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时空海(2)

时空海(2)

  王老板死在办公室里,死亡时间为当天上午,店员向他汇报工作时发现他怪异地在座椅上死了。眼球凸出,青筋暴起,死状和周树才夫妇一模一样。在他的办公室里,找到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经过对店员的询问,最近一周,王老板接触的人当中,比较奇怪的是一个山农。店员描述了他的样貌,周袁确认,来这里的山农,就是他的父亲。

  周袁对于事情的脉络已经基本清晰。父亲不知从哪里找到了珍珠,卖了一颗给王记珠宝店,卖得五百万,给自己汇了两万。本不相干的父母和王老板都死于同一种病,他们之间只有一个联系——夜明珠。

  想到这里,他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他想起司教授曾经提到的一个词——宇宙超辐射!

  他近乎吼叫地对拿着夜明珠研究的秦汉说:“放下!赶紧放下!”

  他摸起王老板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喂,司教授吗?我需要你的帮助。”

  听完周袁的描述,教授说:“不要住在家里,离事发点至少一公里以外,不要裸露皮肤,尽量穿长袖衣服。”

  司教授说完最后一句话,周袁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他说:“切记,千万不要赤手拿那颗珍珠。”

  司教授在山下雇了两个脚夫,又找了一个向导,在离周袁家一公里以外的地方搭好帐篷,又穿好防护服,这才拿着仪器往事发地走去。

  在离周袁家500米的地方,辐射探测仪表上的指针突然剧烈地波动起来,紧接着咔咔两声,表弦竟然断了。他迅速退回营地,大声喊:“周袁,周袁……”

  有人应着,过了两分钟,周袁跑到司教授跟前。

  教授又套上一层防护服,并且塞给周袁两套。

  周袁放下防护服,神色惨淡地说:“我已经拿过夜明珠了……”

  司教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周袁或许已经受到伤害这件事,期望他的判断是错误的。他重新拿了两个探测仪,和周袁一起走到刚才的地方,两个仪表的表针在经过剧烈波动后,表弦又断了。

  周袁倒吸了一口凉气。

  司教授问:“还有谁待在这个区域超过一个小时?”

  “我,刑警大队大队长秦汉,还有一名警员朱彪。”

  秦汉和朱彪正在屋里讨论案情,商量着要增派更多人手过来,看见周袁和衣着怪异的司教授,便停止了谈话。

  司教授把两个损坏的仪表放在他们面前,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从现在起,除了咱们四个人,其他未经我邀请的人一律不得进入此现场一公里以内。”

  秦汉和朱彪的脸色非常不配合,很明显的意思是“这谁啊”。周袁作了简单的介绍:“这是我的大学导师,天体物理系的司教授。三个辐射测试仪都在此处五百米以内失灵报废,我们怀疑这里有可致人死亡的强烈辐射。简而言之,我的父母和王老板都可能是因辐射过量而死。”

  不等秦汉和朱彪说话,司教授便接着说道:“这是一种在地球上还没有发现过的超强辐射,我们在研究领域将它暂且命名为宇宙超辐射。你们看到的那两颗珍珠,极有可能来自外星球。”

  “什么?”朱彪奇道,“怎么与外星球扯上关系了呢?外星人到地球扶贫济困,给山民送宝物来了?”

  秦汉呵呵地干笑了几声。

  “在科学上,只有未知,没有不可能。”司教授严肃地说,“如果在一百年前,有人对你说他坐在一个方匣子面前,就能够与远在大洋彼岸的亲朋好友见面聊天,他还能拿着一个巴掌大的东西,在北京与南京的妻子说话,而这一切都是通过在地球上方运行的某个发射器来完成的,你会不会认为那个人是在说天方夜谭?”

  秦汉和朱彪都不说话了。

  司教授说:“现在我们分头找找,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看看除了珍珠以外还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四个人找了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周袁到水缸舀水准备烧些水给大家喝。他脑子里想着事情,拿瓢漫不经心地舀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舀着。他仔细地往缸里一看,里面竟是一片澄澈湛蓝。他把瓢扔下去,瓢无声无息地坠入里面,不见了踪影。

  他惊讶地大声喊道:“教授,教授,快来看,这里竟然有片海!”

  四个人合力把缸挪开,地面上赫然出现一个与之重合的圆形湛蓝洞口,里面波光粼粼,有鱼在游来游去,只不过多是灰色、白色和黑色的。教授用绳子绑着一个手电筒放到里面一米深的位置,却看不见手电筒的情况。他又将绳子往上提了提,使手电筒的尾部露在外面,这么近的距离,还是看不到手电筒的头部。教授把手放在里面,却没有在水里的感觉。这里面的一切,仿佛是个映像,或是海市蜃楼。

  “时……时空海!上帝呀!它竟然真的存在!”教授失声喊道。

  司教授说:“时空瞬间转移是我近年来研究的一个领域。简单地说,被转移的时空真实存在于宇宙中的某处空间,但由于时间轴的排列顺序出现失误,而错误地出现在别的时间和空间里。我们眼前的这个时空海,或许距离我们有几万甚至几亿、几十亿光年。”

  秦汉和朱彪都瞪大了眼睛,表示不可思议。周袁沉思着,他相信自己的老师,也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就像是宇宙中的黑洞,谁也没亲眼见过,谁也没亲自掉进去又出来过。对于黑洞的研究,以目前的科学发展水平,只是基于理论。时空海,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而眼前的情景,用教授的观点来解释,也是非常合理的。

  恰在这时,砰的一声,从洞里冒出一个东西落到地面上,竟是一颗硕大饱满的珍珠!

  周袁盯着珍珠,面色灰白。

  这不世的“奇财”,人人都想拥有它,做梦都想它从天而降。然而,它却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刃,是青面獠牙的魔鬼,转瞬间让人命丧黄泉、死不瞑目。

  教授更加肯定地说道:“你们看这珍珠,我们假设它生活在另一个时空的海洋里。或许在那个时空,它只是一粒微尘,但一旦溢出时空,进入另一个时空里,便或许会放大或缩小,或者以别的形态出现。手电筒之所以能看见露在外面的尾部,看不见进入时空海的前部,就是因为前半部进入时空海,便进入了几亿光年以前或者以后,我们自然是看不到的。可是,为什么刚才的海水只是一个映像,而珍珠却又真实存在呢?难道……”

  “虚虚实实,虚实结合,整体中的部分、部分中的部分发生时空转移?如果真是这样,那简直是大自然的奇迹!这是科学史上的重大发现!”教授激动地说,“我将向学校,同时向国家有关部委提出申请,请他们派出专家组来专门研究这个课题。”

  周袁等越听越糊涂。教授兴奋地说道:“通俗点说,如果真的像我想的那样,那么这个时空海是整片海洋中的一个片断转移过来的。而在这个片断当中,又有部分是真实转移过来的,还有部分只是转移了映像。所以虚虚实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

  周袁没有追问下去,他已经明白了教授的意思。而秦汉和朱彪从一开始就没听懂,所以干脆也没有再问。

  秦汉问道:“我们该怎么做,要不要向上面汇报?”

  教授犹豫着说:“按理说,也应该吧……不过,还是暂时封闭消息吧。毕竟,这里能冒出夜明珠,而且都是极为罕见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难免引起贪财之人的窥视,会给我们的研究工作带来麻烦。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里非常危险!”

  教授的神色凝重起来,他忧虑地看着周袁等三人:“你们三个,是否都赤手拿过珍珠?”

  三个人都点了点头。

  教授说:“这里的超辐射,是由时空海的珍珠引起的。它的辐射半径只有五百米,可见它的强辐射是近距离的,而且可能距离越近越强,肌肤接触的危险就更大了。”

  朱彪一脸恐惧地撸着袖子看胳膊,突然,他惊叫一声,话音里已经带了哭腔:“你们看,我这是怎么了……”

  他胳膊上的大动脉呈现墨绿色,已经微微有些突出。

  周袁只觉全身一阵刺痒,他和秦汉不约而同地也挽起袖子看,他们的胳膊上,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三人赶紧又看了看身上其他地方,大动脉都呈墨绿色微微突出着。

  一阵绝望的情绪瞬间袭击了周袁。难道,这科学上的重大发现,非要在短短几天里将他全家灭亡吗?

  朱彪一屁股坐在地上,咧着嘴哭了起来。“我还没找媳妇呢,就这么死了……死得还这样难看,我还不如周树才呢,人家还给家里留了五百万啊……”

  秦汉踢了朱彪一脚:“你他娘的还像个爷们儿吗!这还没死呢。”

  他问司教授:“我们发现得早,有什么办法治疗吗?”

  司教授说:“我们假设周袁的父亲是在7月2日去卖珍珠的当天发现并且接触了珍珠,7月6日死亡,中间只有四天的时间;而王老板是7月2日接触的珍珠,7月7日死亡,中间有五天的时间。人命关天,我们以最短的时间来计算。秦队和朱彪在7月6日过来,周袁在7月7日也就是第二天过来,今天是7月8日,也就是说,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如果治疗的话,只能进京或者出国找最好的医院治疗,而且极有可能无法治疗。一天的时间,等我们赶到医院,时间也晚了。”

  秦汉说:“那岂不是要白白等死?这么说我们只有一天的活头了?”

  朱彪干脆不管秦汉说他爷们儿不爷们儿,放开嗓子哭了起来。周袁也禁不住双目含泪,默默地走到院里拿起铁锹,一锹锹挖了起来。他想,反正自己也要死了,在死之前好好安葬父母,再顺便给自己掘个坑,可以长伴在双亲左右。

  司教授三人走到他身旁。朱彪也拿了一把铁锹,边哭边挖:“爸,妈,不孝的儿子走在你们前面,也不敢劳动你们为我挖坟了,我先自己挖好了吧……”

  司教授一把握住周袁的锹杆,他像下了决心似的说:“或许,还有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