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69章 火龙珠

第69章 火龙珠

  这可要了我的亲命,一条巨鳝已经弄得我们焦头烂额,何况又来了一条巨蟒。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巨型蟒蛇,甚至比玄天水洞那条金蟒还要粗大,而且通体呈鲜红的颜色,就像刚刚从浓度极高的血水中泡过一般,浑身鳞甲又粗又厚犹如钢铸,硕大的蛇头呈扁平的三角状,这还是条毒蛇。

  它又长又粗的身体从上部一处山洞中钻出,至少有二三十米的长度,我简直怀疑这是一条未幻化的蛟。

  蛟据传说是龙和蛇交配后产生的,历史上很多正史资料都有对于它的记载,当然也有很多神话传说,蛟和蛇最明显的差异有两点,一是头上生独角。而是身体要比蛇粗长不少,眼前这条红蟒虽然未生独角,但体型过于庞大,如果这是条蛇,那得生长多少年?

  黄天仇震起的水幕散落入水潭,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千万不要发出声音,而白化巨鳝吐出的黑气被红蟒吸入后在水里的身体便开始痉挛一般抖动起来,身体周围激起无数细小的水珠,发出“唰唰”声响。

  它就像被抽走了魂魄,虽然还有一口气留存在体内,却一动也动不了,只见巨蟒扭转身子那鲜红巨大的脑袋对着我点了三点,我也不懂是啥意思,难道是和我客气?

  想到这儿我也点点头,算是回礼。

  然而它猛的张开血盆大口,我下意识就要挥拳自保,黄天仇一把按住我拳头道:“别乱来,这可是一条火龙。”

  红蟒冲我发出一声尖利的啸叫,音波卷起气浪一阵阵穿过我的身体,我拼尽全力才能勉强站住不被冲倒,伴随着“冲击波”的则是一阵阵奇异的香气,接着只见巨蟒体内涌出一股透明的粘液,就像口水一般,随即它的脖子也是瞬间变粗,接着“呕喽”一声,一颗浑圆如鸡蛋般大小的柱子被一团粘液包裹从红蟒的喉头中吐了出来,顿时一股奇香无比的气味散发开来,我伸手就将珠子皆在手里,顿时一股清凉感顺着我手往身体四周蔓延。

  吐出珠子后红蟒又点了三下脑袋,狭长无比的身躯缓缓缩回高处山洞中不见踪迹。

  黄天仇叹了口气道:“我就说你小子福泽厚重,但还是没想到能厚实到这份上,收你做徒弟,我真感觉压力巨大。”

  “师父,这是什么玩意?”如果这颗珠子不是从蛇嘴里吐出来的,就凭这股香气那也是稀世之珍,不过从毒蛇嘴里出来的不可能是好东西,说不定就沾有剧毒。

  “这是……”轰的一声,浑身抽搐不已的巨鳝就像是疯了一般纵身而起再度朝我冲来,我本来不及多想顺手向前推去。

  “嗖”的一声巨鳝就像狂风中被吹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出狠狠撞在铁丝网上,接着摔入水中,那庞大的身躯震出臭水溅了我一身,片刻之后巨鳝雪白的身体缓缓飘出水面,一动不动俨然已死。

  我擦了一把脑门上的臭水和汗水,暗中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满意,看的出黄天仇似乎也对我的能力非常满意,他指着石阶道:“上去吧,我告诉你这颗珠子的来历。”

  “那条红颜色的巨蟒其实不是蛇,准确的说并非地球生命,火蟒最早是被空间站的宇航员所发现,他们在运行的过程中,在特定轨道的太空中见到了一条漂浮着的类似蟒蛇的红色巨型生物,经过计算体长大约在一百五十米左右,这就是著名的“红色怪蛇”事件,当时世界各国以为发生了生化灾难,但是取得死物身体组织分析后才发现它的DNA排序和蛇类完全不同,根本就是南辕北辙,而如此巨大的生物如果是地球生物不可能不被发现,所以这并不是地球生物。”

  “但奇特的并不是火蟒本身,而是它与南极地宫大门入口的雕塑完全一样,据说地宫入口就是一条巨大的张开嘴巴的火蟒头部雕像,在之后我们加大了寻找火蟒的力度,随后确实发现了一些活体生物,只不过体型都很小,容易被人误以为是红色的蟒蛇。”

  “禁区得到的这条活体标本便被饲养在此,这座山洞里真的很奇特,待长了你就会发现各种各样神奇的生命,比如说这条火蟒,我总感觉它是一条懂得自我修炼的妖物,因为它总是采补其余生命体的精华,比如说那条巨鳝它自知远非你敌手,喷出这口毒烟自然是倾尽全力的最终杀招,所释放而出的自然也是它体内的精华,但最终被这条火蟒轻易盗走,类似世间五年前也发生过一次,就是洞里那些耗子,这些巨型老鼠曾经是由一只鼠王带领的,鼠王大如成年公狼,嘴巴犹如鳄鱼一般又长又宽,长满利齿,它在时整日与巨鳝缠斗不休,那时此地就是耗子的天下,巨鳝轻易不敢踏足,可就是在鼠王到了一定年岁,身体再度出现幻化之象时,我亲眼看到这条火蟒趁鼠王休息时吸光它体内精血,这种行为就叫盗取命终,因为动物和人一样,其实都懂得修炼法门,每当到了一境终极,将要向下一境勇猛精进时必会集中全身力量,冲开命中关卡,这就叫一命终,每当这时就是它全身力量最强大,却是注意力最薄弱之时,火蟒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一点,就像强盗一般突然闯入,抢走修炼者的命终,所以在这个洞里修炼面对的不光是未知生物的突然袭击,最危险的就是如强盗一般的火蟒,不过这怪物特别有灵性,懂得知恩图报,你让它得了巨鳝体内的精华,它还你一颗火龙珠。”

  没想到这东西还是个宝物,我也没想到获得此物的过程居然如此曲折,道:“火龙珠对我而言有什么作用呢?”

  “作用可太大了,有了这东西寻常的毒蛇、毒虫对你可没有丝毫威胁了,还有一般的毒药,甚至化学毒剂,辐射这些玩意全部无法伤害你的身体,对于一个想要修炼元力的人这可是至宝,仅次于火蟒血。”

  “它的血液有啥作用?”

  “那作用太大了,一条火蟒长到这种程度你想想吸收了多少命终?它的身体就是个十足百宝囊,如果你能喝了它的血,再配以兽王之心,你将无敌于天下。”

  “是吗?那您为何不宰了它喝血呢?”

  “得打过它才成,火蟒虽然性格温和,但身具灵性的动物你可别招惹它,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师父,您怎会知道这么多?”我敬佩的道。

  “禁区有专门负责调查这类奇特生命的部门,而我曾经就是这个部门的负责人。”

  一句话说的我长大了嘴巴道:“啊,还有这样一个部门存在?”

  “当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自古以来就有兽化成妖的传说,你可以说这是神话故事,空穴来风,但信则有,而我们本来就是修炼密法之人,所以坚定的相信这世界上必有这种神奇之物,事实上我们所料不差,这些年已经找到很多类似生命,如果将来你有机会被调入这个部门,就会知道这个地球到底隐藏了多少不可思议的秘密。”

  “这种好事我是不敢想了,只是想请师父传授我修炼元力的奥秘。”

  “你先把火龙珠收好了,这东西为天下奇珍,一定不要外露,否则必然招来杀身之祸,这些杀手不光只是人,甚至会是一些精怪,你可得记住了。”说这话时黄天仇面上似乎浮现出一股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