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河流中的孩子(2)

河流中的孩子(2)

  很少有人在雨后的夜里来河边,每到这个时候就有大群大群的萤火虫在窄窄的河道中飞行,穿插在长而密集的水草丛中,就像水面上的银河。白不太喜欢雨季,这种天气它辛辛苦苦找回来的食物很快就会霉烂,对于一只讲究卫生的猫来说,这是非常恶心的事情。所以它打算换一个窝,这意味着我也会有一个新家。

  这几天它一出去就会很晚才回来,直到有一日,它终于如愿以偿骗来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我见过,她就是Lan。Lan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竹编的大篮子,这就是白的战果吧。它满意地在Lan的怀里撒着娇,意思是叫Lan换走它的草窝,之前它故意弄脏自己的目的就是这个。

  我决定开个玩笑。

  “喂!”我拍了一下Lan的肩膀。

  她吓得差点跌倒,然后转身瞪了我一眼。

  “小鬼,你是谁啊?”

  “我是你的学长啊,二班的,这么多人,你一定不会记得。”我说完,一屁股坐到河堤上。

  “我也觉得你有点眼熟,不过你怎么看也不像我的学长。”Lan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我心想:假如我还在世的话,怎么也要大她一岁,居然叫我小鬼。

  “别来这边玩,我听人说以前这里淹死过小孩。”

  “我不是小孩。”我不高兴地看着她。

  不过以自己七岁的样貌,也难怪她这么想。

  “好啦!雪,以后这里就是你的窝啦。”Lan摸了摸白的头,白舒服地竖起了尾巴。

  “恶……”我故意装出恶心的样子,“它不叫雪,它叫白。”

  “你怎么知道?”

  “你请我喝水我就告诉你。”我起身走到Lan面前。

  Lan想了想,似乎没有拒绝,我也就跟了上去。

  “你叫什么名字?”

  “Wit。”

  “我叫Lan。”

  小卖部的大妈打了个哈欠,这个时候通常不会有什么生意,她专注地看着电视剧,头也不回地递过来两瓶汽水。我和Lan坐在雨篷昏暗的灯光下。这还是死后第一次有人请我喝汽水,聊了没一会儿,小雨就下了起来。

  “过路雨,下不了多久的。”大妈微微转了转头,似乎什么事都不能影响她看肥皂剧。

  “跟我来。”我说完看了Lan一眼,示意她跟着我。

  “Wit!等等!”Lan慌慌张张地付了钱,跟了上来。

  我带她一路跑到了一处茂盛的水草旁边。

  “下着雨,来这里干什么?”Lan有些不乐意。

  “嘘!”我转身对Lan比画了一个动作,然后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地抛出去。那些正蠢蠢欲动的萤火虫瞬间从草丛里惊起,在河道上胡乱飞舞。接着,相隔不远的草丛里的萤火虫也飞了出来,一团接一团与河流的倒影交相辉映。满河道的萤火虫都亮了起来,我站在呆住了的Lan后面,手指头悄悄地画了一个圈,那些萤火虫就跟着旋转了起来,围着我们,就像是银河一样……

  “银河……”Lan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就算是我付她的汽水钱吧。这里离公路不太远,路上有几对雨后散步的恋人,也都待在桥上看着这奇幻的景象。

  “Wit,Wit……”

  从那天开始我就经常跟着Lan,当然我会藏在一些她不会注意的地方,也许是对她有些好感,不过我的样貌毕竟只是七岁孩童。井常常笑我傻,白则不爱搭理我,毕竟我们太熟了。有时候我也会偶尔现身和Lan聊聊天、打打闹闹,不过那都仅限于她一个人的时候。

  “总之暑假结束前我一定要表白,Wit你帮我把这封信交给Duang。”Lan递给我一封画着心形的信。

  “我才不给你送情书。”

  “我请你喝汽水。”

  “这么恶心,让我先看看。”

  “别看。”Lan一脸尴尬地抢着我手中的信。

  我当然知道Lan说的Duang是谁,他原来是我的同班同学,不过现在可比以前要帅得多,以前他是不擦鼻涕的跟屁虫。我随意地把信从他的房门塞了进去。不行,我要吓吓他,谁叫他被我喜欢的女孩喜欢。

  不多久,我如愿地听到了Duang的惊呼声。我得意地笑了,不过就是一个梦嘛,至于我在梦里对他做了什么……

  “放开我。”我突然听到了Lan的呼救声。

  我急忙赶到Lan等我的路口,看见几个醉汉和Lan正在那里拉扯着。我原本想冲上去,却被一个力量生生地拖了回来,是井。

  “你可要想好了,你现在的样貌只有七岁而已,如果你能赶走这几个人,以后她可就知道你的身份了。我不是不帮你,你要知道,我出现的话,她可能会更害怕,再等等说不定会有人经过的。”井认真地说道。

  我想起了井丢烂香蕉的那个情景,那应该不是他第一次吓Lan了。这时有一个醉汉抱着Lan,撕扯起Lan身上的衣服。

  “我……不!”我挣脱开井的束缚,冲了出去,井也跟了上来。

  “小鬼,滚开!”醉汉指着我怒骂,他的右手捂着Lan的嘴,Lan用眼神示意我快走。

  “Lan……”闭上眼睛,我露出了我最丑陋的模样,我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模样,但这是让普通人能见到我的唯一方法,也是灵界最禁忌的法则。因为每显身一次轮回的年限便会延后20年。

  这是我死后第七天的样子,发白的眼睛、淤青的皮肤、湿透的头发和五官不住地流出水来。无论是醉汉还是Lan都被吓呆了,那醉汉大叫一声“鬼”转身就跑。接着井从我身后追了过去,我知道他一定不会让这几个人好过。可是Lan不同,她瞪大的眼睛里装着掩饰不住的惊恐,全身发着抖地站在那里。

  “你不要过来!”她哭着对我吼道。

  “我是Wit啊,Lan……”我看着她离开,慢慢地、轻轻地说道。

  也许这个世界再没有人会记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