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门徒(3)

门徒(3)

  20天后,周世锦对于扬进行了复查。做完CT扫描后,阴霾重新回到了周世锦的脸上。CT影像上显示着于扬的双肺之间又多了一小块东西。虽然看起来与肺脏无异,但周世锦的心像石头一样沉下去。

  在人体脏器中,肺脏的再生功能不算强,摘除一块少一块。肺脏不可能再生,那只可能是癌细胞!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没有完全摘除病灶。

  周世锦的脑中像过电影一样,反复回放着当天手术的场景。是遗漏了什么?不可能,所有的突发情况都在他拟下的几个手术方案中考虑周全了。是自己太过自信,以至于草率了事?更不可能,那天他甚至有些紧张。难道自己的潜意识里希望于扬死去?太可怕了,他不敢去想。

  如果第一次手术没有成功,只有以第二次手术来补救,这点于扬的方案中倒是考虑到了。周世锦很快拟定了第二次手术的方案,这次,他要彻底清除于扬体内的癌组织。

  10天后,周世锦的手术小组再次打开了于扬的胸腔。残缺的双肺之间,那一小块丑恶的组织,像一张染血的面孔,对他展露恶魔般的微笑。

  带着憎恶,周世锦小心地摘下它,按照于扬的意见,术后会将它做成标本研究。

  他觉得,这是他做的最艰难也最完美的手术,仅此一次,别无其他。

  重症监护病房的落地窗前,周世锦缓缓将窗帘拉开。

  窗外,绛红的晚霞低垂,病房中的事物宛若油画。

  于扬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没有粗粗细细缠绕的管子,也不会再经受病痛折磨的煎熬,他看起来格外宁静。

  可他再也无法回应周世锦了。

  他死了。

  医学界失去了一位人才。

  不,也许是两位。周世锦的视线停在微微颤动的双手上。

  没错,这次手术比任何一次都要完美,拥有的却只是个完美的表象。手术的目的是治病救人,病人于扬却没有挺过去。也许是两次手术间隔太短,也许是于扬的身体太过虚弱……可即使有100个理由,也改变不了事实。

  是啊,他周世锦是个尽职的医生,从业许多年,目睹无数黑幕,还保持着一份理想与操守。它们是甲胄与刀剑,支持他一路披荆斩棘。在于扬死后,他却觉得信心动摇了——

  我还是那个单纯而热忱的医者吗?我还有那份勇气与决心吗?

  你还是死了,死在我的手术刀之下。我可以面对领导的指责、学界的质疑,我甚至能对你拍着胸脯说无愧于心……

  可我该怎样面对自己呢……

  心烦意乱之时,徐平闯了进来。

  “我要带师父回吴城,明天就走。”

  周世锦木然点头。

  徐平突然冲过来,揪住周世锦的衣领。

  “你没有按师父的方案去做,师父是你害死的!”

  “老于的方案能说服你?”周世锦没有推开徐平。

  徐平嘴上还在支持于扬,眼神却躲躲闪闪。是的,他也不相信。周世锦心中没有愤怒,有的只是怜悯。有时候,情感会超越理智,让人失去判断力。这不是坏事,至少在这位未来的医生心中,始终会保持一份良知。

  他拍了拍徐平的肩膀,“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和老同学道个别。”

  空荡的病房里,又只剩下他和于扬。

  近在咫尺,天人永隔。

  手机铃声响起。

  “周世锦先生?”对面说话的语调一点都不客气。

  “你是?”

  “吴城海皇制药,请问于先生是不是今天过世了?”

  不可能!于扬才过世一天,尚未发送讣告,具体情况只有院方清楚,可他们是如何得知的?周世锦咽下震惊:“你们是从哪里收到的消息?”

  “在去周城之前,于扬先生已和我们约定,他在世之时,每天都会定时给我们发三条消息。可是,昨天和今天我们都没有收到短信。”

  原来是于扬的安排。“请问有何贵干?”

  “于先生生前在我处购买了一批药材,当时没有付全款,现在我们催您还款。”

  “对不起,我和贵公司没有任何交易往来……”

  “可于先生的担保人写的是您的名字。”

  周世锦总算明白了,于扬生前买了一批药材,根据对方的言辞,这批药材价值不菲。他还伪造了自己的签名,把自己变成了担保人……

  于扬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对方能提供什么信息。

  “这样吧,请贵公司先发个传真过来,让我看看药品清单。其他事宜,请联系我的律师。”

  也许是对方急于收款,传真很快发了过来。于扬的药单有长长一串,最为昂贵的是一种叫Dust的药物。周世锦对药学也很了解,可对该药品的名字却十分陌生。可能是于扬委托开发的实验药物吧。

  下一种药物却让周世锦变了脸色——甲状腺激素,它能促进某些方面的新陈代谢。

  对癌症病人来说,代谢快并不是好事,代谢速度越快,癌细胞扩散的速度也越快。所以老年癌症患者,拖了十几年的也不在少数,而青壮年一旦发病,就难以控制。

  周世锦拉开于扬病房的抽屉,找到了几瓶撕掉标签的药。他闻了闻,脸色更加难看了。

  除了一种他认不出的药物,其他的都是促进新陈代谢的。所以,于扬的癌瘤才会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再度复发!难道他不清楚,加快新陈代谢对他来说意味着自杀吗?

  除非他一心想死。

  于扬的死讯,会是一枚炸弹。

  一个癌症学专家死于另一个癌症学专家的手术台上,而两人偏偏还有过学术争论。无论如何,周世锦都要接受学术界的指指点点。

  一位有影响力的专家死在周城第一医院,院方也会对他质疑。

  还有那张金额不菲的药单……

  老于,这就是你的目的吗?周世锦颓然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