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惊魂夜(5)

惊魂夜(5)

  几分钟后,花冠车下了公路,驶进一个黑乎乎的小村落。按花白头发的指引,停在了山前一个小院子前,院子里是依着山挖就的三孔黄土窑洞,镶着木头门窗。

  女尸依旧呈坐姿,红帽子红围脖,出嫁女一般被几个哥哥抬下车,进了窑洞。花白头发请阴阳脸进屋吃饭,收拾屋舍让他睡一夜,明天再回。阴阳脸本来不肯进去,却拗不过山西人的热情,答应喝一杯热水再走。

  这是阴阳脸第一次进窑洞。进了正窑,迎面看见桌子上摆着一张遗像和几样简单的供品。照片上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农村姑娘,留着长发,一双小眼睛细细的,正微笑着。

  照这张相片时,想来她还在无限幸福之中!

  这姑娘的五官除了眼睛小些,其他都不错。阴阳脸当时就想,如果生在大城市,去割个双眼皮,打扮打扮,一定是个美女。

  花白头发拿出一沓钱,说:“兄弟,我们家你也看见了,不富裕,后面又要办丧事,再多我也拿不出来了。这3000就算是剩下的车钱,你收下吧。”

  事先约定的车费是3500块,阴阳脸前面先收了1000块,应该再收2500块。他想了一想,接过那3000块钱,数出十张百元票子,还给那山西人。

  花白头发一愣,问:“怎么?”

  “拿着吧,我都想好了。”阴阳脸说。

  花白头发说什么都不肯接回来,双方拉扯半天,最后阴阳脸说:“得,这1000块算是我给这位妹妹上炷香,你们别驳我的心意。”

  花白头发这才把那1000块钱收回去,说:“家里也没啥好吃的,尝尝我们山西的和子饭吧!”

  阴阳脸不知道合子饭是什么吃食,他怕村子里谁家对拉尸这事看不顺眼,或者跟丧主家不睦,去打小报告,村里要是来人扣了他的出租车,麻烦就大了。他说什么都不肯留下品尝这没听说过的和子饭,这家人留不住他,十分过意不去,把阴阳脸送了出来。临出屋时,阴阳脸就觉得正窑里冷风嗖嗖,不由得又看了一眼那女人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还是那样微微含笑。

  花白头发特意拿出八个苹果,在出租车前后各放四个,说:“四平八稳,一路平安啊!”

  阴阳脸一上车,又闻见车里有酱牛肉的香气,他百思不得其解,驶出村子,上了公路,沿来路往回开。也许是因为车里只剩下阴阳脸一个人了,温度很低,暖气开到最高挡,车厢里还是比来时冷得多。阴阳脸冻得哆哆嗦嗦,几次拿手去试暖风口的温度,都觉得很热,不知道车里怎会这么冷。

  走了一段路之后,花冠车突然熄了火。阴阳脸慢慢停住车,拧动钥匙打火,可是连打几次,发动机运转有力,就是点不着火。

  阴阳脸看看仪表板,汽油还有,水温不高不低,机油压力充足,奇怪这车子怎么就是点不着火。他打开双闪灯,拿着手电筒顶着雪下车。车外虽是大雪纷飞,居然比车内还暖和些。他打开引擎盖子,查看电路,高压低压都没看出不妥。

  阴阳脸站了半天,一回到车里,又闻见那股浓烈的酱牛肉香气。车子还是打不着,阴阳脸盯着那几个浅红色的苹果发愣,喃喃自语道:“没毛病啊,真见鬼了!”

  “鬼”字一出口,阴阳脸不禁打了个寒战,回头看一眼后座——当然什么都没有,车里就他一个人。再试着打一次,后座右边的窗玻璃突然一声响,缓缓自动往下落,风夹着雪片,一下子冲进车,车里反而暖和起来。他发了一阵愣,按动玻璃窗总控制器,那块车窗玻璃又升了回来,一直都弥散在车里的酱牛肉香气也瞬间消失无踪了。

  阴阳脸突然醒悟,他急忙下了车,打开手电筒四下搜寻,果然看见前面不远处的悬崖边有两块人头大小的砾石,虽然蒙上了厚厚一层雪,还是能看出地上有拖拉痕迹以及四大块黄色尿冰。

  此处正是来时险些滑下悬崖的祁家铺子……

  从悬崖边往下看,隐约看见下面几处屋舍,除了纷飞的鹅毛大雪,再无任何活动的东西。

  突然,出租车里的收音机响了起来,播放的正是那首山西民歌《六到你家》:

  第一次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爸爸打了我两呀么两烟袋;

  第二次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妈妈打了我两呀么两锅盖;

  第三次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家的大黄狗咬我的裤腰带;

  第六次到你家,你呀你不在,听说你三天前已把那盖头掀。

  阴阳脸毛骨悚然,奔回车里坐定,又拧钥匙,这次一拧就是轻快的点火声音,花冠车随之启动。阴阳脸给了一脚猛油,车子加速过急,在雪地上侧滑一下,疾驰而去。

  飞卷的鹅毛大雪,险峻的盘山公路,无边的茫茫黑夜,花冠车在吕梁山路上顶着大雪飞奔,阴阳脸开得畅快淋漓。沿途无数次上坡下坡急转弯,无数次险情,都有如神助般化险为夷,仿佛那八个苹果真有护佑一路平安的神效。出租车跑了一夜,天亮雪停时,终于到了临汾。阴阳脸问路时,听说高速路上已经撒了盐,他吃完饭就驱车上了大运高速。本来以为还会遇到大堵车,没想到一路出奇畅通,15个小时后,平平安安回到了自己的家。

  后来阴阳脸把这段经历讲给相熟的司机们听,大家都不肯相信,有的说雨雪天电路容易连电,车熄火和落玻璃这类事不算稀奇;有的说放录音机装死人说话哪能唬住活人;有的说酱牛肉味是山西人耍手段掩盖尸臭;还有的嘴臭,说来回两千多公里开车闷,哥们你编故事哄自己开心呢?

  阴阳脸脸上忽阴忽阳,微一抽搐,接着淡然一笑,也不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