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55章 西塔化工

第55章 西塔化工

  这可是个好消息,以我的能力和卢宇凡联手杀死这头巨猪应该不成问题,心中暗暗祷告他一定要多撑一会儿。

  只见卢宇凡喘气愈发剧烈,他知道不能再等,一步窜到巨猪面前,双手左右开弓,瞬间将一个猪头抓的不成样子,但巨猪几乎是有一道伤口便会瞬间长一块肉,所以卢宇凡的攻击几乎就是无用功,坚持了一会儿他速度明显变慢,巨猪乘机狠狠一下撞在他胸前,卢宇凡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又远远摔回山脚下。

  在这一刻我忽然得脱束缚,这可来的太是时候了,我毫不犹豫举起双臂就像刚才那样对准巨猪屁股狠狠一下砸在地下。

  这一下疼得我差点没晕过去,甭说地裂了,连块小土坷垃都没被震碎,我咧着嘴连连吸着冷气站起身直蹦,巨猪听到身后的异常响动,转过身来小眼凶光直冒的望着我。

  这是天要亡我的节奏吗?关键时刻居然不行了。

  巨猪对我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正要转身,我看见卢宇凡已经站起身,顺手抱起身边一块大约两三百斤重的大石头,我立刻跑开,只听呼的一声大响,巨石被卢宇凡远远投来,不偏不倚落在巨猪身上,砸实后骨头碎裂的响声听的是清清楚楚,我扭头朝巨猪望去,只见它背上压着石头,趴在地上直哼哼,但没过多久它小尾巴晃了晃便顶开石头重新站了起来,看来巨猪骨骼也可以恢复。

  这下问题棘手了,因为相比较刀枪不入的之怒始祖,这头巨猪也是不死之身,真想不明白这群岛国人如何能制造出这样一头生化怪兽,得亏只是一只野猪,如果用在老虎、狮子、狗熊身上那该有多可怕?想到这儿我心中不寒而栗。

  卢宇凡和巨猪又开始正面冲击,他一把攥住巨猪的獠牙,将它脑袋朝地下按去,无论巨猪如何使力,都无法摆脱卢宇凡的控制,很快它整个嘴巴都被按入土地下,巨猪用它强有力的蹄子不停抛开面前泥土,但卢宇凡始终就将它脑袋插在泥土里,如此一来它喘不过气,就会被闷死,伤口可以再生,可如果没有伤口弄死它,它就真得死了。

  想到这儿我立刻冲到卢宇凡身边,不停将巨猪刨开的土层盖上它的脑袋,很快巨猪的脑袋就被一层厚实的泥土尽数包裹,连叫声都无法传出,这样一来巨猪更是奋力刨地,很快我们身前的土层就被刨了一个深洞。

  紧接着我们就听到一阵金铁敲击的脆响。

  起初我以为是那帮畸形人去而复返,四下观望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再仔细倾听这声音隐约似乎从脚下传来,仔细看随着巨猪插入泥土中的每一脚,都会传来一声金铁响,难道这头野猪无意中刨出了宝藏?

  仔细往土洞看去,已能隐约见到一段宽厚长满铁锈的管道,只见巨猪蹄每踏上一下就会出现一个深深的瘪窝,而瘪窝之上甚至已经出现了裂缝,裂缝中不停冒出一股黑色的液体,一股股恶臭味弥漫在土坑周围。

  最后一下巨猪的蹄子终于踏破铁管,陷了进去,我赶紧提醒卢宇凡道:“情况不对,你先出来。”

  他也注意到土坑里冒出的恶臭黑水,一跃跳出,失去了挤压力,巨猪终于将蹄子抽了出来,不过尖利的铁片将它腿上刮开数条伤口,沾染了黑色的臭水后它的伤口不能愈合,巨猪晃荡了一下身子,想要爬出洞口却根本力不从心,只见鲜血大股从伤口中涌出,而伤口的皮肉已经出现溃烂症状,巨猪喘着粗气,原本强悍的体魄似乎瞬间就衰败不堪,只见坑中黑水越积越多,巨猪身体逐渐被黑水淹没,一股剧烈的腐臭味弥漫在空气中,虽然只闻了几分钟,但我已觉得头晕眼花,知道这股黑色液体必有剧毒,便和卢宇凡往山脚赶去。

  他的体内已在和巨猪的战斗中丧失殆尽,小六子和苟长青上前接应,我们三人搀扶着他一同往山上退去,此时黑色已经完全漫过土坑开始往四周蔓延,巨猪身体虽然高过土坑,但无法出来,用前腿扒在坑口坚持一会儿终于还是栽入土坑中,这一下去就再也没有出来。

  卢宇凡恢复了正常形态,浑身烫的简直就像刚刚被火烤过,我将他背在身上往山上而去,撤退的过程我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黑水蔓延过的桃林,只要浸过一株树,这株树必定枝枯叶落,瞬间死亡,由此可见液体的毒性有多大。

  心中暗骂小鬼子心狠手毒,真不明白他们为何要研制如此可怕的化工产品,难道是为了毒害我们?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足以严重到发生战争。

  苟长青道:“山顶有化学工厂在,印驹他们都在那里,这二人本工是环境学,所以会与苏青青来到这儿是因为印驹早年间曾经提炼过一种分子,这种分子对于分解河水中腐败霉菌有非常好的效果,但当时大环境国内科研项目早已停滞不前,所以这项非常重要的科研成果就被搁浅了,之后他的父母受到冲击双双上吊身亡,印驹发誓不再让自己的产品为他人用,便一直存在自己家中,可几十年过去后他发现自己的产品居然已经被用于科研项目,震惊之下经过各方打听了解到是被一家名为西塔化工的企业生产的,而苏青青的父亲就是西塔化工的负责人。”

  “之后印驹联系上苏,质问他为何盗用自己的科研成果,苏也没否认,他告诉印驹一条消息,自己的公司根本就是个空壳,实际上是有岛国一家具有军工背景的重工企业控制,使用这个科研成果的也是岛国企业而非自己,至于原因他并没有明说,而是让印驹自己来找。”

  “可苏青青为什么会和他们一起来?”

  “是来找自己母亲的,她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说母亲在黄龙山内,就跟过来了,结果你们也看到了。”

  “姓苏的为什么要放出这条消息,他不是个叛徒吗?”我不解的道。

  “我分析最大的一种可能性是刚开始他并不知道项目的作用,在利益驱使下迈入这条错道儿,但随着这一项目的成熟,他看到可怕的结果便幡然醒悟了,想要阻止,但又不敢大张旗鼓的对外说这事儿,便通过印驹传达此事,结果印驹也没有告诉别人,而是私自跑来调查情况,更加出乎姓苏意料的是带来了他的女儿,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被鬼子掌握的清清楚楚,所以提前将三人行藏身份说破,所以苏青青才会有如此悲惨的下场。”

  “而且鬼子也知道这件事无法在继续隐瞒下去,所以提前放出了这只生化巨猪,就是为了得到相应的数据对吗?”

  “无法确定,但基本可以断定就是如此,所以黄龙山最大的秘密就是作为鬼子一处生化研究场所,在黄龙村和周边人的掩护下足足存在了三十多年。”

  彻底了解真相后我心里蛮不是个滋味道:“这些人到底怎么了,难道没有一点国家荣誉感吗?”

  苟长青叹了口气道:“也不用怪他们,这些村民很多亲人朋友都变成了生化怪人,想要保住性命就必须得守护这个秘密,只能怪小鬼子太过于歹毒狡猾,这些村民与一个国家的精英抗衡?他们自然必败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