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魔石(4)

魔石(4)

  那个妇女最终被救了过来,但孩子是永远地走了。有一阵子,肖阳老梦见一个男孩问他为什么不救他,肖阳挥着手臂激动地说,那么多死的和要死的人,我救得过来吗,救得过来吗?魔石是我的,我说救谁就救谁,说救谁就救谁……

  也许鬼魂也怕恶,那男孩就不再在梦里出现了。

  肖阳开始静下心来琢磨魔石的事。

  这期间,已经升任市政府副市长的欧阳书记,又介绍了几个客人过来,有政界的,有商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来的人,莫不夸赞肖院长医术超群、妙手回春。虽然肖阳再三推让,但他们还是付了丰厚的酬金。一直过着紧巴日子的肖阳,到现在才慢慢体会到有钱的好处,那挥洒自如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这才叫人生啊!

  而这一切都是魔石带来的。它在外面简直成了肖阳的一块心病。万一,万一有人再发现它的好处呢?

  欧阳书记的母亲虽然恢复了健康,但肖阳还是经常去看她。救命之恩让整家人对肖阳都充满了感激,日子久了,如果肖阳不去,老人也会让儿子主动打电话让肖阳来家聚一聚。

  “市长,有件事想跟您汇报一下。”吃完了饭,肖阳跟着欧阳副市长来到书房,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了。

  “小肖啊,有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样的,虽然我靠祖上留下来的秘方救了几个人,但我大学专业学的是建筑,您看,城建局的杜局长不是刚退了吗,能不能……”

  “哦,胃口不小啊。刚主持医院工作一年就想换地方,而且是城建局这样的大口。”欧阳副市长喝了口茶,然后闭上了眼睛。

  肖阳急忙补充道:“我知道,这事有点太急。如果实在难办,那么行管局也行啊,也可以为市直机关小县、为机关大楼的建设和维护做些工作。”

  “这事,我考虑一下。”欧阳副市长睁开眼睛,话锋一转,接着说,“省里有个老领导,昨天摔了一跤,医院说可能会偏瘫。你看这种病能治吗?”

  “市长,放心吧,能治,能治……”

  两个月后,肖阳调到了城建局,担任副局长(主持工作)。这次,道贺的人更多了,质疑的却更少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肖阳上面的关系很硬,没有直接提拔成局长反而有些意外了。

  上任后,肖阳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对机关大楼前人民广场的道板等进行更换。他想顺便把“V”形角的小水池砸掉,种上草坪,不着痕迹地就可以把魔石搬回家去。

  不料,这个方案却在会上遭到了行管局的反对。肖阳很恼火,你一个小小的行管局,竟敢反对城建局的方案。虽说机关大楼属于行管局维护,但广场上这一块,不论是城建局还是行管局,都有职责范围。

  后来肖阳才弄清楚,行管局的背后,竟是新上任的书记给撑腰。书记曾经溜达到这个地方,说这边的小环境搞得不错。行管局长便像奉了圣旨般,拼命要保住这个地方,不允许别人动。

  肖阳只好把这个想法暂时搁置下来。他又想了个办法,每天早晨7点钟,到大楼上散步,从一楼一直步行走到楼顶,然后从楼顶上透过枝叶看看那块石头。

  城建局的工作很忙。宁阳县是个新设县,建设任务重,建设工程遍地开花。每天早晨在肖阳办公室门口求见的人排成了队,汇报工作的、要工程的、要钱的、要人情的……

  开始的时候,肖阳对这一切是认真而惶恐的,但时间长了,就明显不耐烦起来,对工程方和建筑商送的钱、名酒名烟等,也大大咧咧起来。他也经常把一些大工程、大项目的情况汇报给欧阳副市长,按照他的意见办理。

  宁阳的开发建筑框架拉得很大,成效也很明显,沿海岸线改造得非常漂亮。来参观考察的各级领导都称赞说宁阳配了个能干的城建局长。肖阳很自豪,他豪情万丈地规划着他的未来:有魔石帮助他,比欧阳副市长再深的关系也攀得上,将来,他还会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大展宏图,眼前这个职位、这点成绩,算得了什么呢。

  两年后。

  关于肖阳要提拔为县长助理、城建局长的传言在宁阳的大小干部中流传着。

  与此同时,县纪委紧锣密鼓地悄悄开展着对肖阳的调查取证工作,已经到了该收网的时候。

  两年中,肖阳收受了大量贿赂,额度之大、敛财的疯狂程度之深,让人震惊。但是,要动肖阳也并非易事,肖阳的背后,有复杂的关系网络。除了最直接的欧阳副市长,还有省里的、京里的关系。县纪委向上面作了汇报,市里明确指示:对贪污腐败行为坚决一查到底,对已经腐败的干部,要坚决拿掉,市里早已经开展了对欧阳副市长的调查,准备在近期采取行动了,请宁阳县纪委大胆开展工作,不要有任何顾虑。

  肖阳隐隐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欧阳副市长叮嘱他:“近期要低调做事,时刻注意观察动静,提前作好一切准备,一有不好的苗头,就立刻转向国外。另外,最近没有特殊的事,不要和我联系。”

  肖阳点点头,他的心里还有另外一套打算。

  事情发展得很快,没过几天,县里就对他采取了初步的行动,限制他离开县域范围。

  晚上,他把睡意正浓的妻子叫起来,严肃地对她说:“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我下面说的话,你一定要一字一句记清了!做好了,咱们下半生将会无忧无虑;做得不好,则家破人亡。”

  妻子瞪着惺忪的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你听着。第一件,我在国外的银行开了户,户头是你的名字,账号是×××××××××××××××,密码是××××××。一定要记住了,无论谁来查,千万不要把这个账户说出来,一切都推到我的头上,一切都说不知道。第二件,明天傍晚,我会照例去大楼上散步,然后,从楼顶跳下来……”

  “啊,你要干什么啊,你可不要想不开啊,抛下我们娘儿俩怎么活啊!”妻子终于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事——交代临终遗言,她止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闭嘴,听我说完!你要切记,切记。我跳下来后,会摔在雪松里面的水池里。你要守在那里,谁也不许靠近!40分钟后,用床单盖住我的尸体,把所有人赶走,你自己在那里等着。明白吗?”

  妻子被他吓得止住了哭声:“什么,你疯了!你从19楼摔下来,难道,还能起死回生吗?”

  早上,肖阳像往常一样到楼顶散步,透过葱翠的枝叶,他用望远镜看见魔石完好无损地在那里。望着初升的太阳,他长长舒了口气,明天,将是崭新的一天!

  暮色降临,他再次来到楼顶上,望着黑糊糊的楼底,想象着自己摔得血肉模糊的样子,不由得胆栗。但此时,他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他所受贿的现金数目,查出来足够枪毙他十几回。他只有这样做,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要逃过这一劫,过了明天,他将和家人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展开新的生活!

  他在楼顶大声地吟诵:“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有出来散步的人听见声音往上看,发现他张着双臂,像要跳下来的样子,便赶紧报了警。

  有人喊:“肖局长,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想不开啊!人死不能复生啊!”

  哼,不能复生,我偏偏能复生!我死了,还能再查我吗?

  他毫不犹豫地从楼顶跳了下去,落在了原来小水池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