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江东之女(2)

江东之女(2)

  胡将椅子收进房子里,晚上天气转凉,他取了棉披风给苏小姐披上,而后两人同行。苏小姐看他穿得单薄,本有推辞之意,但在胡的坚持下还是将棉披风披在肩膀上,于胸前打了一个结。她走在胡的身边,微微落后于胡,不时地抬眼从后面打量,看他白净秀气的脸庞,不知怎的,觉得这披风真是暖和。

  苏府距离集市不算远,但是略显偏僻,人烟稀少。天色渐渐暗下去,远方的天空呈现墨蓝色,将天底之下的茅屋瓦房都映成漆黑的颜色,仿佛剪影似的,只有微微灯火摇曳,稍稍点亮了夜的宁静。吃过晚饭的人大概都去集市上凑热闹了,他们一路上并未见到几张面孔,显得有些沉闷。

  一阵夜风吹过,胡问苏小姐:“冷吗?”

  “不会,公子的披风暖和着呢。”苏小姐摇头,看胡笑起来,又转过头继续往前走,她也想问胡冷不冷,但是却问不出口。

  又行了一会儿,终归是要说点什么,苏小姐左思右想,唤了一声:“公子……”

  胡回头看向苏小姐:“怎么?”

  “我听闻江西山水秀丽,犹如仙境,是真的吗?”

  “呵呵,确有这种说法。”

  “那山上真的有狐妖吗?”

  胡愣了一下,想不到苏小姐会问到这个:“小姐是从哪里听说的?”

  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苏小姐笑笑,快走两步与胡比肩而行:“是我家中有仆人来自江西,见我平日沉闷,便讲一些民间的奇闻异事给我听。他说江西的南山上有两只狐妖,修炼千年,得道成仙。奈何天神不容,派神将下凡与之大战百回,将两妖重伤,困在南山之上,往后每十年都要受蜕皮换骨之苦,除非他们自愿被打回原形,不然这痛苦将伴随他们永生永世。”

  “小姐家的仆人也见闻甚广啊。”

  “这是真的吗?”

  “倒是确实有此传闻,但是山上究竟有没有狐妖,谁也说不清楚。”胡摇摇头,“江西城邻山而建,关于那山的传说众多。小生还听说南山之上住的其实是一位名叫摩迦的神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只要虔心朝拜,即可达成心愿呢。”

  “怎样的心愿都可以吗?”

  “听闻如此。”

  “若我想如神仙一般长生不老,也可以?”

  又是一愣,胡诧异地看向苏小姐,看她眼含期盼,觉察出苏小姐的疑问并不是无心之语,便问:“小姐怎会这样说?”

  苏小姐叹了一声,似是想起了难解的心事,细眉微垂,眉头紧锁:“实不相瞒,我所住的地方,房门前便是一处花园,我每日看得最多的便是窗外的景色。那些树木在春天发芽开花,夏天花朵凋谢,绿叶成荫,秋天的时候叶子也枯黄坠落,到了冬天已腐烂成泥,埋在冰雪之下。其实人不也正是如此?我们便好像是在春季降生,夏日成长,秋时衰老,到了冬天已是白骨一堆。公子,你觉得呢?”

  “似也没错。”胡微微皱眉,细听着苏小姐继续说。

  “再美的花也终有凋谢的一天,那个时候还有谁记得它曾经的美呢?要是我啊,宁愿做那山顶的狐妖,忍受蜕皮换骨的苦楚,也不想有一天零落成任人踩踏的泥土。”说着她又长叹了一声,笑容略带苦涩,看向胡,问,“公子是否觉得小女子不着边际,痴心妄想?”

  胡沉默不语。

  “我们终究是要老去的吧,不论是绝世姿容,还是奇丑无比,最后总在衰老中慢慢死去,是吧?”苏小姐抬眼望向胡,在灯火的映照下,她的脸庞柔和俏丽,眉似远山,眼如星辰,娇艳的红唇好似夏天里新鲜的樱桃,色泽动人,美轮美奂。

  沉默了许久,胡只是轻叹一声,讷讷重复道:“是啊,人终究是要苍老衰亡的。”

  此时已经走到集市上,行人如织,两边叫卖的商贩,有卖馄饨、汤圆、面具、布鞋的,有卖对子的,还有卖糖画的。话说到此,本是为这些热闹而来的苏小姐也没了欣赏的心情。无趣地打量着从身边走过的路人,他们脸上挂着莫名的笑容,好像体会不到人世间的疾苦似的,一直这样欢乐,往后也会这样欢乐下去。而体会到了的人,时时刻刻将忧愁锁于眉间,即便想痛痛快快也很难笑出来。这漫长的一生,终究托付给了忧愁。

  一群打闹的孩子突然冲过来,呼啸着过去了。苏小姐回头望一眼,无奈地笑,又看向好像心事重重的胡:“公子?”

  胡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茫然向前。

  “公子?”

  醒过神,胡应声:“嗯?”

  苏小姐疑惑地问:“公子在想什么?”

  沉吟一会儿,胡说:“听小姐一席话,小生也觉得人生实在是短暂,若能长生不老自然是好,但是光想一想就能如神仙一般,世间哪有这般便宜的事?这残酷的人世间,无论想要达成怎样的心愿,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即便是传说中的狐妖,想要有如人生一般短暂的快乐,也付出了千年修炼,且天地不容的代价。”

  苏小姐坚定道:“若这是一生一世的期待,对于我来讲,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这……”胡欲言又止。苏小姐看出其中必有缘由,便抓紧机会问:“公子,可是有什么说法?”

  胡看了看苏小姐,摇摇头,长叹一声:“既然小姐是真心想见那摩迦之神,小生倒是知道一个办法……”

  “真的?”苏小姐脸上有了神采,双手攥着胡的胳膊激动地问。

  “但是,”胡略有为难,继续说道,“这个方法实在是艰苦,怕小姐千金之躯,难以承受。”

  “怎么个艰苦法?”

  “说来倒也不难,南山的北边方向有一条崎岖小路,真心想拜见神明的人从这条路上山,每三步一跪,至九步一拜,登至山顶。摩迦感其虔诚之心,便会现身为其达成心愿。”

  “这有何难?”

  “小姐殊不知,山北一边乃是缓坡,是上山道路之中最长最远的一条。道路不平,山中栖息着野兽,可谓是凶险万分,不知多少为见真神之人在半路成了野兽的餐饭,丢了性命,化作白骨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