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魔石(3)

魔石(3)

  现在,这个时机,欧阳书记给他了!

  趁着夜色,肖阳开车把老人拉到家里。她的身上还插着几根管子,车祸导致她右半个脑袋三处骨折,颅内淤血。

  她气若游丝,命悬一线,医生说她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欧阳书记在病房里转了几十圈,最终红着眼圈对等待在那里的肖阳说:“拜托你了。”

  肖阳知道这四个字的分量,如果成功了,他就是欧阳书记的恩人;如果失败了,就等于摆了欧阳书记一道,那他的下场……

  不,除了成功,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

  凌晨3点,肖阳拔掉了老人身上所有的管子,没过几分钟,她就停止了呼吸。

  肖阳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他把老人抱到车上,开到离单位一里左右的地方就熄灭了车灯。车子鱼一样在夜色中又滑行了500米。他把车藏好,然后抱着老人,不,确切地说是老人的尸体踏上了那块魔石。

  他的心脏“咚咚”跳着,对于死亡的恐惧、鬼魂的想象加上即将发生的事情的神奇,让他的精神差点崩溃。他一遍遍给自己打气:“撑住,坚持住,命运就会因此改变。”

  一小时后,老人冰凉的身体有了温度和鼻息,只是还没有苏醒。肖阳长出了一口气,这个赌,他打赢了!

  来这里之前,肖阳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他给老人服用了适量的安眠药,防止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何处。然后,在她受伤的部位,都绑上了绷带。他必须让她相信,自己还没有完全康复,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三天后的晚上,当肖阳把活生生的老人送回欧阳书记家里时,他感到了有生以来无比的尊荣和满足。欧阳书记拉着他的手,当场热泪纵横——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领导,一直对母亲怀有深厚的感情,母亲一生没享什么福,如果骤然离世,他的后半生将会一直生活在不安和歉意之中。现在,肖阳又给了他重新弥补和尽孝的机会,而且,这个事情看起来如此不可思议——医生都束手无策的事,他竟然只用了三天!

  看起来,老人只需要静养几个月就能恢复健康了。

  对于用了什么方法,肖阳三缄其口,只说是祖上留下来的偏方。欧阳书记赞不绝口:“了不得啊,民间有奇方啊!想不到县委办藏龙卧虎,你还有这等本事,身怀绝技又谦虚谨慎,不可多得啊!”

  送肖阳出门时,欧阳书记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你在县委办干了有十年了吧!”

  魔石是他生命中的一个际遇,肖阳想,虽然对它的到来毫无准备,甚至让他猝不及防,但他预料自己的生活将发生重大改变,就像饥饿的人吃上了满汉全席,贫穷的人投中了六合彩,谁知道他们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别人的不知道,但对他的影响是好的。

  肖阳回家后认真琢磨了书记最后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凭着十年的工作与人际关系经验,他觉得,这次提拔有希望了。

  在单位里,他时常陷入深深的思索中——这块魔石,还能不能治疗其他的疾病?比如目前医学技术无法攻克的癌症、艾滋病等,目前救治的这两例,都是外伤;能不能让久死的人复生?目前救治的都是刚刚死亡就已经待在或是放在魔石上了。

  这些问题,让他时而迷茫,时而兴奋,整个人表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精神状态。

  同事们都觉得他有了精神分裂症的迹象。分管领导委婉地找他谈话来试探他,但谈话时他又表现得异常正常,头脑清晰,思路敏捷,所以只得让他继续工作,先观察一段时间。

  主任李和平甚至有些内疚,是不是自己批评得太严厉了?毕竟这是棵不错的干部苗子。虽然犯了一点错,但也不至于会影响下次的提拔,上次说的话只是一时气极,难道他还当真了?如果他继续这种状态,那可就真没希望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种情况,让肖阳的工作氛围一下和谐起来——一直对他吆三喝四的分管领导,最近对他关怀备至;把他当最大竞争对手的楚科长,最近总是说他好话;原来经常加班,现在随时清闲……

  肖阳突然意识到,大家似乎都认为这次提拔他提前弃权了。没有竞争和利益的社会,就像个世外桃源,他是因祸得福了。

  就像一场赌局,肖阳提前知道了答案,冷眼旁观着其他参与赌局的人表演。当所有人以为他在座位上痴得可怜的时候,其实他心里的优越感已经凌驾了一切——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大吃一惊。

  在这段时间里,肖阳又悄悄做了几项试验,用生病的猫、僵死的猫……他不虐猫,如果猫通过魔石获得新生,他便兴奋地看着它们走。通过试验,他发现魔石并不是万能的,它只对一些外伤有作用,而且起死回生也仅限于死后一小时内,超过一小时,便什么作用也没有了。

  轰轰烈烈的干部提拔开始了,每个人都像被注射了兴奋剂,议论的、猜测的、拉票的、送礼的……只有肖阳依然淡定地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谁跟他说“哥们儿,投我一票啊”,他便愉快地答一声“哎”。

  经过一轮轮的推荐、选举、开会讨论,等到一楼的大厅里张贴出干部提拔公示,所有人都呆了,在榜上的第一位赫然写着肖阳的名字——拟任县卫生局第一副局长、县人民医院副院长(主持工作)。

  肖阳应付着一拨又一拨贺喜的人群。按理说,县委办的科长提拔到卫生局干副局长,只是个一般性的调动,但人民医院主持工作的副院长就不同了,这相当于“一把手”,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及的职位。

  肖阳的心里却没有过多的喜悦——这种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而这个职位,反而给他增添了苦恼。卫生局在外面办公,离魔石就远了,现在他每天都要不露声色地借着喝水的机会踱到窗边看看那块石头,否则的话,一天便安定不下来。

  魔石必须弄到家里才放心!

  可是,这么大一块石头,虽然平时没人关注它,但要悄无声息地把它弄走,却不是件容易事。

  肖阳在寻找机会。

  这天上午,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我死,让我死,我不活了……”

  他推开窗子,发现楼底下已经围了一些人,一个妇女坐在墙边上,边拍着大腿边哭。

  “院长,出事了。”医院办公室黄主任敲门进来说,“一个10岁的孩子出车祸送来后医治无效死亡了。下面是他的母亲,非说是医院给治死的,赖在那里不肯走。”

  “哦?马上派人去做工作,先让她回病房或者回家,疏散围观的人。”

  黄主任领命出去后,肖阳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要不要救?这个男孩是出车祸死的,魔石可以救他。可是,这个孩子如果不像书记的母亲伤在头部,突然之间伤全好了,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和关注?那魔石的秘密就保不住了。况且,出车祸的人多了,医院里每天都有几个,死的也有,要不救都不救。好“石”要用在好地方!或许,应该等他把魔石搬回家,再考虑救更多的人。

  想到这里,他关上了窗户,外面凌厉的哭声搅得他头昏。

  “院长,不好了,”黄主任冲了进来,脸色发白,“那个女人,她撞墙自杀了!”

  “什么?我去看看。”肖阳抓起手机就往外走,突然又停住了脚步,“不,你们马上组织抢救,实在救不过来,我去向县委、县政府解释。”

  好“石”要用在好地方。肖阳喃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