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眼(6)

眼(6)

  村长一定早就死了,这些虫占据了村长的身体,它们用一种奇特的方式与村长的尸体共存着。他的动作,和我们的对话,其实都是那些有智慧的虫子在控制着!

  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很长寿,所以他们可以在黑夜里不用灯光也能看见东西。难怪村长想要隐瞒拒绝外人到来,因为这个村子的真相是如此的恐怖!

  更恐怖的是,这些虫子似乎看上了我和大李的身体,他们抛弃了村长,向我们涌来,瞬间就到了我们脚边。

  我忽然想起村长怕火的那一幕,迅速掏出打火机和包里的香烟,把烟盒撕开点燃,然后朝虫子扔了过去,果然,随着燃烧的纸张掉落在地面,虫子们马上如潮水般退去。我大喊一声:“快跑!”拉着大李就走。大李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摄像机扛在肩头上,一边倒退着一边开机器。我拍了他一巴掌:“娘的,到现在你还在拍什么?赶紧逃啊。”

  大李边退边说:“这段素材一定要拍下来,虫子的速度很慢,放心,追不上我们的。”

  我气得大喊:“这他妈整个村子肯定都是虫子,等一下其他虫子赶来,我们就逃不掉了。”

  大李一听这话脸色一变,终于放下摄像机和我一起冲出屋子。果然,刚一出屋子,就看到外面那些村民原本紧闭着的房门全都打开了,许多面色枯黄的村民从屋子里走出,安静而迅速地向这里移动。

  老人、女人、男人、小孩,穿着简单而破烂的衣服,头发脏乱,表情呆滞。

  村民们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着,所有人都闷不作声,他们的动作一模一样,不,甚至连表情都一模一样!

  村民们像是要进行某种仪式一般,接二连三地走过来,我忽然想起一部电影,主角面对无数变成丧尸的小镇居民。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也同样可怖。

  “快上车!”我大声叫道,飞快地朝汽车跑去。

  还好,汽车离我们并不远,那些村民的速度不是很快。我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驾驶室里,招呼大李上车,当他把副驾驶的门关上后,我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似乎都软了下来。

  但下一刻,我身体又变得僵硬起来,整个人都呆住了。

  没有钥匙!我记起来了,钥匙扔在村长的尸体边。

  大李看见我僵在那里,显然也反应过来了。这时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来,离车最近的村民估计只有十来米远了。大李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下定决心后的坚定神情,他把摄像机扔向后座,打开副驾驶的门跳了下去,我来不及阻止,他就反手重重地把门带上了。

  村民们一下被大李吸引了过去,我看着他快速地消失在村长的屋子里,心里怦怦直跳,为我的疏忽懊恼万分。

  那间屋子里不停地涌入村民,时间大概只过了几秒钟,但我感觉却有几个小时那么漫长。看着被挤得水泄不通的房门,我心里绝望起来,大李不可能从那么多人里挤出来了。

  我想闭上眼睛,但此刻的情景让我毫无办法,我紧张地注视着,忽然听到大李的一声大喝,我吓了一跳,心差点跳了出来,来不及猜测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村长那间屋子的窗户嘭地一下被撞开,接着大李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我激动起来,摇下车窗,大声喊道:“快来!”声音沙哑得我自己都听不出来了。

  大李没有来得及说话,因为那间屋子已经被围了很多人,他虽然暂时从屋子里逃了出来,但显然还没脱离危险,屋外的人纷纷扑向了他。

  在村民的包围中,大李快速灵活地躲闪着,但随时有可能被扑倒,看上去惊险万分。他努力向车子这里跑动,可碍于前面挡满了人,虽然左挪右闪,却只靠近了车子几米远。照这样的趋势,我们中间这几十米的距离他是很难逾越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李又发出一声大喝,再也不躲闪,而是全速跑动起来,接连撞翻了好几个人,直线往我这里冲来。我手心都已经出汗了,看着他越跑越近,但在离车子还有十来米的时候,终于气势一窒,被两个人拦腰抱住。

  我脑子一热,就打开车门跳下车想去接应他,大李大喊道:“快上车,不能都死在这里!”说完举起手,使劲一扬,钥匙划过一道弧线,准确地扔到我面前。我虽然浑身紧张得发抖,手却没有丝毫的抖动,只一下就把钥匙稳稳地接住,迅速坐回位置上,把钥匙塞进钥匙孔,迅速地点火发动。

  我已经想好了,开着车去撞开这些不知是死是活的家伙,也要把大李救回来,

  再抬头时,我却吃惊地发现,大李已经不在了,他刚刚所在的地方已经围了一大群村民。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立刻推开车门准备下去救他,车门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推之下没有推开。我从窗户探出头去,却是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姑娘。她弓着腰,努力地顶着车门,一脸急切地对我说:“叔叔,你快走吧,来不及了。”

  我刚想说什么,却见那群村民已经散开,而大李,我的好朋友,已经变得和那些村民一样,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我看着他的眼睛,发现已经变成一片白茫茫的。

  我下意识地对小女孩说:“你不是很想去外面玩吗?叔叔带你走吧。这个地方太可怕了。”话音刚落,忽然想到,这个小女孩一直生活在这里,应该也早就被虫子给侵占了,心里顿时有些后悔。转念一想,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和其他村民都不一样,也许没有问题呢?

  内心瞬间闪过复杂的思想斗争,小姑娘却没有察觉,依然死死地抵住我的车门,摇摇头道:“叔叔,你如果见到我哥哥,告诉他我很想他。而且你不用害怕,叔叔,你不会一个人的。”

  我最后看了一眼大李,忍住想要哭的感觉踩下了油门,在其他人围上来之前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