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异兽(3)

异兽(3)

  正犹豫间,卧室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异响,我心里一惊,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随着距离的接近,恶臭的味道越来越浓烈。门半掩着,我伸手轻轻推开。

  一个老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满脸病容,奄奄一息。

  仔细打量下,正是那个古怪神秘的老头儿,虽只有一月未见,可他的样子竟仿佛比原来老了十几岁。

  他看看我,又看看我手中的笼子,挣扎着想站起来,但身体已不听使唤,几次努力之后,他苦笑一声,说:“我还担心自己等不到你了!”

  我放下笼子,打开窗户,然后把老头儿扶起来。

  新鲜的空气涌进来,老头儿深深地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我指着笼子,说:“我想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老头儿目光转向笼子,神情忽然变得很奇怪,仿佛是仇恨,又仿佛充满敬仰。许久之后,他缓缓吐出一句:“它既是天使,又是恶魔!”

  这句话我听不懂。

  老头儿似乎陷入了回忆,长出一口气,接着说道:“五年前,我得了一种病,发起病来,全身疼痛难忍,吃了很多药都没有效。一天几次发病,几乎让我崩溃,我不堪忍受,于是想到了自杀。但是每当我下定决心要死去的时候,却又想到人生的美好,想到就这样死了,真是不值得。每天处在这两种想法之中,人都快要疯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有一次,我去医院拿药的时候,遇到一个老头儿,他说能治好我的病。起初我并不相信,但他说得信誓旦旦,我于是动了心,决定一试,最后,果然药到病除。在他的房间里,我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东西。”

  老头儿指了指笼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听得后背发凉,这个故事跟我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

  老头儿喘息平复,继续说道:“尝到了甜头之后,每次发病,我都会去找他。多次之后,我发现了他的秘密——所有的一切都跟这个东西有关。我生起邪心,认为这是个无价之宝,于是趁他不备,偷偷带走。但是没过多久,我便发现自己身体所发生的奇怪变化。迫不得已,我只好又回去找到那个老头儿,在我的再三追问之下,他终于吐露实情,告诉了我他的故事……”

  我问:“什么故事?”

  老头儿忽然悲戚地一笑,缓缓说道:“和我的故事几乎一模一样。”

  我不知该说什么,全身的冷汗一点点渗出来。

  老头儿盯着笼子,许久说道:“我刚开始以为这东西能够治病,但是后来才明白,它吸走的不是疾病,而是你生病的这段时间。”

  我不明白,问道:“时间?”

  老头儿抬起头,说:“那是它的食物。”

  我越听越糊涂了。

  ===========================

  ===========================

  老头继续解释:“它吸走你的时间,并把未来的不生病的你带到现在,但是未来的你在现实中的存在却并不稳定,会以几倍于以前的速度老去,而且吸收越多,老得越快……”

  我瞪大眼,打断他:“你是说,现在的你我……都是未来的自己?”

  老头儿脸上忽然浮起难以言喻的痛苦之色,他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指向客厅,顺着他的方向,我看到了酒柜上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年轻人神采飞扬,风华正茂。

  老头儿的眼泪已经流下来:“照片上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地球上有这样的生物吗?”

  老头儿苦笑:“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人知道它活了多久,从我接手之后一直到现在,它还是我刚开始时看到的那个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我不知该说什么,整件事已经超出我所认识的这个世界的范畴。

  许久,老头儿恢复平静,说:“其实,我虽然恨它,却也离不开它,它让我加速走向死亡,却帮我解除了痛苦。为了让自己多活几年,我只好……只好让它吸别人的时间作为食物。我……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很多人,是我害了你们!”

  我不知该责怪谁,是老头儿别有心机,还有我咎由自取?

  半晌之后,我站起身,盯着笼子说:“不管它是什么东西,我今天就结果了这个怪物!”

  老头儿忽然大惊,阻止道:“千万不能!”

  我不明所以,问:“为什么?”

  老头儿面露痛苦之色:“它一死,所有被它吸过时间的人都会立刻消失。它的存在维系着未来的我们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我瞪大眼睛,半晌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但不能杀它,还得保护它,喂养它,不能让它死去?”

  老头儿点点头。

  我呆立无言,忽然感觉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老头儿自顾自说道:“它盯着你的眼睛,把你的时间吸走,转化成自身需要的能量,来维持自己的生命。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有短暂的眩晕,大脑也会暂时失去意识,但是中间只要有人将你唤醒,就可以阻止它。”

  我回忆起这几天的经历,终于明白了那些奇怪的现象。老头儿沉默半晌,双手拿过笼子,放在面前。我惊奇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老头儿嘴角滑过一丝悲伤的微笑:“其实想想也很公平,它帮我解除痛苦,我用时间喂养它,我只是错在不该把更多的人牵扯进来……现在,我已经快不行了,就把这仅余的时间送给它,算是对你微小的补偿,也算是一种痛苦的解脱吧……”

  说罢,老头儿揭下毛巾,轻拍几下笼子。小怪物惊醒,上前几步,眼睛直瞪着老头儿的双眼。我站在原地,不知该不该阻止,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别过脸去。

  半晌之后,老头儿已经停止了呼吸。小怪物的身体笼罩在一片淡淡的光芒之下,心满意足地舔舔嘴,重新躺下。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是深夜,父母早就睡下。我躺在床上,一夜未眠。

  第二天上午,我辞了职,瞒着父母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并把小东西放在了客厅的中央。

  下午,我来到了市立医院的门口。

  此时已是深秋,天气逐渐变凉,人们开始不愿意出门。大街上行人寥寥,但医院门口却依然热闹。医院是个尴尬的存在,它为人们解除痛苦,人们离不开它,但同时却又很讨厌它。

  络绎不绝的人群中,一个年轻人面露痛苦之色走出医院。

  我快速迎上前去,低声问道:“哥们儿,你得的是什么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