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漏网之鱼(4)

漏网之鱼(4)

  将严俊河的来电挂断后,我松了口气。但紧接着,还没来得及擦擦额头上的汗珠?那位年约五十,已是半头花白的男士就把表递了过来。

  “小伙子,帮忙拆一节表带。”

  “咦?当初定制的时候没有量过手腕的粗细吗?”

  “没有。因为是送给儿子的生日礼物,想给他个惊喜。前天试戴后发觉还是大了一点。”花白头发提及儿子,露出一脸温和的笑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很宠自己的孩子。毕竟他刚刚递给我的这块表就要数万元呢。想必是老来得子吧。

  “您儿子多大?”

  “十八岁。”

  果然,最起码是在四十岁上下才要的孩子。我用特质的小螺丝刀拆开金属表带,趁着他说话的时候抬头打量了一下对方。虽说一头花白,但他双目炯炯有神,身姿挺拔。上身的polo衫是高档货,裤子由于柜台的原因看不太清,但皮带和夹克也都是一家价格不菲的男士品牌的限量款式。

  应该是某商业集团的高层吧……

  正这么想的时候,对方又发问了:“咦?今天怎么人那么少。”

  我微笑着回答:“我们这里每天顾客都很少的。”

  “我指的是店里……店员,还有上次接待我的那个经理。”

  我耸耸肩,冲办公室的方向道:“刚刚物流公司那边送来了新的展示柜,经理和其他人正在安装。怎么,您找经理有事?那我去喊他出来。”

  “不用啦,不用啦。”

  我借机转移话题道:“年轻人还是用皮革的表带要好一些呢。毕竟表盘已经很亮了,用金属显得有些怪怪的。”

  花白头发露出惊讶的表情:“真是有趣,我儿子也是这个意思,看来还是你们年轻人了解年轻人。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这个表亮闪闪的,像是暴发户才会戴。”

  我将表带重新固定好,擦净表身,又把卸下来的一块放进小纸盒中一并递给对方。

  “搞定了。先生,您的表。”

  “多少钱?”

  我指了指贴在墙上的说明,道:“两周内购买的产品更换电池和简单护理都不需要手工费。”

  花白头发像是没有听到,还是将一张百元钞票放在我面前,“不用找了。你这个小伙子挺讨人喜欢的。算是小费吧。”

  “谢谢。”我露出惊喜的表情,站起身来目送他离开。与此同时在心中对此人的评价又加了一条:看来还是在国外做生意的,竟然还有给小费的习惯。

  直到花白头发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后,我才喘了口气,随即又想起刚才接到的电话。对了,是严俊河打来的。告诉我下周六聚会的事情,另外还问我有没有谭雅的消息。

  提起这个严俊河,我对他的印象只能算是一般。不过在上学的时候,他似乎把我当成了知心好友来对待。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奇妙呢。在我眼里,他只不过是个单纯的仅仅能哄骗一下女生的小白脸而已。

  我走到卫生间,将刚才修表时沾到的污渍洗净。

  洗手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他曾经跟我说过的那个秘密——谭雅出事的那天晚上,他和前女友在林荫路散步。然后听到谭雅尖叫,随即在折回去后发现了在教室内隐藏着的鬼鬼祟祟的韩易,所以他怀疑韩易是跟踪谭雅的变态……

  这番话应该是百分之百骗人的才对。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露出苦笑。为什么我会如此肯定他说的是假话,这是因为那个在窗口偷偷摸摸向下窥视的人根本就不是韩易,而是我。也许严俊河是因为韩易顶替了生活委员锁门的职务,所以才下意识地认定他看到的人就是韩易。

  事实上,当晚我为了偷第一次月考的卷子,在自习结束后就溜进了老师办公室。岂料在取卷时窗外突然发出惨叫,着实吓了我一跳。还心想:坏了坏了,窗外有千里眼,隔着墙还能看见我偷卷子。等仔细一琢磨又哑然失笑,估计是外面发生了什么。紧接着我听到一声闷响和一阵疾跑声。想必是两个互相追赶的人吧。

  不过既然外面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想必老师也会很快折回。为了稳妥起见,我放弃了偷卷,用配餐卡撬开办公室的门,趁机溜下楼去。然而经过班级门口时,却发现门和灯都开着。

  我推开门,将灯关上,这时一阵风吹过——妈的,韩易是怎么搞的,门、窗、灯都不关。虽说我是个问题学生,不过爱护公物为学校节省资源还是懂的,于是走到窗前。此时外面已是喧闹不堪,我颇感好奇,伸出半个头向外窥视,哇——人还真不少。好像昏迷不醒的那个是我们班的谭雅!咦?好像有人注意到我了。快闪人。

  想到这里,我肚中不由得暗暗好笑。因为在几天后,严俊河竟信誓旦旦地说他看到韩易在楼上鬼鬼祟祟的,这眼神,真该去医院看看了。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也许真正的跟踪者其实是俊河,他想借我之口把责任推到韩易身上……

  我拧上水龙头,直接用衣服将手抹净。再次环顾表店。

  准确地说,我现在所在的这家店可不是普通的表店。而是坐落在富人小区外的品牌专营店。店里鲜有顾客光临,据我观察起码这两个月以来每周不会超过十位客人。因为这里的产品价格昂贵,每款都高达上万元,甚至数十万元。

  我走到更衣间,将不合身的工服脱掉。随即找到之前已经收拾整齐的背包。要知道,这里面装着价值数百万的名表。为了确认没有疏漏,我戴上面罩,挨个打开更衣室的衣橱,只见嘴巴被胶带黏住,浑身绑满绳子的店经理和三位店员依然扭曲地躺在里面。他们见到彼此后,发出了不甘心的呜呜声,但在我看来,这和大眼瞪小眼没什么区别。

  “我要走了。”我冲他们挥挥手。

  离开更衣室后,我再次检查了修表室内的指纹是否擦净,并将印有伪装姓名的工牌从墙上撕下。总算大功告成了,为了抢劫这家新开的表店,我蹲了将近三个月。还好之前练习了修表。一想起刚才那个突然出现让我卸表带的顾客,我不禁为自己擦了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