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魔石(2)

魔石(2)

  第二天早晨,肖阳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同事们都在埋头工作,一切如此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他们肯定还没发现。肖阳想。

  “肖秘,李主任找。”

  肖阳的屁股像被开水烫了似的跳了起来。整个办公室只有李和平姓李,难道是有人故意开他的玩笑?

  “肖秘,快点,李主任脸色可不好,你小心点。”

  小王在门口又催了他一遍。

  李和平刚从书记办公室里出来,脸色铁青。他绷着脸对肖阳说:“你立刻写一份书面检讨材料,要全面、深刻,认真剖析,深入检讨,下午交给我。”

  肖阳直愣愣地看着他,脑子里“嗡”的一声,冷汗瞬间淌满了全身。他扶住面前的办公桌,才没使自己瘫倒在地。

  幻觉?不,绝对不是。

  那么昨天是幻觉?不,这绝不可能,他亲眼看见他摔死在楼下。

  难道有鬼?

  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不可能,大白天的,而且离得这么近,他不由得伸出手去捏了李和平的胳膊一把,是真的!

  李和平一下子甩开了,诧异地说:“你干什么!”

  看着肖阳呆愣愣的样子,他有些担心,又换了种口气说:“小肖啊,年轻人遇些挫折是不可避免的,心态要放平,啊。你回去吧。”

  肖阳没了魂似的回到座位上。整整一天,他不是在座位上发呆,就是在楼上游荡。李和平下午没有向他要检讨,同事们见了他也都绕着走。

  “这次他有麻烦了吧。”

  “老板可能找他谈了,看他失魂落魄的。”

  “也是的,这么大的活动,怎么能出岔子呢,还好我们没参与。”

  肖阳仿佛没听到这些议论。难道当时没有摔死?那么至少也该有伤啊!难道摔死的是别人?自己伤心之际错把别人当成李和平了?

  肖阳忽地一下站起来,又坐下去。

  不,不,再等等,等到天黑。万一死的真是别人,那尸体肯定还在那里,他不能贸然去看,那等于是自己暴露自己。

  他在无比的煎熬中度过了整整一天,李和平竟没有找他麻烦,昨晚的事仿佛没有发生一样。

  夜幕再次降临,同事们都已经下班回去了。肖阳在办公室里磨蹭到11点多,悄悄溜到雪松树下。拨开枝叶往里一看,他立刻呆住了,里面什么也没有,哪怕是一滴血。

  肖阳不知怎么回的家,他迷迷糊糊地在床上躺下。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能肯定的是,这不是自己的幻觉。找到答案的最快途径,便是亲自试验一回。但肖阳没这个勇气,万一跳下去一命呜呼……

  一个个想法和可能在他的脑子里腾挪翻滚,直到天亮时,肖阳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他的精神比昨天好了些,认真准备了一份检讨送到李和平办公桌上。他看着李和平,一晚上的煎熬让他艰难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确实死而复生了。

  但李和平似乎已经忘了这件事,随便看了一眼就放下了。他微笑地看着肖阳,用平缓温和的语气说:“调整好心态,积极争取,年轻人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肖阳对他的话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些年来,他已经学会了如何分辨领导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他的心思全部放在了等待上——夜幕的降临。他将通过一个试验,找到李和平死而复生的原因。

  夜色终于笼罩了大地,尽管有闪烁的霓虹和错落有致的灯光照亮着世界,但总有一些地方是光明所不能到达的。

  肖阳站在夜色中,望着楼底那处黑暗的角落,将手中的蛇皮袋子打开,从里面抱出了一只小狗,这是他中午在市场买的。他看到小狗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心里慌得像长了一把草。他闭上眼睛,把手放开,小狗都没来得及叫,便落了下去。

  他乘电梯快速赶到楼下,看看四处无人,便拨开雪松的叶子钻了进去。

  干水池呈长方形,底部是一整块带着绿纹的大理石,此时上面满是斑斑点点的鲜血,小狗被摔得血肉模糊。

  肖阳使劲压制住胃里泛上的恶心,找了处稍远的位置坐好,然后便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小狗——它的死状是和李和平一模一样的,难道,它也能复活?

  肖阳特意看了看表,晚上11点08分。

  11点半……11点50……12点……

  等到12点08分,就在肖阳的眼皮快要打起架来的时候,奇迹出现了,但眼前的情景却让肖阳忍不住“哇哇”吐了起来。

  已经结了冰的血突然像有了生命,开始缓慢流动,然后汇成一股,流进了小狗的体内。摔烂的小狗摇晃着站了起来,那只被甩出去的眼球,骨碌碌滚到它身旁,然后几乎跳跃着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

  五分钟后,小狗活蹦乱跳地冲着肖阳叫了一声,然后,“吧唧吧唧”把肖阳吐出的秽物吃了个一干二净。

  这太匪夷所思了。

  肖阳认真地、一寸一寸地抚摸池底的那块石头。看起来,这就是一块普通的大理石,有着绿色的纹理,被用在这里之前,应该经过打磨,所以摸上去还算光滑。

  他应该感谢这块石头,否则,那天冲动之下所做的事情,或许足够让他被开除,甚至被起诉。

  这是一块让人起死回生的石头啊!

  肖阳的心里澎湃起来。震撼、激动、慌乱……各种情绪像巨浪,一波一波冲击得他有些眩晕。他一直在这里坐到凌晨,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家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到单位上班去了。

  与前几天的状态不同,肖阳今天表面一脸平静,内心却像煮沸了的开水。同事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没空搭理他,领导也没安排他什么工作,他正好享受这份清静,好好思考一下如何利用那块神奇的石头。它不但能够起死回生,而且似乎还能消除人们在那段时间的记忆——比如李和平,重生后像是完全忘记了肖阳没去扶他使他坠下楼的事情。

  他到书店购买了大量的医学书、玄学书,并且大张旗鼓地宣称自己要致力于治病救人、普度众生了。有几个平时处得还不错的同事私底下劝他,看开些,别走极端,提拔的事情也许还有转机。他不置可否,依然我行我素。

  肖阳相信,这块魔石,将要彻底改变他的命运了,他只需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