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时空海(1)

时空海(1)

时空海 文/雷小雷

  周袁发财了。

  7月4日中午下课后,学生科通知周袁去取汇款单。很快,系里便传遍了:这个整天吃馒头咸菜的穷人,收到了家里汇来的两万块钱。

  连着两天,周袁在食堂的小餐厅请了四回客,每次都花三四百块钱。要知道,在这之前,300块钱足够他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了。

  周袁是个低调的人。一向贫穷的家里突然寄来这么多钱,而且汇款单的附言里还写着:儿子,寄去两万块钱先花着,没了再要。他想,难道父母中彩票了?他们都是老实人,应该也做不出什么杀人抢劫的事来,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他们受了什么人的骗。那个小山村只有村委有电话,他虽然很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但他没有打电话,以免这事传得更加沸沸扬扬。过几天就放暑假了,他一定要赶回去看看。

  做实验的时候,司教授问他:“听说你最近发财了?”

  周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家里寄来汇款单,学生科的同学传的吧,都知道了……让我请客,不好拒绝……”

  司教授笑眯眯地看着他说:“没关系,这是好事啊,至少,你可以有钱继续上学。别忘了,考我的研究生哦。”

  司教授很满意这个弟子。在天体物理学这个领域,周袁有着惊人的天赋。比如他曾经提出:“有没有天外之天的存在?是否所有生物都依赖水、氧气等条件而存在?在浩瀚的银河系,甚至银河系之外的博大宇宙,有没有这样的星球——没有水、没有氧气,而生物是依靠其他物质生存的呢?地球上的石头、土壤,也是否可以认为是一种生命形式呢?”

  司教授惊讶于他的想象力。天外之天这个概念,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是出自一个大二学生之口。想象力是笔宝贵的财富,特别是对于天体物理学而言。人类对于天体的研究,半是天造,半是人造,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只有想到了,才有可能去研究和探索,否则一切无从谈起。

  周袁家确实发财了。

  7月2日,周袁的父亲揣着手走进市里最大的王记珠宝店。店员有些轻蔑地对他说:“这里没厕所。”他说:“我不上厕所,我要见老板。”他固执地坐在大厅里,谁赶也不走,所有来买珠宝的人都会看一看这个衣衫褴褛的人。老板终于出现了,他把这个山民带到内室里,直截了当地问他有什么事。

  周树才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个布包,一层又一层。然后,他把一颗拳头大的珍珠放在老板面前问:“你们要这个吗?”

  室内拉着窗帘,光线较为昏暗。这颗珍珠圆润光滑,周身散发着柔和的亮光,竟是一颗罕见的夜明珠!

  老板睁大眼睛张着嘴巴,下巴差点掉下来。凭他多年从事珠宝行业的经验来看,这是一颗价值连城的古代夜明珠。他颤抖着用手抚摸这颗珠,一股沁凉瞬间传至掌心。奇迹啊!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这样的宝物,而且竟是一个山民送来的。

  他问:“卖多少?”

  周树才犹豫着伸出一巴掌。

  “五百万?”老板想探探这个老农的底,看他对价格了解多少。

  没想到,这回轮到山农张口结舌了。他说:“五……五百万?”

  紧接着,他马上说:“行!卖给你。”

  老板欣喜若狂,他捧着夜明珠,又仔细地看了半天。这颗巨大的古代夜明珠,市面上根本找不到,如果真要拿出去卖,二十几亿是不成问题的。五百万买来,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够花了。他问山民:“这个,哪儿来的,还有吗?”

  “还有一颗小一点的……”

  “我要,我全要了!”

  周袁没往村里打电话,村里却打电话找他了。村长说:“你父母突然死了,快回来吧。”

  周袁一下呆了,全身像淋了一盆冰水,从外凉到里。

  7月7日,他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到达市里后又租了一辆出租车,跑了三个多小时,又走了四十多分钟的山路,终于赶回了家。

  这个小山村只有三十来户人家,在山上分散居住,最近的邻居离他家也有半里地。他的父母死亡时间是两天前,昨天最近的这个邻居到他家借筛子,发现周树才夫妇死在堂屋里。

  现场周围已经戒严,警察做了一些前期工作。夏天尸体易腐烂,就从山外运来冰块,将尸体低温冷藏了起来。

  周袁看着父母躺在冰块里。他们死状怪异,周身发青,眼球暴凸,血管粗大并高高隆起,看起来像一条条大型蚯蚓在身上爬行,极为恶心。

  周袁登时双目赤红,眼泪便流了出来。

  市警察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秦汉说:“不是他杀,不是自杀,不是抢劫——在死者枕头底下发现了一颗疑似夜明珠的珍珠,在床底下发现了四百九十八万元现金。像是得了某种病,而法医鉴定认为,如果是病的话,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警员朱彪将装着珍珠的包给周袁看。

  朱彪说:“这是你家的东西吗?”

  周袁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这好像是电视上见过的夜明珠,只不过他手中这个个头还要大一点。虽是在白天,但珠子在室内还是闪着温润的光泽。他摇摇头:“7月4日,我收到了家里寄的两万元汇款单。在这之前,我家是没有一分积蓄的。”

  “哦?”秦汉说,“这倒是个线索。”

  朱彪又拿出一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别动珍珠。

  朱彪问:“认识这上面的字迹吗?”

  周袁只看了一眼,便十分肯定地说:“是我父亲写的。”

  奇怪,他写这几个字,是想提示什么呢?警告别人不要拿他的东西,还是另有寓意?难道,是在提示他珍珠危险,不要去拿?难道,父母的死亡与珍珠有关?

  秦汉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他表情凝重地对朱彪说:“你守在这儿,任何人不得接近此处。我要回市里一趟,王记珠宝店的老板死了,死状与这里的一样!”

  周袁说:“请允许我和你一起去。”

  秦汉说:“你还是留在这里,况且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周袁坚持地说:“或许,我能帮上忙呢。”

  秦汉努了努嘴:“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