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江东之女(4)

江东之女(4)

  “那可不是传说,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这些年来不信邪上山之人,十个里面有九个是回不来的,回来了也是疯疯癫癫,每天都嚷着说见到了狐妖。胡公子本应是知道这些的啊,怎么还能把姑娘往山上带呢?”店小二不知是急的还是气的,直跺脚。

  可是他夸张焦急的神态却未能打动苏小姐,说得好像是胡故意要陷害她似的,依她看来,还指不定是谁打着什么鬼主意呢。

  她脸上未露出嫌恶的表情,反问:“真的有人见到狐妖?”

  “小的怎么敢拿这事欺骗姑娘,这城里的人谁不知道南山凶险?姑娘既然听说了狐妖被困住的传说,想必也知道两只狐妖每十年都要蜕皮换骨一次的说法吧?姑娘想想,他们蜕皮换骨,蜕的是什么皮,换的是什么骨?就是人的皮囊和骨头啊!”

  “人?”

  “皮骨都是肉身,痛也痛在肉身之上,所以他们只要在十年期限之前抛弃原本的肉体,将元神转入另一副肉体中,所要承受的痛苦就会大大地减轻。据说每十年狐妖就会在山上施下海市蜃楼一般的法术吸引过路的旅人上山。如此过去千百年,他们依然在山上修炼,若是让他们修成之时得到适合的肉身,恐怕天神的法术也不能再约束他们。”

  “你是说他们将会下山?”

  “那是自然,他们原本是山中猛兽,修炼成妖不就是要到人世间享乐?”

  苏小姐嗤笑一声:“那你怎知道他们还在山上?万一他们早已经下山,就在这城里,或者,就在你眼前呢?”说着她抬起眼,眸中故意含了抹媚笑,一笑倾城,风情万种,似有顽皮的挑衅,也似有魅惑的引诱。

  店小二先是愣住了,而后吓得退了两步,一时琢磨不透苏小姐是有意戏弄还是玩笑之言:“小的是为姑娘好,姑娘若不信,上山遇见妖精可别怪小的没有提醒。”说罢,他草草擦了下桌子,转身快步走开了,因为走得太快,腿还撞到了椅子。

  眼见店小二一瘸一拐回到后厨,苏小姐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中午时分胡才从外面回来,见他进门店小二先围过去:“公子,听说你要上南山?”他急急地问,对这件事还是念念不忘,耿耿于怀。

  胡十分诧异,反问:“你听谁说的?”

  “昨日跟你一起住店的姑娘啊,公子你是本地人,知道山上那些事情,可不能害了她啊。”

  胡看着店小二,微微苦笑说道:“你放心吧,南山山路崎岖,地势险峻,山上又丛林密布,危机四伏,想必她见到了就会知难而退了。现在即便是在下,也无法劝阻她,不妨让山来告诉她吧。”

  店小二犹豫:“可是她为何一定要去南山?”

  “呵,因为人心总有痴妄。”胡回答之后不理发愣的店小二,自顾绕开上楼。

  苏小姐在房中等候已久,胡先向她道了歉,而后解释自己先去南山下祭拜父母的原因。他的父母葬在南山东面,而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南山北面,要走两条路,而且距离甚远,他想苏小姐舟车劳顿,与其再陪他在山中绕路,不如留在客栈好好休息。

  “想要上山见到摩迦,还有好多苦头在等着小姐呢。”胡说笑似的,露出一个笑容。

  苏小姐想到什么,问:“公子以前住在江西的时候,可听说过有人见到狐妖?”

  胡笑了,说:“自然听过,虽然还有很多传说,但当地人偏偏对狐妖十分热衷。每年都会有四五个人声称见到狐妖,有的说狐妖吃人,说得绘声绘色,有的说沾了仙气,借此招摇撞骗。”

  “有这种事?”苏小姐甚是惊奇,这些人,连妖精也能拿来做文章骗人,实在了得,“那公子是不信的了?”

  “不信,也信。世间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全凭一颗世俗之心分辨而已。小生信,不见得山上就真有狐妖;小生不信,不见得山上就没有狐妖。”

  “那公子凭什么说按照公子的方法就能见到神明呢?”

  胡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苏小姐疑惑地盯着他,等了一会儿,又说:“仙与妖本是缥缈虚幻的形态,人所见之,何以区分哪个是妖,哪个是仙?也许他们见到的狐妖就是摩迦之神,也许公子口中的神明就是狐狸修炼成的妖精吧?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见到了妖精,也不知道公子所说的能见到神明的方法从何而来。我不是不信任公子,只是心中的疑惑无法解除,望公子不要见怪。”

  胡仍是笑着,摇头说:“小姐多心了,小生只是不想将见过神明的话挂在嘴边,仿佛与那伙骗子为伍了一般。”

  “公子亲眼见过?”

  “是啊,亲眼见过。”胡点头,当日的情景又浮现眼前,“说来话长,当时小生在山下安葬了父母,在他们的墓前一直跪到天黑。小生没有兄弟,两位老人双双仙逝,便觉得世间好像空荡荡的,连一分挂念都没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生抬起头,看到半山腰的地方有一团白光,不知道是什么,也没觉得害怕,莫名地朝着那团光走过去了。”

  苏小姐听得入迷,追问:“那就是摩迦了吗?”

  胡又点头:“小生走到近前才看清那光正是一位穿着白衣之人身上发出的,但却看不清他的模样,只听到他问小生为何在山下久跪,小生说是跪在父母的坟前,他说那又是要做什么呢?难道跪着死去的人就可以复生吗?小生说不能。之后他笑起来,他说小生是第一个见到他的人,他可以实现小生的一个心愿。小生说尚没有心愿,他又笑,便告诉了小生再去寻找他的方法,说如果以后有了心愿,便可以用这方法去找他。”

  “公子当时怎么不说一个心愿呢,随便说一个也好啊,也许他真的帮公子实现了呢。”

  “也许吧,小生当时的确想说一个的。小生想说:‘如果你真的是神仙,就让在下的父母活过来吧。’”

  “为什么不说?”

  “因为小生想,”胡轻轻叹气,“即便他们再次活过来,终有一天还是会再次死去。小生怎么能用自己的心愿,使他们承受两次死亡的痛苦呢。”

  而后苏小姐不说话了,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胡,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午他们动身,乘马车前往南山之北。马车走了半天,终于到了南山脚下。

  天有些阴,云沉沉地擦着山巅懒慢地移动,小道如蛇一般盘旋卧于山体之上。从下向上望去,大山面色阴沉,威严之势不言而喻。忽有一声不知是何动物的长鸣,惊动一片飞鸟从树林里钻出来,黑压压地往天边飞去。

  苏小姐仰头望着,静默许久,问:“这便是南山了?”

  胡点头:“是的。”

  “从这里上山便能见到摩迦之神?”

  胡依然点头,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