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魔石(1)

魔石(1)

魔石 文/雷小雷

  县委欧阳书记的母亲出了车祸,医生宣告已无回天之力,让家属准备后事。欧阳书记悲痛欲绝,一连几天都红着眼睛。

  肖阳就在这时来到了医院,他单独找到欧阳书记说:“让我试试吧,我有办法!”

  书记盯着肖阳,试图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丝戏谑或者玩笑的意味,但是没有,他只看到了认真和坚持。

  “你只是县委办的一个秘书,你懂医术吗?我请了国内顶尖的外科专家,他们说已经尽力了。”

  “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不是吗?”

  这个平时老实巴交、在走廊遇见都要连忙低下头躲到一边去的青年,此时却用这样坚定、自信的口气和他说话,让欧阳书记备感诧异。欧阳书记有些动摇了,难道,他有什么妙法偏方?医生已经无计可施了,或许,可以让他试试。

  “肖阳,你有什么办法?”

  “书记,如果您相信我,并且让我试一试,那么请答应我三个条件:一、这件事情要秘密进行,除了我们两人,其他任何人不能知道;二、我独自对老人进行救治,连您也不能在场;三、从现在起三天内,我会将老人送到您家,到时老人如果没有苏醒,肖阳甘愿受任何处分。”

  一个月前。

  “你在这里做了一年还是两年?十年,三岁的孩子也能学会什么路子了吧!这种低级错误你该犯吗?这次组织调整,你自己心里有数吧。”

  县委办公室主任李和平几乎是在咆哮,愤怒使他几乎丧失了理智。

  肖阳低下头站在那里,恐惧加上委屈让他差点流下眼泪。

  今天,市委巡视组来县里视察年度工作情况。视察工作是表面,更深一层的意思,是考察宁阳县领导班子成员,为换届工作作准备。全县上下对此高度重视,接待工作做得无微不至,充分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宾馆、用车、会议室、汇报材料……哪一点想不到就要出岔子。作为一个在县委办公室工作十年的老秘书,肖阳以为自己已经想得很完美了,想不到一个意外的会议却把整个计划都打乱了。

  市委拟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来宁阳县的巡视组组长是市委周副书记,被要求在宁阳县收看会议。

  会议通知下到肖阳这里,肖阳在文件办理单上熟练地写下:下午3:00,在1404会议室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请市委周书记、县六大班子领导成员及县直各部门单位主要负责人参加。

  然后,肖阳把材料报到李和平那里,李和平正和最近联系上的大学女同学在MSN上热聊,扫了一眼文件办理单,便把会议室改成了1606,又说:“1404,多不吉利的号,一切要做到完美!完美,懂吗?”

  肖阳默默地把材料拿出来,赶快让秘书科把通知下达到各部门。谁知,下午开会的时候才发现,1606会议室的电话线不通,会议内容不能同步到其他省市。

  与会人员只好又挪到1404会议室,等正式收看时,时间已延后了15分钟。时间观念非常强的周书记明显不高兴,整个会议期间都十分严肃。县委书记和县长坐立不安,额头上一直冒着冷汗。

  厄运如影随形,接下来的工作汇报会上,周书记对其中的一个经济数据提出了质疑,而这个数据,之前县长审稿的时候,已经提出修改了,肖阳不知是忙还是怎么的,竟然忘了改!虽然县长连解释带证明,但周书记还是把材料交给秘书,让回市里以后再核查一下有关的数据。

  这真是致命的失误!

  在此之前,李和平一直对肖阳欣赏有加,下次的干部调整,基本已经内定了肖阳。但这事一出,提拔的事几乎成为泡影,就算李和平同意,书记和县长那里也过不了关。

  李和平把肖阳臭骂一顿,他丝毫不提自己改动会议室的事,把所有过错都推到了肖阳身上。肖阳低头听着,不作任何辩解,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的任何辩解都是火上浇油。

  暮色降临,华灯初上。

  肖阳倚在天台的栏杆上,望着楼下出神。这栋19层楼设计呈“V”形,肖阳站的地方,正处在“V”字的底部,是一个拐角。楼底本来是一处水池,后来有风水先生说是迎面破财之水,便又在水池边上种了一圈雪松。从外面看,几乎看不到里面还有个水池,肖阳有时候很想躲到那水池里——里面应该没水了吧,躺下好好睡一觉,没人找得到。

  “肖阳,怎么还在这里?”

  李和平摇摇晃晃地走上来,一看就是喝多了。酒气顺着风吹进肖阳的鼻孔,肖阳厌恶地转过头,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假装去看对面楼上的霓虹灯。

  “想不开?年轻人,下次还有机会嘛。你要想到,这次闯的祸,给县里的工作造成了多大的被动,给书记和县长下一步的工作安排,也有可能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肖阳很想说:会议室是你改的。他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他知道,李和平肯定已经在书记和县长面前,把责任全部推给他了,和他在这里争辩又有什么意义。

  李和平拍拍肖阳的肩膀。肖阳不露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咔嗒”,轻微的一声,栏杆的一个金属扣竟然开了,不知是疏于维护,还是谁故意打开的。

  李和平走到肖阳之前站的地方,两手扶在栏杆上,眺望着远处的灯光。

  肖阳看着他,这几年,他跟着李和平鞍前马后,端茶倒水,没日没夜,只要李和平一个电话,自己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他跟前,比伺候父母还用心,为的就是他能在关键时刻拉自己一把。现在,这个希望就要落空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肖阳恨恨地想。

  李和平扶住栏杆的身体突然有点摇晃。

  “肖阳,扶我一把。”

  李和平有高血压的毛病,平时很少喝酒,但陪市委领导这样重大的场合,又不可避免地喝多了。这时血压上来,他只感到一阵头晕。

  命运就在那一刻阴错阳差。

  肖阳鬼使神差地躲开了!

  李和平想离栏杆远一点,似乎晕得厉害,他使劲抓着栏杆想稳定一下,但栏杆魔鬼般地打开了,肖阳眼看着李和平从楼顶摔了下去。

  肖阳等待那惊人的落地时“砰”的一声,但什么也没发生,一百多斤的人从19楼的楼顶掉下去,竟像一片羽毛飘落一样,无声无息。或许,是楼层太高了,听不见,肖阳想。

  他无力地蹲下来,恐惧袭遍了全身。肖阳只感到喉头发紧,牙齿不自觉地发出“咯咯”的声音。他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为什么不去扶他一把?这样,间接地,等于杀死了他。

  可是,为什么要后悔,这不正是他心底所期待的吗?他没了希望,便再也不想看见李和平那张保养得极好的肥嘟嘟的脸。

  肖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使劲掐着大腿,疼痛使他慌乱的头脑清醒了些。十多分钟后,他站起身来,脱下外衣把栏杆上、地面上的痕迹擦干净,然后,乘电梯下楼,装作散步的样子,走到那排雪松处,拨开密密厚厚的叶子往里一看,干涸的水池里,李和平像一摊肉泥,彻彻底底地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