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漏网之鱼(5)

漏网之鱼(5)

  校庆典礼结束之后,江临市立大学附属中学02级6班的同学们齐聚在了主楼的喷水潭前。当年的班长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位外表精明干练的女子,她正在组织大家合影留念。

  韩易站在最后一排,但心却早已飞到了第一排的谭雅身上。他万万没有想到,谭雅真的会在聚会当日出现。他紧张得不知所措,甚至于没有勇气主动向对方开口攀谈。然而令韩易受宠若惊的是,谭雅竟在拍照结束后向他搭话,并解开了他心底的一些疑惑。

  原来谭雅在高中毕业后就随父母去了别的城市。由于之前的遭遇让迷信的家人觉得此名不详,遂在当地改了名字,叫谭晶。谭雅在复读一年后,考上了北方一所大学,并于大三那年出国留学,此次还是看到了网上发布的帖子才决定回国和大家一聚。

  “要是你不习惯的话,还是叫我谭雅好了。”她对韩易说,随即又小声道,“这事我还没有告诉别人。不过……那天,真的谢谢你。”

  韩易很清楚她所说的那天指的是什么。那晚,他跑下讲台,打开窗户,向楼下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帽衫的身影正压在谭雅的身上,手中举起的一块石头就要向下砸去。韩易目测二层距离地面不是很高,但还是有可能崴伤脚。眼见情况危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翻窗跃下,落地时发出的闷响吓了疑犯一跳。对方反应也够快,也许是没有遮挡面部,竟不敢回头,拔腿就跑。韩易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活动下脚腕后觉得并没有受伤便又向前追去。岂料对方眨眼工夫就钻进了教学楼,韩易很快便跟丢,再次回到现场时,谭雅已被赶来的老师和同学抬走。

  由于当年学校设备落后,并没有安装摄像头,因此也无法判断疑犯的面容和去向。在警方的后期调查中,韩易将自己的所见一一告之,但返校后却没有向同学大肆宣扬,一是不善言辞的性格所致,二是不想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谭雅却从警方口中得知是他救了自己,故而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好。这也让从未被同学关注过的韩易有了一丝特别的感觉。

  不过,真正的罪犯是谁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韩易很久。但仔细一想,就连警方都没有找到线索,他一个非专业人士又能做些什么呢。

  “喂,在想什么?”

  谭雅的呼唤将韩易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她今天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针织衫,梳着马尾,看起来既清新又富有知性美。

  察觉到韩易的目光,谭雅的脸颊微微一红,继而说道:“韩易,其实从刚才聚会一开始我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咦?怎么了?”

  “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就像高中时那会一样,好像是再次被什、什么人跟踪了。我无法形容,总之心里很不安。”

  什么!难道说当年袭击谭雅的跟踪狂就在这群人里?韩易觉得后背发凉,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的同学。

  是班里的同学么?还是老师?不、不可能是老师,如果是教师的话,那天晚上自己追过去时就会认出对方来的。

  其实不用谭雅提醒,他自己也觉得被人盯上了。

  韩易左顾右盼,终于找到了视线的来源——是严俊河。他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是他吗?

  不、不对。不是那种眼神。

  严俊河站在远处,虽说左拥右抱,但见到清新亮丽的谭雅主动和韩易攀谈,心里的妒忌之情还是表现在了脸上。他自问对谭雅是真心的,所以才紧紧盯住韩易。他在内心不断地大喊:谭雅!别被韩易的外表骗了!他是骗子!他就是那个袭击你的罪犯!

  不过心中的呐喊声越大,俊河就越加动摇——他闭上眼睛,再次重温当年的场景。那张露在窗外的脸真的是韩易吗?自己真的能确定么?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会不会只是当时条件反射般的臆想?

  可恶!烦躁之下他推开身边的两个女伴,睁开双眼——

  咦?人呢?韩易和谭雅不见了。

  “你怎么能确认不是严俊河?”谭雅走在主楼与二号楼的夹角处,随即拐到二号楼后,这里的自行车棚早就不见,改建成了简易的库房。

  韩易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发,冲手机里道:“不是那种眼神,那是嫉妒……”

  谭雅扑哧一笑,捂住手机轻声道:“好啦,你不是说走到偏僻点的地方说不定能把凶手引出来么。你现在看得到我吗?”

  韩易藏在楼层夹角处的缝隙里,说道:“可以看得到。不过我这个方法实在是够笨的,还是算了吧。”

  “别,既然来了,我也想试试。实在不行的话就当是玩侦探游戏了。”

  “你这就叫童心未泯吧。”

  “哼,主意明明是你想出来的。”

  “别回头,有人过来了!继续假装打电话。”韩易一面说一面紧张起来,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他正向谭雅一步步走去。

  是谁?

  谭雅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韩易将手机挂断,从夹角处探出头来,蹑手蹑脚地准备靠近那个男人。他可不能让人伤害到谭雅。

  不过单看背影似乎很熟悉。

  刚才拍照时见过这件衣服。

  究竟是谁?

  正当他在脑海中梳理人名时,不知从哪冲出了五六名陌生男子。众人一拥而上将那个接近谭雅的男子按倒在地。

  “你们疯了!干吗?”男人的吼叫声唤醒了韩易脑中的名字。他从夹角处走出,望着那张惊慌失措的脸:“石袖?”

  怎么会是他!

  谭雅被这群陌生人的粗鲁行径吓得面色苍白。后退两步,靠在墙边。吵闹声惊动了主楼前的老师和同学。大家纷纷跑上前来。

  一辆警车呼啸而至,那几个陌生人亮出身份,是警察。

  同学间响起了议论声。

  “石袖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韩易的心中更是惊惧万分,由于藏在夹角处的行为诡异,他也被警察勒令参与调查。他甚至没来得及和谭雅说话就被带上了警车。为何学校里会出现那么多的警察?难道说谭雅这次回来就是想抓住上次没有抓到的凶手,所以才提前向警方打了招呼。怪不得石袖在接近谭雅的一瞬间就被按倒。一定是这样的没错。既然是这样,待会到了公安局,向警察解释清楚就好。不过谭雅是怎么确认当年的凶手一定会出现呢?

  在另外一辆警车上,石袖正大声喊着冤枉:“我只是想过去吓唬一下老同学,你们抓我干吗?”

  刑警质问道:“上周五下午两点你在哪?”

  石袖愣住了,挣脱手铐的双手无力地垂下。原来是因为这个呀——当时的他正在表店里抢劫。

  与此同时,同学们围在谭雅身边左一句右一句的安抚起来。

  “好了。大家别吵了。”班长甩了甩干练的短发,扶起谭雅,“我去倒点热水给她压压惊,谁扶她到教室里休息一下。”

  立刻有两、三个老同学应声而去。其中的一个嘴角微微上扬,用右臂拖住谭雅,左手则缩在袖子里,轻搓着一块橡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