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56章 生死抉择

第56章 生死抉择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山顶,果然只见一片片厂房建立在山地深处,最为可怕的是如今早已废弃的工厂内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旅行包、帐篷、旅游使用的物品,由此可知至今有多少人被害身亡,成为畸形人的食物,而引诱他们入山的缺德主意必然也是来自于小鬼子,因为他们需要了解山里生化人各项身体指标,而捕猎人类最能体现生化人的能力。

  这并不是推论,而是印驹告诉我们他们从此地得到的讯息,如今黄龙山的试验项目几乎已经成功,小鬼子已经完全得到所需要的一切数据,他们可以在自己国家利用这些数据批量生产所需要的生化细菌。

  “他们为何要选择在国外进行试验项目?失败率不是很高?”

  “事实上根据我的了解这家企业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发展了相关的试验场所,大多被所在国识破并捣毁了,只有我们这儿成功运行了几十年,或许是因为咱们国家地大人多,所以难免被一些宵小之辈钻了空子。”

  “您这算是安慰我们还是自我安慰?”够长青道。

  “都算吧,知道这个真相后我非常痛心,怒其不争啊。”印驹道。

  化工厂的高点能俯瞰全山,除了山脚下不断冒出的“黑水泉”也能看到星星点点四处乱逃的畸形人。

  “这里有一条通往山下的秘密通道,咱们应离开了。”

  在通过一段走廊时,印驹指着一个盛满了淡绿色的液体的净水桶道:“这就是他们平时饮用的水源,也是制造生化人,生化动物的源头,而这里面最主要的原料分子就是从我的科研成功里提取的。”

  “这东西居然与您的发明有关?”我暗中吃了一惊。

  “没错,这也是生化人的本质,他们体内所有的细菌都被清除赶紧,包括所有有益菌,所以会导致人体分子结构的不稳定,这种不稳定就会出现在人体上,不过仅有这点是不足够的,因为制造出来的生化人同样不稳定,可是通过药物控制就能是生化人的人体分子总体保持稳定,所以他们可以制造出各种各样的生化人,而不仅仅只是黄龙山这种外表丑类,身体强壮的类型,未来的生化人或许会展现出某一种特别强悍的能力,或许可以不吃不喝却保持长时间体能充沛,甚至自我爆裂,这种意义上的人肉炸弹可是用再先进的仪器也无法检测出的。”

  我们听得浑身直发毛,苟长青道:“也就是说鬼子掌握这项技术的最终目的是制造一批超人出来?”

  “十有八九是这个打算,所以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事件,必须让高层尽早知道这一科研成果的严重性,并研制反制措施。”

  来到一间屋子,打开门后只见是一个狭长幽暗的隧道,打开灯能看清是一处天然形成的山洞,往下蜿蜒盘旋而去,印驹道:“这是鬼子科学家和黄龙村人行走的秘密通道,直接通往山下,所以我们都安全了。”

  这次进山的任务就是搜救印驹三人,虽然苏青青已经死亡,但另两人却成功获救,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不过到这份上我还是有一点疑惑,在脑子里越放越大,那就是这项任务为什么需要“禁区”的人来做,真正应该对这项任务负责的组织为何不亲自出面完成这项任务?难道黄龙山的秘密其实并不是秘密,而是……

  想到这儿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因为禁区里有一句话,能在这里生存时间最长的只能是能力最强、心最黑的,而命最短的必然是聪明人。因为聪明人总是能发现各种各样的秘密,包括不应该被自己知道。

  我们顺着山道而下,走了大约一个小时能看到一扇巨大的铁门,拉开后一阵强烈的阳光猛然刺入,接着只听道剧烈的飞机轰鸣声,六七把九五式突击步枪对准我们,只见一群头戴钢盔的士兵将铁门四周围的水泄不通,他们表情紧张的冲我们说着什么,不过巨大的噪音却让我们只能见到他们张嘴,而无法听见声音。

  或许是看到我们穿着军装,这些人最终还是让我们走出去了,这应该是黄龙山脚下的一处洼地,看情形已被一支至少以团为单位的部队封锁,而且这是一支重装部队,天空飞着直升机,地下开着装甲车,荷枪实弹十人为一队的战斗小组在空场上至少站了七八排,各自有班长带领训话,布置任务。

  这是要发动一场中等战斗规模的攻击啊,换而言之这等于是大张旗鼓的告诉别人,今天就在我国境内将要发生战争。

  我实在没想到军方居然如此强硬,不过以如此规模对付山里那些畸形人是不是有点杀鸡用牛刀了?正想着只见一个身高体壮的连长喝开众人走到我们面前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山地突击师502团7连3班的。”我们回答的是对外宣称的编制,因为禁区的存在是必须高度保密的。

  “你们跟我来。”印驹被带往别处,我们跟着他来到指挥部,只见一个黝黑的人叉手站在军事地图前,听见声音便转过身,模样就像是个农民工,但军衔却是团长,我们立正报告,他态度倒是和蔼可亲,连连挥手道:“请坐,都不要拘束,你们马团长刚刚给我来了电话,我才知道原来早就有他的人在秘密执行任务了,这老马啊,一贯就是这个作风,干什么事情都是最后通知,很不厚道。”

  我们干笑了几声算是回应,他拿出一包烟挨个散了一圈道:“不过你们是满山转了一圈,这里面的状况肯定已经非常熟悉了,我知道你们下的山来不容易,再叫你们回去确实勉为其难了,但是我保证你们行动的安全,只需要你们给我的人带个路,减小伤亡吗,四位同志意下如何啊?”

  “是,战斗任务是军人的天职,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反对,而且保证圆满完成任务。”苟长青干脆的道。

  “好的,那就辛苦大家了,其实你们也应该看到天上武装直升机开道,地下重装备军人顶点清楚,对方不过是一群变异人,应该不会有任何危险。”

  到他这儿又成了“变异人”,看来一个地方一个说法,不过由此可以知道知道这些秘密的人绝不在少数。

  小六子随嘴道:“我也就是这么想,对付山里那些人怎么动用上大部队了。”

  团长呵呵大笑道:“你们这么聪明的年轻人应该能理解上面这么安排的良苦用心,在我们这里每一场军事行动的报道虽然相对比较封闭,但相关的消息某些国家的人肯定会从各个渠道知晓,这次故意安排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就是为了让有关国家知道无论你掌握了怎样不靠谱的科研技术,只要不老实我们肯定会动用军队好好收拾你。”

  一句话说的我们茅塞顿开,连连称是,团长道:“大家认同这个效果说明上面的决定确实很有智慧,那么就开始行动吧,你们和孙连长配合,定点清除威胁目标。”

  孙连长就是带我们进帐篷的人,于是我们立刻进入战备状态,跟着大部队重新返回山上,对于零星的抵抗自然不在话下,很快便到了山洞前,只见洞里洞外整整齐齐站着三拨人,进山被救的游客、四平村幸存但以开始变异的村民、还有黄龙山的“老师和学生”,只见几十名军人呈扇形散开持枪瞄准他们。

  “报告连长,请下单战斗任务。”执行任务的排长来到孙连长面前报告任务。

  孙连长炯炯有神的大眼左右看了看道:“游客带会来,其余受感染的人一个不留。”

  “是。”排长转身就走。

  “孙连长这些人不是受感染,他们只是体内基因变异了,只要教育得当,这些孩子不会成为威胁的?”我道。

  “这是我得到的命令,军事命令。”孙连长干脆的道。

  我看到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和她父母站在一起,咬着乌青的嘴唇望着我们,眼神无奈而又悲伤,深深刺入我的心中。

  那些人来就会杀了我们。男人的话那么清晰的回响在我耳旁。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苟长青沉稳的道:“决不允许开枪,否则你们的连长脑袋也会开枪。”只见他握着手枪对准了孙连长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