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72章 上古四门

第72章 上古四门

  我这算什么?出师未捷身先死?想到这儿我不自觉的双腿发软,黄天仇看在眼里微微摇头道:“就这一句话你便吓成这样?元力乃是世间首屈一指的纯阳之气,何所谓天赋异禀?除了兽王之心,除了你聪明的脑袋还有就是勇猛过人的胆量,甭说只是听说有危险,便是真有危险又何所惧?哪个真英雄不是在战火硝烟中屹立不倒,强敌悍匪前绝不退缩的?就凭你这点,即便有八重之境,也不会有太大作为,除非你只是把目标放在普通人身上。”

  我被他说得无地自容道:“师父,我真以为自己修炼遇到了魔障,所以……”

  “当然,你确实也有这方面的危险,元力修炼勇猛精进,这是好事,但凡是都有度,如果用力太过对于身体会有巨大损伤,甚至让人在一瞬间爆裂,所以元力修炼之后你得到的能力虽然神奇,却绝不是你的玩具,记住了?”

  “是的师父,我记住了。”

  “这就是使用元力的道理,十成元力你最多可用七成,因为体内真气就是你的命气,一旦全部使出,你也就没命了,如果不打算与对手同归于尽,需得记牢这句话。”

  “是。”

  “还有,你现在已入重元境,整个禁区除了我,没人是你对手,你不过是一个死囚,千万不要让马晶田看出这点,否则你会死的没人知道,这也是我为什么说你可能命不久矣最重要的原因。”

  我心中一凛道:“师父教训的是,我一定牢牢记在心里,绝不做那只出头鸟。”

  “好,元力一界各大门派林立,想要光大我暴风门谈何容易,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丝毫可能,所以没有十足把握,千万不要跳出来与天下为敌,这是基本生存之道,也是师公临终前嘱托我的话,你记住了?”

  “是,徒儿记住了。”

  “好,今天他们会接你出去,凭你现在的能力,执行禁区安排的任务不会再有风险,最大的危险却是来自你本身,一定要切实做到自己说的话,无论何时何地,千万不要做那只出头鸟。”

  黄天仇谆谆教诲让我非常感动,说实话喊他师父不过是为了学武功,可轻易得到自己需要的我甚至觉得有些后悔,觉得不值,但在黄天仇一番殷切叮嘱对于我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或许他真的把我当成了儿子,想到这儿我诚心实意的回答道:“师父,无论将来我身在何地,您的话我一定牢记在心。”

  “嗯。”之后他没在说话,过了很久却又叹了口气道:“本来为师担心你年少轻狂,这件事本不想说,但你既然是暴风门下弟子,便有权利知道,暴风门原本是上古风云雷电四门之一,这四大门派守护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如果找到便可纵横天下,无人能敌,如今上古四大门派只剩我们暴风一族,若是将来天可怜见给你机会,一定要找到这个大秘密。”

  光凭嘴巴说我根本无法了解“上古四大门派”的含义,不过对于那个可以使我纵横天下的“大秘密”确实非常感兴趣,便问道:“师父,这个秘密是什么?”

  “不知道,这是听你师公说的,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

  我不禁皱眉道:“什么都不知道,这事儿该如何做呢?”

  “算了,在这之前你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能在有生之年把这些事情搞定就很不简单,至于上古四门,说不定只是一个传说,何必当真。”

  “肯定不是传说,否则咱们暴风门从哪来的?”我不解的问道。

  “说的也是,总之这件事你知道就成,但是一定集中精力做好眼前事才是正道,否则就是大傻瓜。”

  说话间电梯嘎嘎作响,由上而下,黄天仇道:“进来的死囚都是孝龙尉的后备力量,没人活着出去,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还有就是不要透露我们之间的关系,那只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是。”虽然相处时日不长,但真要离开他我忽然觉得一阵难受,跪在他面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道:“拜别师父。”

  他点点头,脑袋埋进衣服里乍看就像一块石头。

  升降梯的士兵下来后看到眼前状况有些诧异道:“这是你弄得?”

  “不是,这里有一堆耗子和这条巨型黄鳝打架,弄成这样的。”士兵看着巨鳝的尸体,吓的面色苍白,立刻拉我上梯子向上而去。

  走出水牢的一刻我被阳光晃得眼前一阵发白,下意识的用手遮住脸,很快光线变暗了,我还没明白咋回事猛然一拳打在我脸上,我猝不及防被这力道十足的一拳打的腾空而起摔出几米才落在地。

  在我全神贯注,这一拳无论如何不可能打在我身上,但一来我被阳光刺眼,二来身入重元境,虽然告诫自己要低调做人,但内心不免意气风发,没想到刚刚脚踏实地便受了一次教育。

  不过体内真气流转,犹如套了一层隐形的盔甲,打伤我是完全没有可能,坐起身子只见一条老粗的腿劈面踢来,不用看脸我都知道是李琴,不闪不避硬生生挨了一下,顿时又腾空而起摔倒在地。

  虽然姿势比较狼狈,但一点不疼,不过鼻子还是流了血,李琴这孙子没完没了的又来了一脚,我假装吓的大呼小叫,身子往后退时暗中抄住他踢来的腿借力一拉。

  “咔嚓”一声,李琴一个大劈叉结结实实坐在地下。

  他整个脸瞬间扭曲,憋了半天才“嗷唠”一声喊出嗓门,我知道他一定疼疯了,虽然感到解气,但暗中也有些害怕,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站起身。

  猛虎队其余三人立马赶到他身边不等人扶,李琴大吼一声道:“别乱来,我腿骨头断了。”

  我假装无辜道:“这不能怪我,我、我差点被他打死。”

  “你麻痹把人弄成这样还恶人先告状,我弄死你。”李欣愤怒的吼叫着冲我跑来。

  人影一晃卢宇凡拦在我身前道:“你们想以多欺少是吧,我陪你们。”

  不知道为什么李欣看到卢宇凡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畏惧神色,身形顿时停住指着他道:“你们别仗着自己能打就能乱来,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我给你个JB交代,有种你来,我就一个人陪你们练。”卢宇凡狠狠一口啐在地下。

  对方没人敢上,这也不奇怪,毕竟他身上有了德西族的密咒,对付这些人来多少都是白给,看来这些天猛虎战队的人必定吃了他的亏,否则哪会知道怕呢。

  忽然一阵劲风逼近,我能清楚听见空气中因为劲风四射而产生的细微摩擦声,只见猛虎队的教官刘白云疾步上前,忽然整个人跃入半空,劈面打出一拳,虽然他是教官但卢宇凡毫不退缩,举起双手硬生生架了一拳,两人三拳相抵嘭的一声大响,身前空隙处蓦然腾起一股白雾,刘白云稳稳站在地下,卢宇凡连退几步在我面前,我伸手抵在他尾椎骨处,猛然觉得一股大力涌来,看来刘白云震怒之下已经用了元力。

  如果我以元力相抵,夹在两股力量中的卢宇凡必定身负重伤,只能催动真气运转,将逼入的元力吸入体内,通过意念引导至左手尽数释放在土地中,以至于气竭时地上有一个清楚的人手印。

  卢宇凡并不知道对方的厉害,低声咒骂着还要上前拼命,只听马晶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道:“看来闻天际和李琴之间必须得死一个,没事的都让开,让他两决个生死,否则没消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