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连环(2)

连环(2)

  光头神探效率很高,三天后,他便将顾仁与情妇见面、吃饭、开房的跟踪照片各发了一张到我邮箱里。

  我买了一张新电话卡,并且复印了一张公司的保险单,模仿顾仁签名让我费了些周折,我要先搜索到顾仁公司的网站,在“总经理致辞”的网页里找到顾仁的签名,反复练习了一小时。签好名后,我将保险单扫描进电脑。

  我还干了一件事:将手机拆开,用针在受话器上戳了几个小洞,这样我的声音在对方听来会显得沙哑而富有磁性。当然,我还需要配上比较低沉的嗓音和语气,最好再带点儿广东式的大舌头口音。

  第二天上午,我用新电话卡给潘女士打电话,由于这个通话时间会比较长,我选择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来,给杯子倒满水,摆好烟灰缸。电脑预先开启了邮件页面。

  “你叫潘淑兰吗?”我的语气很不客气,这是我现在的角色需要。

  “你是谁?”她一定有些愠色。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但你需要知道,这个电话能救你一命。”这种开场白太震撼,按理说会让很多人觉得你是个疯子而挂掉电话,但我相信她不会,因为之前我能直接叫出她的全名。这点很重要,显然我知道许多关于她,而她又不知道的事情。

  可怜的潘淑兰女士肯定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又不敢挂电话。

  我平静而诚恳地说:“潘女士,既然我打了这个电话,你就生命无忧了,因为,准备杀你的人是我。当然,我只是个杀手,受人指使而已,并且,我也不会用刀用枪,你的死会是一个意外,比如车祸、高空掷物、溺水等。”

  她回过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到底是谁,老张还是李二,跟我开这种玩笑,是不是又要借钱了?”

  我能想象到她的轻松,但我不希望她一直轻松下去,我说:“潘女士,我们根本不认识,你也没有见过我。你现在去打开电脑,我将给你看你没有见过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

  “可以了,电脑开了。”

  “你打开这个邮箱号xxxxxx,密码是1234,进入发件箱,里面只有一个文件,点开附件,你先看看这几张照片吧。”

  又过了一会儿。

  “这……这是真的吗?”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整天待在家里,怎么会想到自己的丈夫还有个秘密情妇呢?也许她有些感觉,却肯定没想到有一天突然被证实,这与突然被刮一耳光差不多。

  “潘女士,顾仁与情妇的关系已经保持了三年,在这三年里,他在情妇身上花费了大量钱财,并且我们了解到,他已经向情妇提出了结婚的要求。”

  “不可能。”潘淑兰吼了一声,“我坚决不会同意离婚的。”

  “潘女士,你当然不会同意离婚,你先生顾仁也相信这一点,所以才迟迟没有向你提出离婚这事情,但我相信他与情妇都有些心急了,因为顾仁的公司出了大问题。”

  “什么问题?”

  “由于他的精力向情妇转移,公司的生意盯得不紧,在一个项目上栽了跟头。公司目前欠下巨款,已经资不抵债,离清盘大概只有一个月时间了。”

  “活该。”我能感觉到潘淑兰在电话那头的咬牙切齿。

  “不不不,你错了,潘女士。你先生顾仁是个聪明人,他不可能让自己失败。如果事业垮掉,情妇会离他而去,他会一无所有,这比要了他的命还惨,所以,他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事实上,他已经想出了好办法。”

  “什么办法?”潘淑兰的声音有些哆嗦,她可能预感到了些什么。

  “你现在打开另一个文件夹,草稿箱,里面有一个文件,请你过目。”我猜想她过目的时间会长一些,就点了根烟,耐心等待。

  一根烟抽完,潘女士开口了:“他给我保了300万的险?你们怎么弄到这个的?”

  “潘女士,相信我们的职业水准,我们必须确保接下的生意能收到钱,所以对委托人也会作出调查。”

  “难道,顾仁他……他要杀我骗保,来救他自己吗?”潘淑兰开始抽泣起来。

  “很遗憾,事情就是这样,请你冷静,潘女士。我刚才说了,我拨这个电话给你,就已经表示你不会死了。”

  “那……那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个矛盾的事情,令我们很头痛,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是什么?”

  “你可能不知道,你先生的情妇其实也有丈夫,并且已经知道他妻子与你先生的事情,原因是他妻子向他提出了离婚,而这位丈夫不愿意妻子离去,这事情有些复杂,你愿意听我细说吗?”我尽可能给潘淑兰造成绅士的形象,我要树立起她对我的好感。

  “你说吧。”她显得有气无力。

  “是这样的,这位丈夫几年前由于工伤,半身瘫痪,当然也就性无能了。后来,他妻子成了顾仁的情妇,虽然丈夫隐隐约约知道点儿什么,但想到自己不能满足妻子,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妻子也报答了他,给了他舒适的生活。但突然有一天,妻子说要离他而去,这是他受不了的。据说,他妻子向你先生顾仁要了20万补偿他,这位丈夫一怒之下,将20万给了我们,要求我们杀死顾仁,而事情的矛盾正是在这里:顾仁只给我们5万元杀你,并且我们杀了顾仁之后,也没办法再向他要杀你的钱;如果先杀你再杀顾仁,这又违反了我们的职业准则——我们不杀雇主,否则我们便无法在这个行业立足了。还有一条,在同一单生意里,连环杀人,容易暴露自己,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杀一个人。顾仁的五万元有一半需要在事成之后支付,而那位丈夫却很爽快,20万现在就在我桌子上,潘女士,你现在明白我的选择了吧?”

  “王八蛋,我他妈就值五万……”潘女士估计在扯着头发。

  “潘女士,现在请你退出邮箱。”我需要趁她不太理智时保证自己的安全。当显示邮箱退出后,我立即删除了邮箱上的文件,并马上修改了密码。

  “你和我说这些,是不是要我出五万元来买回自己的命?你不怕我报警吗?”

  “你当然不会报警,呵呵呵。”我愉快地笑了起来,“第一,潘女士,我们并不需要你付一分钱,因为你值得我们同情,盗亦有道嘛;第二,你事实上一无所有,很快你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

  “为什么?”

  “很简单,你并没有与你丈夫离婚,你是他合法的妻子,如果你丈夫在下周死亡,你只能继承到他的一大笔债务,将由你们的共同财产来赔偿,而你丈夫生前的现金财产,给予你的估计也不会很多,大部分在他情妇手里,其中20万已经通过他情妇到了情妇的丈夫手里,再转到我桌子上了。哈哈,这事情挺有趣,是不是?”

  “操他妈的臭婊子……”潘女士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令我也很意外,我想她已经被彻底激怒了,很难想象她这样的贵妇能吼出这样一句话。

  我必须让她冷静下来,她即将思考的问题对我很重要:“潘女士,你不必动怒,因为你是安全的。刚才我说过,你需要帮助我们,其实也是帮助你自己。”

  “怎么帮?”

  “为了不让事情复杂化,我们不希望你丈夫的死引来太多的警察调查,所以,请给你丈夫营造一个简单的死亡环境。那就是,请你在三天之内离开这个城市,比如去外地旅游一周,否则,你丈夫的死,会让警察在你身上找些不必要的麻烦。只是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当你回来的时候,你可能一无所有了。”

  “我……”潘淑兰欲言又止,我觉得是时候给她独自思考的时间了,便说,“祝你好运。”然后挂了电话。

  我换回了常用的电话卡,现在我只需要等待,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