从山上赶来,但以他们的速度不过个七八分钟根本到不了切近,所以我是必死无疑。

  巨猪鼻子里喷着粗气,缓缓走到我身前一米之地便停住了脚步,这下我看的更加仔细。

  巨猪一脸的小短毛犹如硬刺一般长得满脸都是,脸颊上两团“胭脂红”是两团长出的硬包肉块,它的猪拱嘴和野猪的不一样,鼻孔中间的肉块似乎随时能张开,时不时的就会裂出一条小缝,那对獠牙锋利如刀,在阳光下甚至闪烁着点点光斑,一对凶狠的小眼烁烁闪着凶光在我身上滴溜溜打转。

  看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骂它却连话都说不出来,这死丫头还真舍得给我下药,到现在手指头都无法抻动,巨猪身子没有动,却伸出它的鼻子对我嗅了嗅,只见鼻子忽然两边裂开,伸出一个鲜红粉嫩的小舌头绕着鼻头舔了一圈,草泥马,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接着它开始绕着我转圈,但始终没有对我下口,我估计是在挑选“最可口的位置。”

  其实当啷一口也算痛快,最要命的就是等这一口,不知道何时会降临,简直比等枪毙的日子还要难捱,我恶心的浑身都是冷汗,却没有丝毫办法,但万幸的是这三人终于赶到了。

  巨猪也看到了他们,站在我身边蓦然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嚎叫声,震的我浑身发木,卢宇凡毫不犹豫趴到地下瞄准野猪就开了两枪,但他那根八五狙说实话和烧火棍子也差不多,巨猪撩动四蹄就朝他们冲去。

  三人丝毫不惧,半蹲在地发动攻击,然而子弹对它实在无法造成伤害,巨猪丝毫无损的冲到山脚下,三人发一声喊四散逃开,巨猪稍微犹豫片刻,接着扭头朝往山上的小六子追去。

  这小子也不知咋弄的,看他在山腰处蹦蹦跳跳,但巨猪是不是就会趔趄一下,似乎总踩在缝隙上,之前它从山上冲下时犹如行走平地,但跟着小六子身后没过多一会儿就把一支蹄子给拧断了,当下哼唧哼唧的掉转方向,又朝蹲着不动一直射击的卢宇凡跑去。

  卢宇凡其实一直没动,就蹲在原地射击,这次眼看着野猪追来,他也没有避让的意思,一把将八五狙插在泥地上,接着扯开身上的衣服,只见他背后居然长了一层细密的金黄色长毛,只听他忽然从胸腔中爆发出一阵沉闷的狼吼声,接着举起左手上五个指甲已经变的尖利狭长,巨猪慢悠悠走到他面前,卢宇凡狠狠一抓从它脸上抓过,立时就带下一块鲜血淋漓的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