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旱魃(1)

旱魃(1)

旱魃 文/万象峰年

  大老张端着今天起床的第一瓢水,庄严地分成六份。亮晶晶的水柱窜进杯子里,引得众人喉头蠕动。那一双双干巴巴的嘴唇干抿着,一群眼睛像狼眼一样放光。

  而这水不是白喝的,每个人都要贡献一泡起床尿。大老张在茅房外听着,听够10秒钟才点数,每10秒计半杯水,零头酌量。

  自从大旱以后,先是庄稼的用水成了问题,然后是大型牲畜的饮水成了问题,到后来小家畜和人的饮水也成了问题。村里的三口水井遭到强暴似的只剩下三个干枯的洞眼。山洞里的水,地下的水,建筑工地的石灰池里的水都被汲干了。

  幸运女神之吻亲到了大老张的歪脸上,他家的地里陷下去一块,竟然渗出一摊水来,取用后又会慢慢地渗出来。这个村里面没有之一的最穷的人仿佛一夜间变成了最富有的人。水是石油!水是液体黄金!水是八心八箭的钻石!大老张的嗓门叫得越来越响,腰板挺得越来越直。

  当然,大老张不愿别人把他当作自私自利不顾老百姓死活的阶级敌人,他开始在村里实行肥料换饮水方案——每个人都可以用尿来换干净的水,每天早、中、傍晚、睡前各设一次兑换时间。要现撒,因为有人会拿工业污水充在尿里,大老张又不能拿嘴巴去尝。后来乡亲们纷纷抗议一泡尿憋半天太残酷了,才改成每天六次兑换时间。

  有人换完了水,不甘心地说:“大老张,可以多给点吗?我的管儿粗,你听那声音就不一样。”

  “滚滚滚!我不是你老婆,我管你粗细!”大老张脸一黑把人赶走了。

  刚才进茅房去的油脸仔状态不错,一道击水声力道十足,大老张手上的秒表已经跳到了37秒。

  突然,大老张脸色一沉,飞起一脚踹开茅房门。随着茅房洞开,惊愕的表情定格在众人脸上。油脸仔惊得一动也不能动,裤子滑到脚面上,手上提着的一个装着尿的塑料袋还在朝尿桶射着水柱,激起哗哗的水声。

  “哦——”众人发出一声惊叹。

  “哗啦”一声,尿袋从油脸仔的手上掉落,溅了他一身。

  “我操你祖宗!”大老张气得嘣出一个响屁,又羞又愤,飞起一脚踢中油脸仔侧身。

  油脸仔从茅房那边飞了出去,滚了几个滚,白花花的屁股转得人眼花。

  大老张还未罢休,在茅房上卸下一根木头上去就要揍。这时一人急急地跑来,一面颠一面喊道:“大啊啊啊老张!水干了!你的……水都干了!”

  大老张的手举到半空停住了。他早就知道,地下水早晚有一天会消失的,在地下水系丰沛的地方,一夜成河、一夜成涸的事情时有发生。他开始审度自己的现实——他再也不能呼风唤雨了,以前全村的男人都要为他撅起****,现在他要靠自己像个爷们儿一样活下去了。好在他每天都把水转移到自家的蓄水池里,靠着这些积蓄,比别人更优哉地度过这个旱季是没有问题的。

  大老张朝排队的人嚷道:“不换了不换了,今天不换了,什么时候换再等通知。”

  有人苦着脸问:“大老张,我要憋到什么时候?”

  “憋什么憋!黄的白的都放到你家地里去!”

  报信的人又气喘吁吁地说:“蓄、蓄水池也干了!”

  这句话如一道晴空霹雳,大老张脸色尿黄,跌坐在地上。一阵狂风吹过,带起灰扑扑的沙尘,吹在乡亲们本来就黄扑扑的脸上,吹在大老张本来干干净净的脸上,吹成了一样的颜色。

  村委会象征性地成立了水失窃事件调查组,但是他们更多的是幸灾乐祸——如果大家都瞎了,谁能容忍一个明眼人存在呢?只有大老张最卖力地奔走,他一开始就去查看哪家的蓄水池突然涨了,哪家的菜地突然湿了,哪家的娃子突然干净了,但是一无所获。12方的水就这样消失了,就算被偷走了也该有个去处啊。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不是找到了小偷,而是村里的公家蓄水池的水也被偷了。村里一共有两个蓄水池,其中一个池子的水在一夜之间不见了,这下找水成了全村的事。

  村上成立了联防队,巡逻守卫剩下的那个蓄水池。大老张最积极,当之无愧地担任起队长的职务。

  他夜里扛着木棍靠在水池边,竖起耳朵,睁着警觉的眼睛,就算是一对蛐蛐在交配也逃不出他的法眼。

  一轮明月挂在天上,寂静无风,池水静幽幽地躺在月亮下,像一个隐藏着无数秘密的怪客。难道这水是天外的来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便飞回了故乡?

  池水发出一声响动,他赶紧伸头过去看,是一只青蛙跳到了水里,划碎了一池月光。波光粼粼,它们拼命组合到一起,又被重新打碎。好一番热闹。

  这热闹是假象,因为没有声音。如果一群人在村头没有声音地摆龙门阵,那一定是非常诡异的景象。

  不知又过了多久,黑幕之中悄然潜进了一个影子。大老张的心一紧,把头缩回去一截,握紧了木棍。影子几乎贴着地,无声地行走。虽然掩藏在周遭的阴影中,但那影子身上穿的并不适合夜行的衣服出卖了他。那身衣服在夜色下反射着粼粼的光,那些看不起农民又学不像城里人的愣头青就穿成那样。

  先静观其变!大老张没伸头。

  影子潜到蓄水池边,爬上水池的边缘,大老张抬头看到他那一身奇异的衣服和干瘦佝偻的身影。来人并没有带任何取水的工具,只见影子跃下水池,只一声细微的咕咚声便没了踪影。

  你小子!原来是来偷偷洗澡的!大老张操起木棍噌地站起来,摆出个棍棒生风﹑乱发飞舞的姿势,想给来人一个心理上的痛击。

  可是那个人没有浮上来。

  大老张左等右等,拿着棍子摩挲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他发现了一些异常——水里的月亮正在远离。他用手摸了摸水池壁,惊得差点跌坐下去。

  妈呀,水位在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