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61章 大错难挽

第61章 大错难挽

  “这么说我们遇到的还不算最顶级的忍者?”我彻底震惊了。

  “如今忍者最顶级的三大流派其实就是伊贺流中的三族,服部半藏的五行天地攻、百地丹波守的式神流转道、藤门长林的疾风千叶刀,我是没见过他们,但我肯定知道这三族中随便挑个垃圾出来,都比你们今天遇到的蜈蚣长老强百倍,所以真想打败小鬼子可不是光靠口号和热血的,你们还得好好修炼,否则就凭你们四个现在的能力,连初级忍者都对付不了。”

  我想反驳他,告诉他我已经击败了信浓流的福田伊芙,不过转念又想这姑娘尚未成年,而且道行尚浅,甭说服部半藏这样的超级强忍,就是相比较一刀斩的蜈蚣长老也是远远不如,话到嘴边还是咽回肚子里。

  “按照您的说法我们还有谁能与伊贺流的高手相匹敌?”我有些泄气了。

  “他有倚天剑,我有屠龙刀,忍者要没吃过亏能在咱们地儿上如此低调?当然有能与之匹敌的高手,你们听说过孝龙尉吗?”

  “没有。”

  “看在你们两次任务圆满完成的份上,我今天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孝龙尉是秦王嬴政创立,汉武帝时期发扬光大的一个秘密团体,这两位为何武功无双,主要就是依靠孝龙尉中那些无所不能的超级战士,比如说秦将白起、汉将霍去病就是孝龙尉中的一员,只不过这二人强于用兵,本身战斗力并非所长,但孝龙尉最多的就是能力超强的人,比如说创建孝龙尉的道士百擒,据说他已经修炼到可以召唤九龙的境界,整个人已入地仙之境。而汉武帝时期最著名的孝龙尉是一个没名字的寡妇,史书记载叫骆余氏。”

  “寡妇还能有这本事?”我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寡妇怎么了?听说过白虎星吗?骆余氏可是真正凶星下凡,她能呼唤一些邪魔妖祟,甚至是一些闻所未闻的妖兽为其助阵,可怕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找来的那些帮手。”

  “可她是凶星,和她有关联的人能得好下场?”

  “所以这又带出汉武帝身边仅次于孝龙尉的另一大组织狼骑尉了,这个秘密组织里汇集了世上法术最强的一帮巫师、阴阳师,这些人足可以克制骆余氏的怨念,协助她将自身能力发挥到极致,如今孝龙尉和狼骑尉可都是存在的,虽然不可能再有百擒道士和骆余氏这样的顶尖人物,但与忍者相抗衡的能力还是有的,所以你们就放心吧,还不至于风头都让这帮鬼子抢了去。”

  说话间团部又来了一拨人接应装备和战友尸体,他们需要带我们回去了解情况,并将意图报告了马晶田,他没有丝毫反对,一口便答应了。

  这为我们去雷震家扫清了障碍,于是在部队接受过繁复的调查后我们立刻前往雷震家所在的城市。

  他家距离黄龙村确实不远,直接打车前往也就花了四百多块钱,雷震父母俱在,幸运的是他还有个妹妹,所以老两口不至于膝下无子,我们谎称是雷震的朋友,来此看望他们,留下了出路费外的所有钱,并依照雷震遗言做了满满一桌菜。

  正准备吃门铃响了,打开门打烂我脑袋也想不到居然会是马晶田和罗庆,我们顿时呆若木鸡,看来我们还是把禁区想的太简单了,他们管理的全是身份消除的死刑犯,派出去执行任务肯定要采取监视措施,所以当我们偏离了“航道”,老大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我估计自己要倒大霉,因为这点子就是我出的,他们都是从犯,只有我是主犯。

  而且对于一名死囚而言,惩罚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杀死。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不过能够完成救命恩人的意愿,也算值得了。

  在老人家里马晶田什么话都没说,神色如常的做了自我介绍,也冒充是雷震的朋友,甚至临走前还留下了一笔钱,下了楼我走到他身后低声道:“头儿,我知道……”

  他扭头对我嘘了一声道:“我正在听郭德纲相声,可招人笑了,你别打搅我,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我们四人上了另一辆车,没人知道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所以大家都是心有戚戚,这一路上我为自己死法猜测了无数种版本,越想越害怕。

  到军区我们上直升机飞往禁区,这一路马晶田也没和我们说话,自顾自的听着响声,时不时爆发出一阵欢乐的笑声,心情似乎非常不错,我又产生了一点侥幸心理,说不定他能原谅我这次呢?毕竟是为了战友,而非纯粹的跑出去休闲娱乐,人都是感情动物,甚至马晶田还被我感动了。

  想到这儿我心里一阵放松,踏上禁区土地那一刻马晶田还是没有理睬我们,但罗庆却板着脸道:“你们跟我来。”看他的表情,我原本抱着的侥幸心理顿时荡然无存,心里一阵阵发毛。

  我们进了作战区的会议室,罗庆关上门道:“坐吧。”

  坐下后我叹了口气道:“对不起领导,我也是因为兄弟的一句承诺,如果意味着触犯了禁区的相关规定,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看来你心里已经有数了?”罗庆面无表情道,他一直就是这么酷酷的,在禁区这么些天我从没见他笑过。

  “我……唉,这事儿不怨天不怨地,全怪我一人,和他们三个没关系,如果……”

  “处理意见已经出来了,所以现在不是你表白的时候。”

  听了这话我心顿时沉到了谷底,看来我必死无疑。

  罗庆挨个看了我们一番道:“也可以算是机会,禁区需要补充一个人,所以必须有人死腾出份额,这次你们和猛虎战队犯了相同的错误,所以各自出一人对打,活着的留下。”

  这是禁区最惯常使用的手段,我们也见过几次死囚的殊死相搏,非常残忍,人性中属于野兽的一面会在这场战斗中凸显的淋漓尽致,万没想到这种惩罚居然会落在我的身上。

  罗庆继续道:“参与这场战斗的人也已选好,猛虎那边是李琴,你们四人苟长青出战。”

  一句话我们所有人都愣了,我立刻起身道:“不行,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去替我受过。”

  “我不是与你们商量结果,我是通知你们这件事的处理结果。”

  “可是结果不公平。”我愤怒的吼道。

  “这里有公平吗?”罗庆一句话问的我哑口无言。

  沉吟不语的苟长青缓缓起身道:“别吵了,我承担所有责任,因为我是队长,无论战队出了什么问题,我都是第一责任人。”

  “既然如此,猛虎战队为什么不由李欣出战。”我继续怒吼道。

  “我和你一样想知道这个答案,但我不知道该去问谁?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准备一下,明天上午九点半准时开打。”说完他出屋而去。

  我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愧疚、惶恐、懊悔……真有自杀的心思。

  苟长青很镇定他笑道:“老二你也别难过,这件事错的不是你,只能怪咱没能管好自己,到了这种地方,可就不由自己说了算了。”

  “老大,我对不起你。”

  “千万别这么说,傻子都能看出来马晶田是故意这么安排的,为什么这样?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李琴可不像他名字那样文绉绉的,他号称禁区之王,因为从小在少林寺长大,一身横练的金钟罩功夫,即便在这样一个死囚组成的地方,也是无人敢惹的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