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68章 白化巨鳝(2)

第68章 白化巨鳝(2)

  隔着铁笼我看的特别清楚,一般黄鳝的眼睛只是一条缝,但是它却把眼睛睁开了,滴溜滚圆,闪烁着红光,贴着笼子边的眼珠正对着我,黢黑的空间那颗惨白的脑袋和鲜红的眼珠就像是从地狱里窜出的魔鬼,分外扎眼。

  很快我鼻子里就闻到一股犹如腐尸般的恶臭之气,因为此地过于黑暗,仔细看才发现是黄鳝嘴里喷出的一股淡淡的黑色烟雾,看来就如黄天仇所言,黄鳝在这片污浊的环境生存太久,早已变成了一个大毒虫,如此一来我和它的PK,又多了一层隐患。

  只见那些掉落水中急速逃窜的耗子游出没多远便纷纷中毒身亡,漂浮在水面上成了一具浮尸,洞里黄天仇的声音响起道:“你现在知道这些人是如何死的了?”

  黄天仇轻描淡写的道,接着又补充道:“被关入水牢的死囚犯,你是第一个能活到现在的人,我估计和万兽之心有一定的关系,可你如果继续这样傻站着,用不了多一会儿一样会死。”

  听了这话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忽然觉得脑子一阵阵发懵,只听黄天仇冷冷的道:“你是在等死吗?”

  “我、我打不开铁笼子。”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借口。

  “唰”的一声,黄天仇虚空弹了几下,只听哗啦一声,铁丝网整整齐齐落下一块,顿时出现一个正方形洞口,不等掉落的铁网沉入水中,白化巨鳝便顶着钻进洞来,它狭长的身躯无法在这片狭小的区域抻直,便卷成一个圆形的白圈,绕着我所立足的水洞一圈圈的转,也不知是啥意思。

  黄天仇很淡定,盘腿坐在石阶上一动不动,我是真受不了,咬牙闭眼举起拳头对准巨鳝的背一拳捣下,然而它浑身粘液,滑不留手,我拳头沾到它背就滑入水里,轰的一声溅起老大一片水花。

  巨鳝怒了,腾身从水里钻出带起一片水花,那白茫茫狭长的身体乍一看还真有几分蛟龙出水的意思,眼看着粗大滚圆的身体,我毫不犹豫出手捣在巨鳝身上,然而它身上滑的根本就不着手,我拳头一沾就偏出一边,眼看巨鳝硕大的脑袋对着我我张开它那张又黑又臭的嘴巴笔直落下,瞬间就会将我整体罩入它的体内。

  危急时刻我四肢百骸忽然咔咔作响,小腹中瞬间凝结而成一股热气,而此时巨鳝的脑袋已经快到我脑门顶,嘴巴里丝丝漂浮的黑气衬托的它活脱脱就是个妖怪,难道我真的遇到修炼成妖的野物了?

  带着这样的想发它噗的一声完全罩在我的身上,本来就以足够黑暗的空间,顿时变的无一丝光亮,当然我现在身处的环境不仅仅是黑暗,还有闷热、缺氧、温臭、我身上就像套了一件非常紧致的紧身衣勒的我几乎要翻白眼。

  而我甚至感觉到了耗子爪子在我脑袋上一下下的踢蹬着,刚才落入它肚腹里的耗子居然还未死绝,这可太令人感到恶心了。

  毕竟我的身体比耗子大得多,巨鳝无法将我一口吞之,生下来的半截的身体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它缓慢的向下蠕动身体,嘴部在我腿上的碰触,又麻又痒,恶心的我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用力撑开双臂,想将它身体撑开,只是如此老物,身体早已坚韧犹如血蚕丝网,岂能用手破开。

  所以僵持了片刻,我只能松了手,与其累死自己,被它活活吞下肚子,还不如找到破绽,给它来个致命一击。

  可问题在于它的破绽究竟在哪儿?

  巨鳝还在不停的往下蠕动,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已经过了我的膝盖,此刻我整个身体还剩两条小腿在外面,而浑身皮肤也变的又麻又痒,我知道这是被它体内的毒素污染,已经出现溃烂症状。

  在这极其危险的关头,我却忽然有了一点疑问,那就是看巨鳝的体型只怕有上千斤的份量,可我不但完全承受,甚至没有丝毫负重感觉,难道这与我肚腹中的热气有关?

  一想到这儿我只觉得那股气团越积越大,瞬间朝我四肢百骸流淌,蓦然间我只觉得精力充盈,浑身上下积蓄着一股强力,急切的想要破体而出,于是毫不犹豫再度展开双臂,一下就将黄鳝身体撑开,它紧紧裹着我的口部也不得不张开,光线和新鲜空气顿时透了进来。

  我猛然吸了一口气,活气注入就像在烈火中泼了一勺油,让燃烧的烈火更加旺盛,而我的气力也在一瞬间到了“爆棚”的程度,毛孔似乎都有气流喷射而出,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暴喝,硬生生将卷裹着我的巨鳝身体从身上扒了下去,就像脱了一件比我身材小几号的套头毛衣,顿时整个人都感到舒坦了。

  巨鳝庞大的身体被我生生顶开重新砸入水里,轰的一声大响,震起的大片水花中夹杂着许多人和动物的骸骨,看来这些年甭说被它活吞,就是毒都毒死了不少人。

  黄天仇道:“别嫌水脏,不下去沾点水,你很快就会烂成一堆肉泥。”

  我心里一凛没有丝毫犹豫,纵身跳进了脏兮兮臭烘烘的水潭里,水位还不低,一直淹到我的胸口,此时只觉得面部皮肤越来越痒,再也顾不得许多一闷头便全泡进脏水里,当凉水沾湿我的身体,刺痒难当的感觉顿时便消失了。

  当我再度钻出水面,只见巨鳝已经绕着石阶围成一圈,它硕大的脑袋对准台阶上坐着的黄天仇,似乎想对他发动袭击,但黄天仇不停弹动手指,一下下的劲气弹射在巨鳝的脑袋上,虽然不会造成致命伤,但也打的它脑袋一缩一缩,所以不敢进一步靠近,之后似乎是感到我的存在闪烁着红眼一般的怪脑袋猛的转向我,距离我的胸前也只有一两米的距离。

  嗖的一声,水面两边分开,巨鳝雪白的脑袋瞬间从黑水中窜过,逼近我的面前,如果不是服用了兽王之心,就凭它的速度我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但此时看的清清楚楚,拳头从水下挥出,带起一阵水柱,也不知道是水柱托起了巨鳝的脑袋还是我拳头的威力,它再度被打的脱离水面向上直飞了有七八米的高度,这才落回水中。

  即便它再抗打,受了如此重击也难以承受,浮出水面后晃动了几下脑袋,震起的水珠四下飞溅,山洞里就像下了一场雨。

  我真盘算着如何给它来个致命一击,巨鳝停止了晃动后再度望向我时双眼中的红光已减弱不少,它脑袋猛的抬起向后缩去,那动作就像是怕了我,可不等我沾沾自喜一下,赫然只见它微微张开的嘴巴黑烟逐渐变浓厚,我还没明白发生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听黄天仇大喝一声:“不好。”水声激荡中他跳到我身前。

  只见巨鳝脖子猛然粗了一圈有余,黄天仇赫然一声怒喝,举起双拳捶在水中,哗啦一声爆响,我们身前腾起一片水幕,就像一道玻璃墙将我们和巨鳝隔在两边,与此同时巨鳝头往前一伸,张开硕大的嘴巴一股浓烈的黑烟冲我们喷薄而出。

  我这才明白黄天仇造出水墙的目的,原来他知道巨鳝会喷射毒气,可还没等浓厚的黑烟扩散,猛然一颗血红的巨蛇脑袋刺破水墙,穿入黑烟之中,只见那股黑烟忽然变成两股细长的“黑箭”,翻翻滚滚被血红的巨蛇吸入鼻子里,它猛然抖了抖脑袋,那动作就像老烟鬼刚刚吸了一管成色极好的“福寿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