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66章 孝龙尉

第66章 孝龙尉

  我听了这话心顿时沉到了盆骨,以他如此高的资质修炼了三十年只不过刚刚升入第二境,这要修到九境之后需得多少天?练成老妖怪也不成啊,我还有啥念想,回去好好念书写字吧,看来习武这行不适合我这种人。

  正自暗中沮丧,黄天仇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微微一笑道:“小伙子,千万不要想得太多,无论是经商、为官还是我们修习武功心法切莫太贪,需得明白高处不胜寒的道理,虽然一二境只算元力入门,但放眼世间一般人以远不是你对手,练武之人得明白一个道理,独孤求败不过是亿万人中一翘楚,这种地位勉强不来。”

  “可是对那些忍者呢?我能不能战而胜之?”

  “你老惦记着他们何必呢,从根上说都是同志,不过你一旦入了元力境,即便只是初境,对付那些忍者绝对绰绰有余,什么蜈蚣长老一刀斩,他的劲气只能对人体造成伤害,你看我的。”说罢他两指对准石头地面轻轻一弹,只听嗤嗤作响接着哗啦一声轻响,石阶暴起一堆碎石屑,出现了碗口大小的坑洞。

  他这小露一手却让我叹为观止,因为我觉得二距离九实在太远,可没成想仅仅是个“二”,也足足赶上黄老邪的独门秘籍“弹指神通”了,这我要是练成了,岂不是杀人于无形?

  一想到这儿我顿时又燃起了热血,黄天仇道:“小伙子,我可以传授你元力的修炼法门,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您说,上刀山下火海……”

  “不需要你如此悲怆,总不能元力未修,身体先残了,这件事很简单,出去后你找一个叫万馨萍的女人,告诉她就说黄天仇已经死了,让她不要再记恨我。”

  “可是她人在那儿?”

  “就在禁区这片地方,准确的说是在马晶田的房子里。”

  我倒抽一口冷气道:“师父,您这是还惦记着她呢?”

  “因为强奸了她,所以还有何面目去见她是吗?”说到这黄天仇笑了,但这次的笑容里充满了苦涩,他呆坐良久才道:“我知道马晶田是你的领导,而你不过就是一个死囚,这件事我不要求你必须办成,总之有机会你把这条消息告诉她就成,人不能怀着愤恨过一辈子,希望她能解脱自己。”说到这儿黄天仇就像被人抽了脊梁骨,委顿在石阶上。

  我担心他心情太坏,耽误了“教学工作”,道:“您放心,这件事我指定办成,不过话又说回来,您和她距离的也不远,迟早都能见上面,到时候……”

  “不会了,我永远都不会让她见到我。”他用低沉的声音道。

  之后黄天仇便陷入了沉思中,我也不敢打搅他,陪着他干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顶上吊下来一个竹篓,里面装着两盆饭,在如此恶臭的环境里要能吃下去东西这意志力可真是杠杠的,然而黄天仇便端起碗吃了下了去,虽然看似心情沉痛,但并不影响他的食欲。

  “禁区是由死囚组成的,所以你们教官是什么样一群角色,这你都知道吗?”

  “他们应该是优秀的军人吧,比如说特种兵之类的。”

  黄天仇笑了道:“特种兵在他们面前不过就是一群小学生,这些人全都是如假包换的孝龙尉,在秦皇汉武时期汉族人口可远没有今天这么多,所以一旦到了打仗的时候,便会征集一些死囚犯人,作为敢死队冲锋陷阵,而这些人大多因为没有后路所以打起仗来浑不怕死,军队将帅因为这得到了好处,所以孝龙尉挑选补充力量的渠道有两种,最重要的是他们自己的后人。因为孝龙尉里有绝大一部分人身居异能,所以血统纯正非常重要。其二就是死囚,从古至今莫不是如此。”

  “可是怎样的死囚才有资格进入孝龙尉呢?”

  “这点只有马晶田知道,虽然他武功技能样样皆不如我,但心思计谋却远在我之上,所以孝龙尉遗老团的长老们都挑选他作为我师父的接班人,专事挑选有资格晋升孝龙尉的死囚犯人。”

  “是吗?那么进入孝龙尉后能有啥好处?”我怦然心动。

  “这个得根据你的思想觉悟了,如果你是本着为人民服务,为国家付出的心态加入,无论遇到多危险的状况,多凶险的敌人那都是无比荣耀的,否则还真没啥好处。”

  黄天仇这句话就像是冰块,瞬间冰冻了我的热情,他看出我脸上带分明的失望神色便拍了拍我肩膀道:“凡事都有过程,层次最低的孝龙尉当然只能干最危险的活儿,得到最少的报酬,可是一旦你得到遗老团的伤势,混进他们当中,那可就是风生水起,无往不利,你别看那些官员领导的很牛逼,在孝龙尉那些有身份的遗老面前,不过就是一帮孙子,他们甚至有权利影响一个高级别官员晋升。”

  “我勒个册的,按您这么说,孝龙尉遗老团是一帮超级牛逼的人物。”我口水差点淌下来,因为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FBB,如果我手中真掌握了权利,非得在干她几炮,那娘们真香。想到这儿我不禁暗中硬了。

  “那当然了,孝龙尉自古至今就是最高统治者身边最为重要的守卫力量,或是对敌最重要的王牌,这样的人就算是最高权利也得对他们做出妥协,何况一帮受命于人的官员,所以想要成为人中龙凤,一得看你自身造化。二得看你后天努力。”

  “那么您觉得我自身造化如何?”

  “你的造化当然好极了,将死之身却被挑选入禁区,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凡人躯壳却有神力,这叫天赋异禀。一个人同时遇到这两大造化难道还不够好?我可断言,如果你后天足够勤奋,进入遗老团指日可待。”

  他这句话说的颇为诚恳,我听了心里一激动便忍不住将百合子的遭遇说出来,没有丝毫隐瞒。

  听罢他连连点头道:“难怪如此,我说你力气怎么大的如此程度,不过这样更说明运气过人,兽王之心有多少人觊觎在侧,却被你吞进肚子里,这可是天大的幸运。”

  “可我总觉得这不是真本事。”

  “本事只有高低,没有真假,秘术修炼必须借助神器、神药甚至神人,否则你如何突破生理极限去修炼常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的境地?我之所以练了一辈子始终只在初级徘徊就是因为无法得到类似于兽王之心这样的神物,造化,真是造化。”黄天仇说这番话时满脸都是羡慕神色。

  “还有一点,百合子里的人根本就不是靠科技塑造出来的,他们就是一群秘术修炼者,虽然修炼之法和元灵二力不尽相同,但道理是想通的,所以每一队死囚战士都会被派往那里,算是入门考试吧,所以你想想那场任务,是不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原来是您说的这样。”在我心里积攒了多日的疑问瞬间烟消云散。

  “可是黄果森林里确实有岛国人做生化试验的痕迹存在,这应该不是假装的。”

  “没啥好奇怪的,你相信秘术就有人相信科技,确实也有依靠科技增强自身能力的人,这两者间并不冲突,只是秘术修炼无穷无尽,甚至可以跨越生死轮回,而科学是有其瓶颈的。”

  我点点头道:“看来我们所经历的任务,无非就是围绕着修炼与改造展开的。”

  “没错,在这个世界上,自身不具备强大的力量,一切都是浮云,那看似美妙的景象,或许别人一口气就能给你吹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