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眼(3)

眼(3)

  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土味,很久没有人住的房子才会有这种味道,虽然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能想象屋顶一定有不少蜘蛛网,屋子里肯定有不少蟑螂老鼠之类的。

  大李问:“大爷,灯开关在哪儿?”

  村长找了个地方坐下:“我们这里没通电。”

  我有些无语,很难想象在这个年代,还有这么封闭落后的村子。

  “那有没有蜡烛?”大李说着,“噌”的一声打着了打火机,明亮的火苗蹿出。

  “住手!”村长忽然抓起身边的东西用力地砸向大李,情绪激动地吼道,“把那东西拿开!”

  那东西从大李耳边擦过,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是一个大口的搪瓷杯子,表面的瓷已经掉光了,看上去年头颇为久远。

  我们全都愣了,只是一个打火机,就拿这东西砸人?大李把打火机合上,惊魂未定地轻声骂道:“有病啊!”

  我不知道这老头是不是有什么怪癖,询问他能否打开手电筒,这下他倒没有反对。

  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大致看清了这房间的格局。这间屋子里算得上完整的东西只有灶台和饭桌椅,墙角堆了一堆东西,前后左右各有一个门,我摸了一下桌子,上面积了厚厚一层灰。

  这里非常古怪。我真不想等到明天,于是试着和村长套话:“大爷,听说咱们这个村子里的人,眼神都特别好?”

  “胡讲!”村长说,“就说我吧,得白内障这么多年,眼睛已经快看不见了。”

  没等我继续讲下去,他站起身来说道:“右边房里有床,你们就在这儿住一晚上。”村长站起来,走进左边的房间,走进门前又强调了一句,“明天一早就走吧。”

  右边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大炕,炕上放着两床被子。床单和被子不知道放了多久,用手摸上去一种黏黏的滑腻感,甚至还有许多交错的蜘蛛网。

  看着这张床半晌,大李冒了一句:“这地方到底是住人的还是住鬼的?”

  我们把被子挪开,把炕上的灰擦了擦,没脱衣服缩在墙角。

  “你怎么看?”大李问,“明天真一早就回去?”

  我摇摇头:“这村子太古怪了,村长鬼鬼祟祟的,肯定在隐瞒什么。明天一早我们再找其他人问问。”

  大李点点头道:“我也这样想的。妈的,明天回去我儿子肯定又会生我的气了,不搞点什么料出来,就真是亏大了。”

  山里的夜晚是比较凉的,但长途车程的疲劳还是让我们很快睡了过去。

  我又梦到了有人在给我滴眼药水。

  “滴答!”

  药水滴到了眼皮上。

  “滴答!”

  药水又滴到了手上。

  我的眼睛痒得要死,可是像是故意捉弄我,眼药水怎么都滴不到我的眼睛里。

  我开始着急,觉得眼睛痒得似乎要爆炸一般,我愤怒得几乎要狂吼出来。

  “滴答!”

  过于真实的触感让我猛然惊醒,与此同时,一颗硕大的水滴又打在脸上。

  外面下雨了,窗外传来清脆的雨声。屋内有数个地方漏雨,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地上,地上已经积了一层水,炕上的灰和雨滴混合成了泥。

  “怎么搞的?”大李也醒了,“这房子怎么待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雷鸣夹着闪电在屋外咆哮,屋顶像是被戳了无数个洞的破伞,漏的雨已经汇集成了直线。

  我叹口气:“算了,我们回车上睡吧。我去和村长说一声。”说完,我跳下炕,遮挡着头上漏下的雨滴,推开村长房间的门。

  半腐朽的门发出刺耳的声音,隐约看到屋内的炕上躺着一个人。

  “村长?村长?”

  我叫了几声,却没有回应,便悄悄走到他床前。这间屋子漏水的情况不比我们那间好,炕上的水已经往下流,可是床上的人却一动不动。

  这样也能睡着?我有些佩服地想。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在瞬间的光亮下,我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村长。浑身除了脸之外,都被一团黑色的雾气笼罩着,他的眼睛是睁着的,白色的眼球在一片漆黑中分外突兀,无神地凝视着空中。

  闪电过后,屋内又回归了黑暗,紧接着一道炸雷在天上炸响。我看着炕的方向,脑中的轰鸣甚至比雷声还要大。

  走上前几步,我忍住心里的担心,胆战心惊地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没有任何气息!

  他死了?!

  我惊得后退一步,撞到了旁边的箱子,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地。

  “怎么了?”一道手电筒的光芒照到我的脸上。我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跟着赶来的大李也紧张起来。

  “村长……”我必须调整呼吸才能说出下面的话,“他死了……”

  “你们有事吗?”苍老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我猛地转过头,炕上那个本来已经没有呼吸的老头慢慢坐起来,“这么晚了,你们到我房间里来干什么?”

  “那屋子漏雨。”大李不满地说,“我们打算去车上睡,过来和你说一声。”

  “哦,随便吧。”

  我死死地盯着村长,手电筒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这张皱纹交错的脸看起来分外诡异。

  他身上那层黑色的雾气已经消失了,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村长转过头看我,在昏暗的手电光下,我觉得他脸上那些皱纹组成了一副诡异的笑容。他是在嘲笑我。

  我的心里有些发毛。难道他故意屏住呼吸吓唬我?可他身上那层黑色的雾又是什么?

  大李拖着满心惊疑的我走了出去。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村长忽然说道:“你们的东西掉了。”

  我疑惑地朝地下看去,即使有电筒的光,坑坑洼洼的土地上依然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

  村长慢慢走到我们跟前,从墙角捡起一个东西递给我。那是一枚硬币,也许是在我刚刚摔倒的时候掉出来的。

  村长不再理会我们,我们走出门后,他就把门紧紧地关上了。

  回到车上后,大李和我对看一眼,同时说道:“村长在说谎!”

  看来报料人说的有一部分是真的,至少夜能视物这种能力,我们在村长身上看到了。另外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奇怪的村子,奇怪的地方肯定不止这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