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惊魂夜(2)

惊魂夜(2)

  车到太原,满箱汽油已经消耗大半,见到服务区,阴阳脸就把车开进去加油,几个山西人轮换着上厕所。阴阳脸把憋了好久的尿放出去,人轻松了不少,却猛然觉得不大对头。

  这一路行来,几次在高速公路服务区上厕所,那女人都没趁机方便方便,而且车里坐满了人,又开着暖气,那女人的红帽子和大红围脖始终没摘下来过。

  回到车上,花白头发还没回来,阴阳脸便对那女人说:“大姐,你也不去上个厕所啊?”

  那女人还没回答,她身边的矮个子先说:“给垫着尿不湿呢。我们都是大老爷们儿,带着她上厕所太不方便了,你说是去男厕所还是女厕所?没办法,将就一些吧!”

  阴阳脸恍然大悟,谁赶上这样的事,也都只能让那女人尿在尿不湿里。但那女人一动不动,低着头歪倚在后座上,瞧上去要是没有两个弟弟在左右支撑,她一准儿会倒下来。阴阳脸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矮个子说:“我哥去买吃的了,师傅你回避一下好吗,我们哥儿俩给我妹换一块尿不湿。”

  阴阳脸见人家这样说,只好下车避嫌,心里嘀咕那高个子的山西人一路阴着脸,一句话都没说过,莫非是个哑巴?隔了一会儿,花白头发拎着一个大塑料袋回来,见了阴阳脸就说:“委屈点儿,山西运煤的大货车太多,我怕后面的路会堵车,咱就别在餐厅里吃饭了。我买了吃的,咱就一边赶路,一边填填肚子算了。”

  车开出服务区,又朝临汾方向驶去。花白头发取出面包夹香肠,分给几个人充饥,阴阳脸肚子也饿了,嘴上客气一句,接过来就吃。车厢里酱牛肉香气四溢,香肠里淀粉却很多,阴阳脸一边吃一边暗骂:老醯儿,果然抠门,藏着上好的酱牛肉不拿出来,用碎烂肉做的香肠穷对付!他肚子里有了食,脑子活泛起来,发现几个男人都在大嚼,唯独那女人依旧坐在那里,不吃也不动。

  阴阳脸刚想从后视镜再看一眼,就听见背后那女人嘟囔一句:“还有多远啊?”

  几个山西人只顾大嚼,都没搭话,阴阳脸觉得不合适,使劲咽下嘴里的面包说:“我也是第一次跑这条路,不熟。看公里数刚跑了一半,还有五百公里呢。”

  那女人没再说话。出租车再往前开,就遇上了堵车,前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龙,几乎都是运煤的晋牌大货车,密密麻麻塞满了只有两条车道的高速路。起初,阴阳脸还仗着车小,循着大货车的缝隙往前硬挤,挤出几百米之后,前面再无间隙可过,只得老老实实等着了。堵了半个小时之后,再看后面也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龙了,一点儿挪移的余地都没有。

  又堵了个把小时,车龙开始以虫爬的速度缓缓向前移,十分八分钟里也没移动出几十米。光耗油不走路,阴阳脸急得要命。那几个山西人看起来比他还急,花白头发几次三番下车打探,都没探出堵车的原因,回来就是长吁短叹,直说这下天黑前赶不到家了!

  阴阳脸正烦躁中,只听那女人说:“我有点儿渴。”

  后座矮个子就说:“妹子,忍着点吧,喝多了水又尿,不方便。等你渴得忍不住了再喝吧。”

  那女人就没再说话。

  阴阳脸担心那女人的屎尿弄脏车座,有心提醒那几个山西人,又始终觉得不好意思,再想既有尿不湿垫着,冬天里穿的衣服又厚实,拉尿也不大可能渗出来,干脆闭口不谈。几个人都放下车窗玻璃,在车里抽烟。

  这一堵耗去了好几个小时。等道路终于疏通,出租车驶出大运高速的临汾出口时,天已经快黑了,还下起了大雪。出租车的里程表上显示,已经走了大约800公里。

  山西人说,要去的地方在深山里,奔黄河方向,是个还用羊皮筏子的小山村,还有20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盘着吕梁山走,不大好开。

  阴阳脸开了这么久的车,已经很疲乏,怕自己犯困,索性打开了收音机,听听音乐。此刻收音机收到的已经是山西当地的音乐节目,一首山西民歌《六到你家》:

  第一次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爸爸打了我两呀么两烟袋;

  第二次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妈妈打了我两呀么两锅盖;

  第三次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家的大黄狗咬我的裤腰带;

  阴阳脸觉得十分好笑,忍住了没说,要不是车里有个女的,他一定会感叹这民歌的歌词隐晦。这首歌听完,阴阳脸精神头儿好多了,全神贯注地继续开车。

  第一眼看见吕梁山,就是满眼的碎石头,在天津开惯了车的阴阳脸领教了吕梁山的厉害。一边是山壁,一边是悬崖,坡度没多少缓冲。209国道落了雪,像一条扭曲着爬山的大白蛇,连续七八道胳膊肘一样的弯道,盘旋着向山上冲去。

  盘山路是没有路灯的,前面常常是悬崖深谷,只有走到近前,才知道山路拐了大急弯。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那股酱牛肉的香气又钻进阴阳脸的鼻孔,他忍不住嘟囔一句:“你们到底带了多少酱牛肉啊,这么大的味儿?”

  “酱牛肉?哪有酱牛肉?”花白头发看了阴阳脸一眼,诧异得很,“我们没带酱牛肉啊?”

  阴阳脸一怔,抽抽鼻子,花冠车里酱牛肉香气极浓:“没带?难道你们闻不见吗?”

  “没有啊!”花白头发抽抽鼻子,闻了几下,回头问后面,“你们闻见了吗?”

  后座上那女人没出声,两个男人都摇头,矮个子说:“没有,没闻见什么味儿。”

  花白头发道:“兄弟,你饿了吧?我这里还有面包夹香肠,你来点儿垫垫肚子,到家咱喝酒。”

  “是饿了,可不能吃,这路太难走,饿着肚子开车人精神,吃饱了容易犯困!”阴阳脸说的是实话。

  五个人在一辆车里,只有一个人闻见气味,如果不是四个人装傻,那就是自己的鼻子出问题了!阴阳脸心里纳闷,却顾不上再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