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连环(3)

连环(3)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特别早,很认真地梳理了头发,挑选了一件不常穿的白衬衣,一般情况下它是我出席婚礼之类场合才穿的。但是今天很有意义,值得穿上它来见证我寿险业务生涯的第一单生意开张。

  如约来到海滨别墅区,我又见到了潘淑兰女士,她比几天前更憔悴了,眼袋虽然补了不少粉,还是能看出浮肿来。

  “潘女士,昨晚接到你的电话,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你的资料准备好了吗?”我一边说,一边掏出各种合同文件摆到桌上。

  “是给我先生投保,你知道,他是个生意人,总在天南地北跑来跑去,经常坐飞机什么的,他让我给他买一份保险。”

  我如沐春风般地笑着点头表示理解:“是的,事实上我们的保险业务大多数来自这种情况——先生在外面奔波,总是想为家里人寻求保障,我们公司也正是为了这个宗旨而成立的。”

  我的话消除了一些潘女士脸上的尴尬,她小心地问我:“我需要提供些我先生的什么资料吗?”

  “并不需要,如果投保费由你支付,提供你的个人资料就行了。请问你是分期支付还是一次性支付,是现金支票还是银行转账……”

  “一次性吧,我怕我记性不好。”

  “没关系,潘女士,你并不需要一次性支付,因为即使你没有付清保费,而你先生万一出了意外,我们还是会赔偿保额的,这样你还不会损失利息。”我的善意其实是想传达一个意思,你不必露出急着买保险的意思,这样容易产生嫌疑,我相信潘女士能从我的话里体会到这点,而对于我来说,哪种支付方式都能令我得到业务奖金。

  “谢谢你的提醒。”潘女士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我不太敢接触她的眼睛,因为我有些内疚。但我相信,我的出发点和以后的结果,会是善意的,肤浅的人是看不出我的深意的。

  签完合同,离开别墅后,我回头再望了一眼那扇漆黑的铁栅大门,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位潘女士了,她婚姻的不幸虽然在被我盯上之前就造成了,但是我把这个不幸推向了极端,这点足以令我死后下地狱。为了能在地狱给自己找一些减轻罪名的借口,我下一步要向她的丈夫——顾仁先生下手了。

  “顾仁先生吗?”

  “是的,你是哪一位?”他不可能听出我的声音,我相信受话器戳的孔能令我的声音年龄大上10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但你需要知道这个电话能救你一命。”我故技重施。

  “呵呵,说说看,我都有什么危险。”这家伙比他老婆可老练多了,简直是临危不惧,我要提起十二分精神,即使我已经有了十二分把握。

  “顾仁先生,你认为这世界上谁最希望你死掉呢?”我讥笑道。

  “呵呵,你很无聊,不过看起来你认识我,那我就告诉你,我做生意和做人一样,光明磊落,从不得罪人。所以,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希望我死。”

  “嗯,你很自信,可惜,你太不了解身边人的想法了,如果你真的光明磊落,也就没有现在这个电话了。”

  “你说什么,我有什么不光明磊落的地方?”他有些发怒,这正是我所需要的。

  “顾先生,你办公桌前的电脑开了吗?”

  “开了,怎么?”

  “那请你登录这个网址,里面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是什么?”

  “看了就知道了,非常值得一看哦。”

  我让他登录了潘淑兰曾经登录过的邮箱,让他看到了那三张照片,然后,我迅速在自己这边登录,并删掉文件。

  “顾先生,你已经过目了吧?”

  “你很卑鄙,要勒索我吗?开个价吧。”

  “好,爽快,不过,我并不想勒索你,因为我不是干这个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觉得自己有些得意,有点狼调戏羊的味道。

  “那你想干什么?”他的语气非常阴沉,这更加证明了他并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你想知道是谁提供了这些图片给我吗?”

  “谁?”

  “猜猜?”

  “浑蛋。”他又怒了,和潘淑兰一样,容易动怒,在这个角度上,他们真的不是很适合的一对。

  “好吧,要有心理准备。这些图片是你妻子提供给我的,目的是让我能辨认出你的样子,不至于杀错目标。”

  “你说什么?潘淑兰要你来杀我?”

  “是的。”与男人说话,要干脆和恰到好处。

  “为什么,仅仅是因为我的外遇?”

  “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但据我所知,还有另一个原因。”

  “是什么?”

  “你妻子急需一大笔钱,用途我是无法知道的,但我知道她来钱的方法。可以肯定的是,她知道你并不会给她这笔钱,她认为你的钱和你的人都会在很短时间内离开她,她感觉到自己人老珠黄。我想,这可能是她需要一大笔钱的原因,尤其得到这笔钱还可以出一口怨气。”

  “她想怎么得到那笔钱?”

  “你再看另一个文件,在草稿箱里。”我把潘淑兰给他买的保险单扫描件预先上传了,估摸他看完后,我立即删除了它。

  “怎么样?顾先生,这件事情你应该不知道吧,300万哦,你妻子是下了血本,这个险种,保费就需要几十万啊!”

  “臭婊子。”顾仁低吼了一句。我觉得男人不能骂自己老婆为婊子,这等于骂自己是****,这样不好。

  我等了一会儿,顾仁冷静了一些,他问我:“你准备怎么杀我?”

  “呵呵,我有说过要杀你吗?我刚才说的是,这个电话会救你一命。”

  “明白了,你想让我出更多的钱,来救自己吧。说说看,我老婆出了多少钱买我的命?”

  “错错错,如果我这样做,就是没有职业操守,以后谁还敢信任职业杀手呢?我不能害了同行,坏了口碑。”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情,估计你会笑出来,我们给你的命估价是10万,可是你妻子坚持认为你的命只值三万,并且只肯先付三成。我们的行规是全款付清,事后双方再不联系。”

  顾仁沉默了一会儿,说:“这并不好笑,我还是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难道不怕我报警?”

  “你可以报警,但你知道这没用,因为我们什么也没做,而你老婆也不会承认。并且,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对吧?”

  “你要知道,到目前为止,我并不相信你们,我不相信我老婆会因为外遇而买凶杀我,她不是一个很贪钱的女人,也不会想出预先买好保险的事,她没这么聪明。我比你们更了解我老婆,我们结婚十几年了,我也不会和她离婚的,即使我有情妇,这是很多男人都会干的事情,不至于要置我于死地。一切都是你编造的谎言,我还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

  “哈哈哈!”我虚张声势地大笑起来,但我细心地发现,他并没有立即挂掉电话,这说明他嘴上说的和他的真实想法不符,他有些犹豫。

  “顾先生,这样吧,你没必要去揣摩我的目的,我肯定有我的目的,但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你想证实我有没有说谎,两件事情就可以让你明白了。”

  “哪两件事情?”

  “第一,你去人人保险公司查询一下,便知道那张保单的真伪;第二件事呢,目前只有我和你妻子知道的,那就是,我和你妻子约定下周对你动手,那么,你妻子在这种敏感时期需要走开一下,她会告诉你,她想独自去旅游散心,三天后就动身,一周后回来。等你证实了这两件事情后,你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相信到时候,你不用理会我今天的目的,也会作出明智的决定。等你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