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旱魃(2)

旱魃(2)

  一条地道!早就挖好在水池底下!多么深远的计谋,多么浩大的工程,无数条地下水道汇聚起来,汇聚到那个地下蓄水池中。在昏暗的池边坐着冷笑的,是那个贪污犯、蛀虫!

  大老张点燃一挂鞭炮,乡亲们纷纷披衣赶过来了,把蓄水池团团围住。

  水池的水位眼看着降到了底,出现的不是地道,却是一个人形。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人形的皮肤闪着粼光。

  “别让他跑了!”大老张喊道,用棍子上去欲叉住人形。

  人形出人意料的敏捷,在池底兜了几圈,一跃而上。

  这一跃却跃在人堆里。大家一拥而上,把人形按在底下。

  村委会办公室里人头攒动,全村的人都从床上爬起来围观绑在椅子上的怪人。

  怪人已经被盖上了衣服。刚抓进来的时候他还是赤身裸体的,让乡亲想起那些来拍裸照的城里艺术家,十分不雅。人们摸了半天才确定,鳞片是长在怪人的皮肤上的,一直分布到脚跟和耳根;怪人的头发和牙齿几乎完全脱落,牙床上长出了新的细小尖齿,一张嘴牙就露出来,像鳜鱼的嘴巴;眼睑也变成一层薄膜,一翻一翻的。

  “这、这、这……”人们围着他指指点点。“这不是——陈太明吗!”“这”了半天之后终于有人想起来了。

  经有人这么一提醒,大家都认出来了,这是七年前失踪的陈太明。他竟然还没死!七年前也是一次大旱灾,在那次旱灾中失踪的人在这次旱灾中又出现了,这难道有什么关联?

  “太明,这几年你去哪了?”

  “太明,你是不是去韩国了?”

  “太明,你现在有钱了吧?来搭救我们哇?”

  怪人不声不响,也没有表情,仿佛一个在荒岛上生活了几十年丧失了语言能力的人。但又不是全无表情,他盯着几个人看,嘴巴一张一张地喷气,好像要吃掉他们。然后人们发现他的舌头已经变成了尖端分叉的样子,怪不得说不出话来。

  “真可怜这孩子,准是得了什么怪病。”王家的阿婆说道,“七年前就怪可怜的,想不到现在……唉!”

  每个人都不会忘记七年前的大旱,七十多天没下雨,硬是把刚种下的禾苗干成了柴火,田地上绽开的裂缝能吞进孩子。就在这时,一个矿井发生了透水事故,水从旧巷道涌到了主巷道里。估计是发现渗水的矿工一时高兴挖得太急所致,但是已经无从考证,12个人都没跑出来,陈太明他爸就是其中一个。

  一件坏事,对大多数人来说却是好事,水是救命的东西,能救的命远远不止12条。除了12个矿工的家属,其他人都很高兴,载歌载舞,行拳猜码,就差没上文艺队了。在要不要向上级汇报和请求大型水泵的问题上,大家的意见很一致——不要。水象征性地抽了一会儿就停住了,因为蓄水池装满了,抽到池塘里扛不住蒸发和渗透。经过全村的民主表决,一致同意停止抽水,保住这座天然水库,并且大家一致投票同意井下的人已经死了。

  陈太明没有表示太多的反抗,因为他已经反抗过了,被老村长指着鼻子骂不识时务,被护矿队从矿上绑回来。他只是用塑料袋扎上一袋饼干,捆在腰上,默默地走下矿井。再也没有人看见他上来。

  没想到七年后他又“复活”了,他带来的是福是祸?谁也猜不透,谁也不能和他交流。但人们已经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怪人还在瞪着几个人喷气,其中就有大老张。大老张刚开始还有点发憷,这么个怪人没摸过,就像草里摸蛇,总要提防一下,当他认出怪人是陈太明,他又大起了胆子——陈太明当年是被他从矿上揍回来的,能有什么能耐?

  大老张上去一把摁住怪人的肩膀吼道:“你回来干什么?你把我们的水弄哪去了?啊?!”

  怪人鼓着又细又凸的眼睛,张着有些尖凸的嘴巴,把一股腐臭吹到大老张脸上。

  大老张胃里泛上一股酸水,手一松,怪人就挣脱了绳子。怪人的身上滑得很,绳子本来就不构成障碍。他的上肢像面筋一样弹到前面,下肢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人群下意识地让出一条道来,怪人扑着大老张骨碌碌滚向前去。

  大老张在地上嗷嗷地号叫起来。人们赶紧围上去观看,只见他被摁在地上,脖子上渗出了几道血印,张牙舞爪却控制不住怪人滑溜溜的身体。在众人注目之下大老张只能背水一战,他奋力用膝盖把怪人顶起一个空间,一拳抡过去。

  这一拳正中面门,怪人四仰八叉地倒下,不动了。人们纷纷上去把大老张扶起来,夸奖他的身手。

  “就是这人把水弄走的?不能吧?”村主任把发黄的手指插进头发里拱了拱。

  “村长,人心难测呀。”有人说。

  是啊,人心难测,何况还是个怪人。

  怪人已经被铐住塞进一个米仓里。米仓是一个上端开口的大铁皮桶。村主任搬了个梯子爬到米仓上望,他的脸出现在米仓的圆顶上,充满疑惑。

  好奇心很快被恐惧打败了,主任“哎呀”一声摔下来,还好被下面几个人接住了。怪人的样子还清晰地印在他眼前:米仓里湿气弥漫,那张骇人的脸上鼓着一双泛白的眼睛,像死去多日的蜥蜴的眼。

  怪人已经没有了半条命,并且一天天虚弱下去。虽然有人扔了些菜叶和馒头进去,但是怪人一点也没有吃。扔进去的东西腐烂发酵,怪人的残躯也不断渗出水来,从米仓下流出来,浸入地里,浸得石板地上湿漉漉的一片,有时发着黄,有时发着绿,带着一股腐臭。村民们纷纷绕道而行,再也没有人愿意去看他一眼。

  大老张破获了奇案,很是风光了一回。但是风光过后村子又陷入了愁云——两个蓄水池,一个已经干了,还有一个也所剩无几了,肯定不够全村人用的。经过村委会商量,决定在全村实行水资源统一调配,每家每户私存的水都要上缴,集中起来使用。

  就在村干部领着联防队改编的纠察队挨家挨户查水的时候,大老张发了一场高烧。他恍惚中听见窗外纠察队敲锅打盆高声吆喝着走过,像一群绿林中的侠客。他感觉自己站在了一个大事件的前列,村史里必定会写上他的名字。他按捺不住刚想动弹,却痛苦地咳嗽起来,胸口像锥刺一样疼痛。

  往后的几天里,火辣辣的感觉侵袭着他的周身,就像有辣椒油不断从皮肤渗出。就在他以为死亡将至的时候,疼痛忽然消失了,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大老张翕动着鼻翼醒来,一股奇异的清香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抓挠着他的小心肝,奇痒莫名。他笨手笨脚地爬起来,顺着清香摸去。

  他在厨房找到一个藏起来的瓦罐。掀开瓦罐的那一刻,他感觉要醉倒了。那是一罐水,普通的清水,此时却像鸦片的烟雾一样,撞击着瘾君子的神经。

  大老张抱起瓦罐一饮而尽,连掉在地上的水滴都散发着奇香。

  水!大老张抄起扁担撞门而出,加入了纠察队的行列。

  纠察队有了大老张的加入,无往不利。大老张凭气味就知道,哪家私藏着水,哪家刚喝过水。到处都弥漫着香气——原来这么多门扉后面都隐藏着虚伪和自私。

  他带着纠察队一扇扇地敲开,砸碎。

  “敲!”他指着一扇门说,看见众人迟疑不前,他又加重了语气,“敲!”

  “老许家……恐怕不会吧?”有人底气不足地说。

  前几天老许家的小儿子在外面找水的时候,还一咕咚晕倒了,据说是脱水,送到卫生所吊了几瓶水。他家会藏有水?

  大老张冷静地说:“是个大鸟,敲!”

  砰砰砰地敲了半天,门打开一条缝。大老张嘭地一脚踹开门,跨过地上的老许向里走去。

  纠察队员鱼贯跟入,但是故意走得比大老张慢半拍。大老张昂首阔步,穿过中堂,走进里间。一个肥溜滚圆的女人半裸在床上,用120分贝的声音尖叫起来——那是老许的老婆,出了名的泼妇。大老张赶走女人,掀开床板。床板下是堆放着稻草的地板。

  老许的老婆扑上去一面撕扯一面喊:“鬼子!鬼子!”

  纠察队员们挤在门外看热闹。老许的老婆比穿着衣服的时候更霸气,如果这次找不到水就惨了。

  大老张抄开稻草,在地板上一震,一条缝隙显现出来。扳开一块挡板,下面出现了一个水池,是挖出来用砖和水泥砌成的。

  撩人的香气差点叫大老张站立不稳,他赶紧挥挥手对纠察队说:“快来装!”

  队员们扛着扁担和桶,一窝蜂挤进屋。

  突然发出的一声拖长了的尖叫,把众人震住了。不用看就知道,声音的来源是老许的老婆。只见她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气,肥胖的身子竟然敏捷跃起,在空中划出一道粗粗的弧线,扑通一声跃入水池中。

  水花溅了众人一身,老许的老婆像一只护蛋的老母鸡,在水池里泼着水,披头散发地大叫着:“来呀!来装老娘的洗澡水啊!还有你喜欢的尿臊味!”

  纠察队员向后闪了一片。那空中四散的晶晶水滴,好像蒸发出了雾气,有片刻让大老张恍惚觉得她像个仙女。然而那肥硕的身躯很快把大老张拉回现实里,他脸色铁青地定了片刻,对队员说:“我们走!”

  走之前,他向老许的老婆扔下一句话:“你不管全村人活,全村人也会记得你的!”

  今天的事让大老张很窝火,损失的水让他很痛心,好像自家的尿撒到了别人菜地里一样。到了夜里,他对水的想念越来越强烈。家里的水已经被他喝了个精光,他按捺不住起身去找水。

  他偷偷摸下床。老婆脸朝里熟睡着,月光照上去形成一片有实体有重量的阴影,像一座大山的轮廓。现在这个女人已经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在另一个遥远的宇宙里,是水在召唤。

  大老张没有披衣服就奔了出去,在奔跑中他把汗衫也脱掉了,赤身裸体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惬意。他感觉身体在变化,脊柱压得越来越弯,身子贴着地,要手脚并用才能奔跑。

  在蓄水池边,他看见自己的影子,鳞片在月光下闪着光,眼睛已经变得细长凸出。他恍惚记得有另一个同类。他用舌头舔了舔水面,影子碎了,每一个水分子的欣悦都从舌尖直达全身,仿佛从这里通往另一个极乐世界。

  他一头扎进水里,汲干了一个池子的水,又跑去汲干了另一个池子的水,却丝毫没有解决干渴。他绝望地意识到,干渴的感觉将伴随他一生。

  他抬头看看远方,月色下的群山散发着幽香,幽香聚集成一条明玉色的巨龙,一会儿盘绕在山头,一会儿飞来他头上。于是他一头奔向群山,再也没有看一眼背后干涸的村子。

  这是一个诡异到让人无法置信的故事,但它还是真实地发生了,我之所以要把它写下来,是因为,希望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们会知道我去了哪里。

  接下来你会看到它的全部,无论你是否相信,我说的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