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58章 法印鬼影

第58章 法印鬼影

  “听你这话好像对于将要被放出的凶恶灵魂并没有十足的降服之道?既然如此何必冒险呢?”我道。

  “我们已经经历了两次任务,一次面对之怒始祖,侥幸获胜,一次面对生化巨猪还是侥幸获胜,但人一辈子能有几次好运气?所以如果想要保证自己能安全的继续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武装自己,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所以我愿意承担一定的风险,因为至少这份危险是我们可以与之抗衡的,总比将来在遇到生化巨猪这样的对手,完全靠运气击败它更靠谱些,大家认为呢?”

  小六子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有人思想高度统一,立刻朝“青丝遮面”所在地赶去,到了后只见水源依旧清澈,并没有被溢出的黑水污染,让人颇感欣慰,经过小六子的提醒,我便仔细观察那株隐藏了超级杀器的柳树。

  我的目力非凡,所以虽然距离很远,但还是看的非常清楚,可无论我怎么看也无法看出这株柳树和其余柳树的区别,想到这儿便请教小六子道:“哪不对了?”

  “如果这样都能看出破绽,还能让人上当去送死吗?你看看书上的叶子,仔细看看。”经他提醒,我仔细一看果不其然,树叶都是脉络清晰的,然而这株柳树的树叶居然是长条一片,就像用绿布缝制出的碎布头,而且初冬时节,叶子居然丝毫没有枯萎的迹象,茂密生长着,这也是蜘蛛隐于其中不被发现的主要原因,却被我们忽视了。

  “这棵树作为封印法器,自然有别于其它树种,只要仔细观看肯定能发现破绽。”

  “好吧,我承认你厉害,不过破解之法你懂吗?”我道。

  “虽然我没本事破解诸葛武侯的八阵图,但是对于这棵树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说罢小六子从包里掏出他的罗盘道:“三位是否能贡献一点眉心血来?”

  我们不再犹豫,苟长青掏出匕首依次将四人眉心刺破,小六子将血盛入罗盘中,聚集了小酒杯一杯的量,仔细观察一番,绕到左面朝柳树走去。

  “你确定是安全的?”我道。

  “看树身,左面的树皮被吭的乱七八糟,这说明有动物曾经从这个方向靠近过,所以左面必定是安全的。”话虽然这么说,但我们还是不禁替他暗中捏一把汗,因为青丝遮面机关一旦弹出小六子瞬间就会变成一个骷髅头,这其中所承受的痛苦,想想就让人觉得浑身发麻。

  然而小六子似乎非常自信,毫不犹豫走到树前两米处,随即蹲在地下画了一个六角星,接着将血均匀的撒入轨道中,很快泥土便将血水吸入,但留下一道暗红色的轨迹,小六子用牙齿将舌尖咬破,一口血水喷在树身上。

  一瞬间柳树便开始剧烈摇晃,就像被人抱住树身用力摇晃一般,小六子立刻往后退回,紧接着我们忽然感到周围的温度立刻降了下来,立足之地瞬间长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而呼出的气都带着薄薄的白雾。

  接着一个浑身惨白,穿着红色兜兜,竖着三叉小辫却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出现在我们身边不远处,只见他双手托着腮帮,满脸纯真无邪的望着我们嘻嘻笑着,小六子画出的六角星此刻居然闪烁出奇异的金光。

  接连不断的笑声此刻听来却让人觉得无比诡异,小六子悄声对我们道:“这个娃娃其实已经死了,但是被封印的亡魂怨念极重,往往不知道自己已经身亡。”

  “那么咱们要如何对付他?”我道。

  “超度亡魂,当然如果足够牛逼你把它打到灰飞烟灭也是可以的,不过一旦引起他的愤怒,却没达到我们的预期,今天大家就不用走了。”

  “如果现在咱们什么都不做转身便走会有怎样的下场?”我道。

  “你可以试着往外走几步,不过走的别太急,也别太远了,阴魂是极其敏感的,一旦让他感到你在逃离,会立刻遭到他的反噬。”

  于是我转身向外走了几步,只觉的身侧红影晃动,扭头便看到幼童就在我身边跟着,他笑眯眯的仰头望着我道:“叔叔,你打算去哪儿?”声音居然极其苍老,就像是八九十岁人说话。

  我被吓的整个人都木了,不由自主便停住脚步道:“我哪儿都不去。”

  “哦,你见到我娘了?她带我来的这里,但我找不到她了。”幼童笑眯眯道。

  “不知道,我没看到你娘。”

  “我家住在华富村,你能送我回家吗?”

  “我?不能,我还有事。”听了这话他似乎很愤怒,一张脸顿时板了起来,接着浑身居然有水滴出,滴滴答答落在地面瞬间印湿一片。

  趁他缠着我的当口,小六子从包里取出一个盖碗,走到河边装了一碗水走到小孩身后笔直洒出一道水线,接着用手一指道:“娃娃,你看这是你回家的路。”

  童子低头看到水线忽然高兴的连连拍手道:“没错,我认识这条路,那个伯伯就是带着我从这走的。”

  “对,你家就在那里,一直往前就到了。”小男孩笑嘻嘻拍着手蹦蹦跳跳往前走去,笔直走入小溪之中。

  只听呼啦一声,平静的溪水猛然卷起一个漩涡,只见漩涡原来越大,甚至将岸边枯枝落叶都卷入溪水中,知道一片猩红色的碎布跟着浮土枯枝一起卷入溪水,往下游一路飘去,溪水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我正要问他话,小六子断然喝道:“闭嘴,你现在体内纯阳之气全部聚于头顶,张嘴就会尽数喷出,自此后便是阴尸,所以千万不要说话。”说罢他从包里掏出一面铜镜对准我,赫然只见镜子里的我就像在冰库里冻了十天半个月刚刚拿出来一般,满头满脸全是白霜,此时我才感到一阵刺骨寒意由内而外的蔓延,我几乎要被冻僵。

  小六子道:“这可不是因为冷,而是你中了水鬼的阴寒之毒。”

  听了这话我心里那个气啊,没来由的让我招惹水鬼干嘛?

  小六子道:“万幸水鬼已经超度了,阴寒之毒无药可解,但到第二天破晓时分毒气自解,只要你不说话就可以。”

  说罢他不再理我,走到柳树前仔细绕了一圈,接着对他两道:“帮帮忙,咱们把树枝都给折了。”

  柳树树枝并不很粗,不过三人也花了一番功夫将柳树弄得如秃子一般,掰干净枝叶后树顶便露出一个空洞,用匕首削开树身,到了大约中段的位置,只见一个小人的骨骸蜷缩着蹲在树洞中,已成白骨的右手握着一个并不算大的石头雕刻成的蜘蛛,见到它小六子眉花眼笑,搬开蜘蛛露出下面藏着的一根黑漆木棍。

  取出木棍大约有四节电池的手电筒长短,小六子在我们面前晃了晃道:“看见没,这就是青丝遮面了,传说中的超级杀器。”

  说罢将小儿骸骨放在金光四射的六角形上,片刻功夫白森森的骨骸开始发乌、发青,接着变的腐烂不堪,他抽出一沓符纸摆放在尸骨上,用火折子打着后,烈火熊熊而起,他又咬破舌尖,吐了血水在火堆中,轰然一声橙黄色的火焰变成铁青色,火焰集中一线,就像喷灯一般,只见骸骨冒出大量浓密的黑暗,腐臭之气四下飘散,骸骨逐渐化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