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异兽(2)

异兽(2)

  时间流逝,很快半个月过去了。

  一天晚上,我正伏案工作,忽然感觉后背一阵不适,还未及反应,巨大的疼痛感迅速将我淹没。这该死的后背,怎么又疼起来了,而且似乎时间也提前了。我强忍着疼痛打开抽屉,找出剩余的那几片膏药,拆开一片贴在后背上。

  可是,过了半个小时,疼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加厉害了。

  “他妈的!”我一面咒骂着,一面掏出从医院买来的中药,赶紧煎了喝下一些,躺倒在床上。

  第二天上午,疼痛并无缓解的迹象,我只好请了一天的假。医院的药没什么效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思前想后,我认为还得去找那个古怪的老头子。但愿他没有发现我偷他的药。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到达老头儿所在的小区,但敲门之后却并无回应,老头儿不在家。

  我一时没了主意,接下来该怎么办?

  环视周围,忽然发现房屋的窗户有一扇似乎有些凸起,我上前一拉,竟然打开了。

  这是一间卧室,被子散乱地堆在床上,写字台上的电脑开着,旁边放着一盒尚未吃完的方便面。卧室的门并没有关,能一直看到客厅里。

  我叹口气,关好窗户准备离开,不知为何,脑海里忽然浮现那只小怪兽的影像。

  邪念一闪而过。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

  我犹豫片刻,最终咬咬牙,小心地打开窗户,闪身而入,又转身迅速关好。心像是要跳出来,我顾不上思考,直接冲到客厅。同样的位置,小东西乖巧地趴在笼子里,似已熟睡。我冲上去一把抓起笼子,飞快地冲到窗边。

  翻出窗户,我已紧张得手心冒汗。还未等喘息,远远地,忽然有两个人影正向这里走过来。

  等看清来人,我大惊失色。那两个人中有一个赫然就是那个看病的老头儿,只是半月不见,他似乎更加苍老了,拄着拐杖,走路已经有些颤巍巍,正向旁边那人比划着什么。

  我趁他们没注意,小心地关好窗户,闪身到一棵大树后,向另一个方向迅速逃离。

  回去的路上,我脱下外衣罩住笼子,这小东西的模样实在是太惹眼了。

  回到家中,我悄悄溜进卧室,小心翼翼地拿下外衣。

  小家伙已经惊醒,伸了伸懒腰,好奇地看着新环境。我搓着双手,心里满是兴奋。上次在老头儿家里没能仔细观察,一直是个遗憾,这次我凑近笼子仔细地打量着它。小家伙的目光转向我,竟似乎有些意外的兴奋,上前一步,一动不动地瞪着我。彼此对视中,我的意识忽然变得恍惚,头也开始眩晕起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太紧张的缘故。

  不知过了多久,母亲喊我吃饭的声音响起,我蓦然一惊,仿佛从沉睡中醒来。

  我手忙脚乱地想把笼子藏起来,但是未及动作,门已推开,母亲走了进来。

  小家伙奇怪的样子可能吓住了母亲,以至于她惊恐地叫出声来。听到声音,父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拎着棍子冲了进来。

  母亲的声音已经有些发抖,指着笼子问:“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看到笼子里的小家伙,父亲也是满脸惊奇。小家伙非但没有害怕,反而霍地站起,上前两步,眼睛直视着我的父母。我不知该如何解释,慌乱中,忽然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诡异。父母的眼神跟平常不太一样,看上去似乎有些呆滞。

  是我太紧张了吗?双方似乎都僵住了,许久都没有任何动作。我莫名地感到害怕,试探着推了推父亲。父亲目光迷离,仿佛大梦初醒。

  我问道:“您没事吧?”

  父亲手摸着头说:“有点头晕。”刚说完,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我急忙扶他坐下。回头看见母亲,诡异的感觉忽然更加强烈。

  母亲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对我们的对话竟恍若未闻。

  小家伙却反而更加精神,眼睛直视着母亲,目光炯炯,身上的触须也开始发出淡蓝色的光芒。

  我急忙扶母亲坐下,转身扯块毛巾罩在笼子上。

  父母不久便恢复过来。他们问起刚才的小东西,我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只说是变异了的小动物,同事送的。父亲还想继续追问,我推说肚子饿了,先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父亲又谈论起各种新闻,这是他的老习惯。他先说起最近城市里发现一些衰老得很快的人,接着又开始大骂现在的生存环境问题。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脑子里全是那古怪的小东西:怪异的模样,莫名其妙的眩晕,还有那时隐时现的淡蓝色光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晚饭过后,父母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电视剧上。我回到卧室,犹豫片刻,小心地掀起毛巾的一角,发现小东西乖巧地趴在笼子里,似乎已睡着了。

  我不知它喜欢吃什么,只是每天掀开毛巾往笼子里扔一些面包之类的东西,又迅速盖上。但是据我偷偷观察,它似乎并不喜欢吃这些东西,连看都不看一眼,整天没精打采地趴在笼子里。

  一个下午,我回到家中,发现笼子摆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毛巾揭下,小东西闭目蜷成一团,整个身体笼罩在淡蓝色的光芒下,父亲则倒在一边的沙发上。

  我急忙上前扶起父亲,责备他不该睡在这里。

  父亲笑笑:“人老了就这样,刚才我还想喂喂这小东西,没想到就睡过去了。”

  我一边埋怨着,一边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仔细看了看父亲的脸,心底一颤。父亲好像……忽然老了许多。

  十分钟以后,我已经拎着笼子站在老头儿的门前。这个东西充满了古怪,远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门虚掩着,里面悄无声息,我推开走进去。屋里弥漫着一股古怪难闻的恶臭。

  我招呼了一声:“有人吗?”

  没有回应,屋子里回荡着我自己的声音。

  老头儿没在家,我思忖着要不要等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