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60章 蜈蚣长老

第60章 蜈蚣长老

  他居然满脸都是遗憾的神情,没有丝毫羞愧反省之意,看来这孙子是无药可救了,可毕竟他身负重大情报,我们不可能私自询问其中隐藏的内情,更不可能一枪崩了他了事,于是通过专频设备联系上孙连长,让他带走这个令人不齿的混蛋。

  很快三辆军车行驶而来停在门口,下来二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军人,孙连长当先走进屋里道:“没想到又见面了,听你们的意思这人可是了不起的角色?”

  “没错,和小鬼子一起合作二十年,这人才是鬼子的首席代言人,他肯定掌握许多重要情报,你们一定不能放过他。”苟长青说这句话时马文的表情始终不阴不阳的笑着,似乎一点不担心自己的未来。

  两名士兵押着他出了屋子,孙连长冲我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们也回敬了军礼,虽然我们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权利这么做,可是当他刚刚出了屋子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叫喊声。

  估计出事儿了,我心里暗道:不好。赶紧走到门口只见之中出现了一团诡异的紫烟,紫烟越积越浓,越来越大,翻翻滚滚不断膨胀,接着嗖的一声响,紫烟瞬间消失从中露出一个不停旋转的金盘,转了片刻一道刺眼金光爆射而出,我们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上面,顿时被晃得头晕目眩,两眼直冒星星。

  接着就是一股热乎乎的液体铺在我的脸上,说也奇怪,模糊的势力立刻就恢复了,我看见断了一条胳膊的孙连长面色苍白,紧紧咬着牙关戳在原地,他身前聚拢着四名战士,手上枪械完全断成两截,已经无法使用。

  其余战士要么身体断成两截,要么脑袋脱离身体,鲜血洒了一地,包括我们身上,脸上全是,在我们对面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着深蓝色布衣的忍者,不过和女忍者不同的是此人胸前有一条五彩斑斓的蜈蚣图案,身上除了护肩、护胫,上半身还套着一层锁子甲,他左手握着忍者刀,刀尖冲下,鲜血顺着血槽滴滴躺落在泥地的黄沙中,而马文则一脸得意的诡笑站在他身后。

  “你这个王八蛋。”孙连长一声怒吼,仅剩的四名战士齐齐朝忍者冲去,他举起战刀在空中虚劈两下,接着发出“嘿”的一声,也不对谁,只是半蹲在地向前虚劈一刀,只见空中顿时亮起一片灿烂的银色光弧,之后又是一声清晰“唰”声响动,光弧小时候我猛然感到一阵劲风扑面,瞬间透体而过,这四人立刻僵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身体开始有鲜血滴落,接着血流越发急促,四人上半身渐渐滑落在地。

  战友的死亡给了孙连长争取到了最后的时间,他毫不犹豫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对准忍者就打,然而当第一颗子弹穿透忍者的身体,他整个人就像信号出了问题,身影交错着晃动了几下,骤然消失了。

  接着他又出现在孙连长身体左侧,并没有出刀而是等着对方射击,孙连长每一枪几乎都打在空气中。

  这个忍者的身法和福田伊芙相比显然更高一筹,因为她在移动时原地没有残像存在,所以对对手并没有干扰,引诱的作用,看来我们遇到的忍者能力逐渐在提升。

  孙连长知道自己肯定无法杀死对手,忽然调转枪口对准了马文,他这是临死前的奋力一搏,然而神出鬼没的忍者忽然就出现在他身前,一刀又劈断了他另一条胳膊。

  两只手臂全断的孙连长疼痛几欲昏厥,只听忍者操着生硬的汉语道:“求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去你妈的。”孙连长狠狠骂了一句,我知道要遭,毫不犹豫顺手抄起门口摆放的暖水瓶朝忍者狠狠丢去。

  暖水瓶是铁壳,加上我“超人一等”的力量,绝对算得上威力十足,然而他看也不看,随手一刀划出,兀自飞在半空的暖水瓶便被无形劲气劈成两截。

  接着他收回日本刀,右手托着刀把,一下刺入孙连长的心口。

  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一声不吭,猛然将一口血喷在他的脸上,接着发出一阵惨笑,忍者猛的抽回刀后,他横尸在地,接着忍者反向一刀,马文喉咙便出现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

  他显然没有料到忍者会对他下狠手,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还妄图用手堵住伤口,只是伤了动脉,无论如何努力也是徒劳,双腿一软跪倒在忍者身后甚至到死满脸都是无法相信的神情,这个可耻的人,偷活了二十多年最终还是死在他主人的手里。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马文其实并不算叛徒,因为他根上就是个岛国人,混入此地当做奸细的,而真正的马文早就被杀死三十多年了。

  忍者三招杀死二三十人,这等功夫是我们闻所未闻的,即便如我这种“忍者爱好者”,仔细搜集了不少关于他们的资料,也从未听说过这群职业杀手的技能居然强到如此地步,看来网络的资料并不可信。

  他并没有与我们纠缠,扔了一颗烟幕弹便消失了,孙连长尚未死亡,我们感到他身边,他勉强撑着最后一口气道:“车子里的录像设备有这段视频,你们一定发给军部。”说罢头一歪再无气息。

  我们心里都不免黯然,虽然和他相交时间不长,甚至还爆发了短暂的冲突,但我们心里都清楚他是个十足的军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辜负自己的身份,虽然不是死在杀敌的战场上,但也可称之为壮烈,十足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子。

  在其中一辆车子的监控设备里我们翻出了忍者行凶杀人的视频资料,就在我们眼花那一瞬间,忍者从精光四射的圆盘中跳了出来,这帮孙子的确称得上神出鬼没,行动时所使用的障眼法往往出乎意料,这样的好处在于除非对手的能力对他有压倒性的优势,或是对于他的行为有足够的了解,否则上来就会着了道。

  但更可怕的则是他一刀出手那无形却足以致人于死命的剑气。

  曾经看武侠小说,总觉得剑气是一名剑客修炼到最终能力的体现,难道这种能力在忍者中属于“大众技能”?那么忍者中的顶级高手得牛逼成啥样?想到这儿我们都是暗自心惊。

  按照孙连长临死前的嘱托我们将视频资料发给了他所在的团部,又给马晶田也发了一份,因为在执行百合子任务时就有忍者出没,对于这种人我们还是应该建立足够的应对机制,否则迟早要吃大亏。

  他倒是很淡定,看过视频资料后便通过车载卫星和我们视频连线,只见他翘起腿叼着一根粗大的雪茄烟道:“你们大概不知道我其实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忍者迷,而且和那些光看扯淡的读者不同,对于忍者的真相我也有一定的了解,从视频中这个忍者的衣着、身手来看这绝对是一位伊贺流的长老级人物……”说到这儿他翻开面前一本厚厚的书,看了一会儿道:“对,蜈蚣的图案对应的是伊贺流一刀斩,这个门下的忍者修炼的是一刀斩技能,一刀斩在伊贺流属于主要流派,比较适合天赋不高,但勤奋刻苦的人修炼,这人应该算是一刀流中的佼佼者。”

  我听了倒抽一口冷气道:“都到这份上还算天赋不高?”

  “是啊,伊贺流原本共有七大流派,没有一刀斩,直到最近两年才被认可加入,并称为伊贺八雄,算是勉强入行吧,由此可见其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