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64章 水牢怪人

第64章 水牢怪人

  我心里把马晶田的祖宗十八代操了个翻来覆去,就算我打了人犯了错,你一枪毙之也就算了,至于把我丢到这种肮脏不堪的地方活喂老鼠吗?这孙子和苏妲己是一个爹生妈养的,后者弄蛇吃人,他这用耗子。

  那些巨大的耗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我脆弱的小心脏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正在这时只听一个慵懒的声音道:“消停点吧,这些耗子真要能进来,笼子里还能留下这么些尸体?连衣服都不剩了。”

  这里居然还有活人?简直太出乎我意料之外了,只见肮脏不堪的石台上一个穿着黑色破衣的人坐了起来,他里面没穿衣服,皮肤白的吓人,我知道这并非是因为肤色好,而是被关押的时间太长,久不见阳光已经出现白化症状。

  在如此肮脏的环境中他居然处之坦然,这份心胸我佩服到五体投地,这就是传说中的“喘口气就成的”人生态度,一个人能修炼到这份上不算天才也是天才了。

  只见他一头乱发蓬松曲卷,就像非洲人一般,一张脸胡子拉碴,但脸型消瘦,乍一看就像本拉登,身体瘦的犹如柴火棒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似乎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或许是见我老盯着他,这人有些不快道:“喂,你老盯着我看干嘛?是因为我没穿衣服吗?我可不是玻璃。”

  我被他一句话说的啼笑皆非道:“你放心,在这种地方我可没心思想这种事情。”

  “讨厌。”他娘不唧唧的说了句,接着用破黑大衣将全身裹了起来。

  见到这么些耗子就足够恶心了,但和这个人相比它们还差点,我真想把笼子打开和那些耗子待一起,见我不理他,这人主动走到我跟前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龌龊心思。”

  我实在受不了了,高声吼道:“我他妈就是个流氓,也肯定对你没啥兴趣,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还是你本来就是个疯子?”

  那人一脸惊愕道:“何必这么愤怒?我知道你是刚刚下来的,嫌我脏,别着急,过个几个天你就和我一样了,关押的时间长了,说不定你一着急还真想****,到时候可别说我绝情决意。”

  我懒得和这个疯子说话,便不再理他,没想到他居然贴着我坐下,接着脑袋靠在我肩膀上,一股难闻的脑油味扑鼻而来“你他妈的疯了。”我一把推开他,贴边让了让,再往前一步就是水坑,我死都不愿意掉进这肮脏的水里。

  “看的出你嫌脏,如果没有跳下去的勇气还是来我这儿吧。”他满脸堆笑的对我道,而我却从他的笑容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淫荡。

  我被他逼的没法,咬着牙道:“你要是在这样,我可就要动粗了。”

  “和我动粗?你在开玩笑不成?”这人就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你别逼我。”我最后一次警告他。

  “来吧,打我吧,不要怜香惜玉,蹂躏我的身体,糟蹋我的自尊,让我在你脚下颤抖,让我成为你的奴隶……”他越说越不堪,我毫不犹豫一拳朝他面门打去,这人随手一巴掌扇在我拳头上,我顿感劲力全消。

  难道我的超能力又没了?想到这儿我深深吸了口气,猛然一拳朝他面门笔直打去,这个看似瘦弱不堪的人随手便将我的拳头握在手中,轰的一声,强大的冲击力震起水潭中的脏水,形成的涟漪迅速向四周扩散,那些趴在铁笼上啃铁丝的耗子顿时被激荡而起的水冲的无影无踪吗。

  这一拳的力量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居然能到这种程度,看的出他很震惊,当然我也震惊于他的力量,如此强力的一拳以他瘦弱的身躯是如何承受住的,我用力抽回手臂,却发现无论如何使力,根本无法挪动一下。

  他“咦”了一声道:“小子,你是跟谁的?”

  “罗庆。”

  “哦,难怪。”接着他又摇头道:“那也不对,看你这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看你一身骨瘦如柴,也不该有这么大的气力。”

  听了我的话他放声大笑道:“没错,咱们都属于天赋异禀的人。”说罢送了我的手接着几脚将石头上的死尸踢进水潭里指着沾染尸液的石阶道:“坐吧,算你幸运。”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是天时地利人和,这就是我的天堂,也是我的地狱。”他笑着道,此时的笑容也有些勉强。“还是你说说吧,为什么会被马晶田放逐到这个鬼地方来。”

  人对于能力强于自己的人总是会有天然的膜拜,于是我将一切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他连连点头道:“原来是因为打人,那个叫李琴的胖子练过金钟罩是吗?”

  “没错,但还是禁不住我的拳头。”说这话时我内心不免有些沾沾自喜。

  “是吗,看来你拳头挺硬的,能到这份上吗?”说罢他忽然一拳捶在石壁上。轰然一声巨响,坚硬的石壁上顿时出现一个大窟窿,飞起的石屑犹如飞镖一般四下飞溅,我脸上被划出无数细小的伤口,耳朵也被气浪震得暂时失去听觉。

  我立刻明白这个看似瘦弱无比的人其实身具异能,他则不阴不阳的望着我,那一刻我突然福至心灵,翻身跪拜在他面前道:“老神仙,您收下我吧,我做牛做马侍候您。”

  “做牛做马不需要,你只要愿意当我老婆就成,我是个小攻,你愿意当小受吗?”

  一句话问的我瞠目结舌,不过我也知道以他的能力随便怎么糟蹋我,只要他愿意都能做成,问我只是出于“礼貌”,不过无论如何出卖色相这事儿是我做不出来的,做人必须得有底线,这就是我的底线。

  见我犹豫他哈哈大笑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男人吧?”

  听了这话我高悬的心脏顿时放回原位道:“您可真爱开玩笑,我、我差点被您吓死。”

  “我是男女通杀。”一瞬间我心脏又悬了起来。

  “老神仙,您……”

  “哈哈,我不吓唬你了,起来吧,我可不是什么老神仙,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见着本事大的就想拜师学艺?”

  “马队将我送来必然是……”

  “别乱猜,马晶田这王八孙子的脑袋没人知道他咋想的,不过你掌握一个原则,别把他当好人就行。”

  “是,还没请教老神仙尊姓大名。”我学着武侠小说里的语气道。

  “咱们别来这一套了,还有称呼我千万别用神仙,我连神仙JB都算不上,我的名字叫黄天仇,一定不要在马晶田面前提这个名字,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的。”他道。

  “难道您两位有仇?”我忍不住自己的三八之心,毫不犹豫的问出口。

  “我和他仇大到你难以想象的程度。”

  “您愿意说吗?”

  黄天仇脸上那玩世不恭的表情逐渐消失了,他叹了口气道:“我强奸了他的老婆。”

  一句话说的我目瞪口呆,这也太直接了,怎么连这种事情都直言不讳的往外说,还是说给我这种身份的人听,万一要是传出去让马晶田知道了还不得杀了我灭口。

  我勉强笑道:“您太幽默了,我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人没必要隐瞒自己犯下的过错,不过对于马晶田我没啥好道歉的,我错在不应该伤害无辜的女孩,这是天大的错误,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把自己关在这种地方不愿出去了?我是在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