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江东之女(3)

江东之女(3)

  苏小姐低下头,思量了一会儿,下定了决心似的对胡说:“既然人总有一死,我宁愿为了自己这个心愿而死,也不想在这世上虚度年华,最后苍凉而终。”

  胡不解地问道:“小姐为何认定自己最后会苍凉而终呢?”降生在苏府,已经注定了此后荣华富贵的一生,他实在很难理解为何苏小姐会是这样悲观的态度。

  苏小姐说:“公子住在我家的后面,这些日子往来提亲的媒人使者想必也是见了不少。这些人没有一个人见过我,他们光是听说苏家的大小姐如何美貌便提着重金前来提亲。不论最终父亲大人将我许配给谁,这场婚事也不过是一个用金钱买美貌的交易。现在将我娶回了家倒还是可以看,若我以后老了呢?待我衰老,我那相公岂不是要觉得自己白白送出金银珠宝,换一个人老珠黄?到时候还会有人看重我?怎还会有现在这般热闹?难保我不会在一个寂寞的庭院里,独自寂寞地死去吧?”

  说着实在是悲凉,胡不免要同情这样的富贵小姐,年华终究是要逝去的啊,到时候她还能剩下什么呢?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正因如此,恐惧才会存在啊。

  “既然小姐执意要完成这个心愿,小生愿意奉陪。只是从此去江西南山需要三日路程,况且小姐家家规甚严,恐怕难以成行呀!”

  见胡答应了,苏小姐的眼珠一转,说:“公子不必担心,明日又是我家去寺庙祭拜的日子,我跟父亲说身体不甚舒服,在家休息,待他带着家丁离开之后我就可以去找公子了。”

  “这……”胡有些迟疑,“可行?”

  “可行可行!”苏小姐连连点头,“我离开之前会给父亲大人留一封书信,请他不要担心,我几日之后便会回来。等到回来之后再跟他解释这一趟行程,到那时啊……到那时……”苏小姐瞟了一眼胡,含羞低头,不往下说了,“总之,到那时就好说了。”

  胡未得要领,只好暂时点头应了:“那好吧。”

  戏台上的精彩表演似就是那么一下子,还未尽兴就已经结束了,但苏小姐为明日的计划已是激动万分,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回到苏家后院,院子里寂静无声,想必是苏小姐偷出大宅的事迹还未暴露。胡从家中拿出椅子,让苏小姐踩在上面翻过墙去。他仰头对苏小姐说:“苏小姐一定也是天底下最会翻墙的大小姐了。”他笑,月光照亮了他的脸庞,仿佛白玉雕刻的五官展现在苏小姐面前,夜色也沾了光,变得剔透起来。

  苏小姐双手扶着院墙,低头看他一眼:“那公子明天可要在这里等我。”

  胡点头:“明日小生一定备好车马,待小姐出来之后我们即刻起程。”

  “一言为定。”

  胡看着苏小姐纵身越过院墙,又站了一会儿,感觉有些寒冷,想收了椅子回房准备睡下,又一想,将椅子留在了原地,独自回房内。

  清晨醒来,胡出门去集市上借了一辆马车,回来时正见苏大老爷的队伍浩浩荡荡走过他家门前。果然如苏小姐所说的一般,队伍中只有一顶轿子。

  不一会儿苏小姐从墙后探出头来,踩着胡昨日留下的椅子跳下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胡的身边:“公子果然信守诺言。”

  胡牵着马,笑道:“既然答应了小姐,小生怎敢食言,我们路上再说吧。”

  “好,”苏小姐一边上车一边说,“我昨夜回到家里还想着,要是今天出来见不到公子可怎么办,或是公子突然说不去了……”

  胡也坐上车,驱动马匹前行,笑着问:“小姐如此不信任小生?”

  苏小姐赶忙解释:“是我实在不敢相信,真的有一天,会有人带我去见神仙,实现我的愿望。不瞒公子,昨夜我回到家中,整晚都不敢合上眼睛,生怕醒来发现是梦一场,一切都烟消云散,公子也不知去处。”

  “怎会,我就住在小姐家的后面啊。”

  “我真怕待我醒来,出门一看,外面的人都说没有公子这个人呢。”

  “为何?”

  “不清楚,说也说不清楚。”苏小姐摇摇头,似是叹息,“我总觉得公子不甚真实呢。”

  “这又是为何?”

  “公子就好像是神仙派来,带我去实现心愿的使者。”

  胡被苏小姐说得哈哈大笑:“小生真是万分荣幸。”

  苏小姐在车中,看着胡的背影,微微笑了一下,低头不语。

  依照胡的安排,他们晚上刚好行到江边,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两间上房。舟车劳顿,两人互道晚安后各自入睡,一夜无梦。第二日雨停,他们搭船过江,又是一天的行程。江上风大浪急,苏小姐被摇得昏头晕脑,呕吐不止,下船的时候已经浑身无力,两腿发软,还是胡背着她下船,找了一家客栈暂时住下。

  苏小姐服下郎中开的药后便一觉睡到天明,最终醒在从窗外照耀进来的阳光里。

  阳光晃得她一时看不清眼前,依稀记得胡公子昨晚照料自己到很晚,困极了就伏在茶案上睡去。用手遮挡了光,四下看去,未见到胡的身影。

  她坐起来,将空荡荡的房间看了一遍,确定胡不在这里,心中不免惊慌。她下床推开房门,走到胡的房门前,犹豫再三,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过了很久也没有人开门,胡肯定是不在里面,但她还是站在门前,似乎一定要等到这扇门被打开似的。

  有脚步声走上楼,店小二端着一盆热水,见到苏小姐咧嘴一笑:“姑娘醒了?”

  苏小姐疑惑地看他,听他的语气好像是在等自己醒来似的。

  “胡公子有事出去了,他临走之前吩咐小的照顾姑娘。他走的时候姑娘还在睡,小的也不好打扰,就在下面掐算着时间,估计姑娘这个时候该醒了,这不,就顺道把水给姑娘带上来了。姑娘回房先洗一洗,然后再下楼吃些东西,吃完估计他就能回来了。”

  店小二说着往苏小姐的客房里走,苏小姐跟了上去,问:“他可有说是做什么去了?”

  “没有,”店小二摇头,把水放下,回身跟苏小姐说,“但是小的猜他可能是去上坟吧。他可是城里远近闻名的大孝子,不声不响走了这么久,回来肯定得去父母的坟上烧炷香吧。”

  “哦……”苏小姐应了一声,还想继续问,但见店小二已经躬身退下了,便没开口。

  洗漱过后苏小姐下了楼,店小二已经安排好了一张桌子,引着她过去,然后才招呼上菜。早晨客栈里的人不多,不一会儿菜就上全了,苏小姐一个人对着满桌菜肴也提不起兴致,夹了两棵青菜后就放下了筷子。

  一直在旁忙活的店小二见了,问:“姑娘怎么不吃了?要是菜不合胃口您直说,小的让厨房再给您换一桌。”

  “不必了,我还不饿,不想吃东西。”

  “那可不行,胡公子走的时候都交代了。姑娘坐船颠簸一天,昨天晚上来就没吃东西,今天早上再不吃哪里行?”

  苏小姐皱着眉头,闷闷不乐地瞟了一瞟店小二,低声嘟囔:“他倒是都交代好了,偏不交代自己何时回来。”

  店小二听到笑起来,一边擦桌子一边说:“姑娘别着急,他父母葬在南山脚下,出城再回来,怎么也得小半天。”

  听到“南山”两个字苏小姐更加疑惑了:“不是说好一起上山吗,他怎么自己先去了?”她是第一次离家远行,一觉醒来突然没了同行的人,难免感到恐慌,觉得周围都不安全,越发焦虑起来。

  “你们要上南山?”店小二张大了眼睛看着她。

  苏小姐抬头,已经有些不耐烦:“怎么?”

  店小二突然变得鬼鬼祟祟,凑到苏小姐跟前说:“看姑娘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不知道本地的忌讳。那南山邪得很,姑娘要是想翻过山到后面的县城,小的劝姑娘还是绕道走。若没有要紧的事,还是回去好,不是吓姑娘,南山真去不得。”

  苏小姐心说:我还就是有要事一定要去南山呢。她往旁边挪了挪,避开贴过来的店小二,问:“怎么去不得?”

  店小二更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那山上有狐妖。”

  “我听那传说了,两只狐妖,被天神困在山顶,永生永世不能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