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江东之女(5)

江东之女(5)

  苏小姐从车上跳下来,又是仰望良久:“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显然这山的险峻与荒凉,远超出她的想象。

  沉默一阵,胡说:“小姐若是不想实现那个愿望了,我们现在就乘车回去吧。”

  “不,当然要。”苏小姐断然回答道,“既然已经来这里了,哪有退缩的道理。”虽然是这样说着,她还是犹豫了一会儿,问胡:“公子不与我一起上去吗?”

  胡摇头:“旁人不好在场,神明怪责下来,恐怕连小姐也不愿见了。”

  “这样……那好吧。”苏小姐又是踟蹰了一下,抬头对胡说,“我最后有一个请求不知公子能否答应?”

  “怎个请求?”胡有些疑惑。

  “从此刻起,请公子背过身去,不要回头看,在我下山回来之前都不要转过身。如果我天黑还没有下来,公子就这样驾车回去吧。待到明天这个时候再来,若是还不见我的踪影,公子也不要回去,就乘着马车去别的地方。”

  “为何?”

  “我虽给父亲大人留了书信,但是发现我不在了,他一定会派家丁出来寻找。要是他知道我葬身于此,难免要迁怒公子,所以如果我真的再也下不来,公子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再也不要回到江东了。”

  胡摇头:“若小姐真有个三长两短,小生也推脱不了责任。小生依小姐之言,现在背过身去等待小姐下山,晚上也不会离去。小生会在这里等三天,如果到时小姐还没有下山,小生自会去苏府向苏大老爷请罪。”

  苏小姐不忍:“公子……”

  “小生主意已定,小姐莫要再劝,还是抓紧时间上山吧,可不要让小生在这里久等。”

  见到胡态度坚决,苏小姐反而松了口气。她盯着胡的面庞,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待胡转身之后,她亦转身,面向威严的大山,深吸一口气,迈开步伐。

  山上的道路却是如胡所说,十分崎岖,泥土也就罢了,地面上还尽是棱角分明的小石子,即便苏小姐尽量每行三步寻找平坦的地面跪下叩拜,不出百步也是锦衣染血,膝痛难忍。再加上天气阴冷,风吹得她全身冰凉,仿佛身体里的血液都被冻住了似的。

  不知走了多远,苏小姐想回头望一望胡是否还在山下等待着,又恐被神明窥见,责怪其心意不诚,只好捺住性子一步一步艰难前行。周围怪石嶙峋,树木光秃,此时日头已经落山,天昏地暗。苏小姐倚坐在岩石上,看自己磨破皮的手掌,满是泥土的衣衫,污渍之上还有猩红血迹,触目惊心。头发散乱了,想必妆容也是花得不能看了。她的身体又累又疼,就这样停歇下来。

  离她不远处的道边有一座巨岩,不知何时一白衣男子手持纸扇站在其上,面容清俊,翩然若仙。他看到苏小姐坐在地上容颜凄惨,走到她的面前问:“姑娘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

  苏小姐答他:“我是来见那名为摩迦的神明的。”

  男子说:“摩迦之灵殿位于南山之巅,从这条道上山尚有百余里,路途遥远,何况姑娘这样三跪九拜,想要去山顶简直是登天般,遥不可及。如今姑娘已磨伤了手脚,弄脏了衣衫,夜间有野兽出没,姑娘还是知难而返方才明智。”

  苏小姐思量再三,摇头婉拒:“谢公子好意,但是摩迦我是一定要见的。正如公子所说,我已经磨伤了手脚,弄脏了衣衫,即便是为了自己所经受的艰苦磨难,我也一定要登上山顶。”

  对方又说:“姑娘自山下而来,一定听到狐妖的传说。姑娘怎知道这山上所住的一定是摩迦,而不是狐妖?”

  “虽然众说纷纭,但我心只信一人。”苏小姐坚定道。

  “姑娘一定要见到摩迦才肯罢休?”

  “是。”

  “何以如此坚决?”

  “为了完成自己心中的愿望。”

  “又是何愿?”

  苏小姐抬头看着男子,郑重其事地说:“不求长生,只愿不老。”

  似是有些惊讶,男子微微一愣,而后摇头,略带嘲笑:“姑娘的心愿实在是狂妄,殊不知春去秋来,昼夜更替,世间万物随时之流逝生老病死,以轮回之道享人间喜乐悲苦。此乃不可逆转之理,姑娘又何苦苦自身而违天理?”

  “公子说的道理我自然懂得。”苏小姐说,“而这世间有仙、佛、人、鬼、怪,何以仙佛鬼怪皆可长生不死,千般变化,人却须经历老死之劫难?我不求如神佛一般永生于世,也不求像精怪一样作乱人间,我只要一张不老容颜,到自己将死之时也能如此刻一般风华正茂,难道算是过分?若修行之苦可达成这个心愿,我甘愿虔心行拜。”

  男子稍退一步,上下打量她一番,浅笑道:“姑娘想要不老之身,又打算用什么作为交换?”苏小姐迟疑,不知如何作答,又听男子说道:“佛家有云既得必有失,我现在有方法可达成姑娘的心愿,姑娘又以何回报?”

  苏小姐抬头直视明月,悠悠问道:“那么公子,您想要的又是什么?”

  夜深,月明星稀,胡坐在马车上,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回头,见苏小姐走下来,衣冠整齐,鬓插金钗,金钗上面的小珠子摇摇摆摆,发出轻轻的碰撞声。苏小姐面带笑容,缓步移到他的面前。

  “你可真是要我好等!”胡埋怨一声,后不禁笑问,“这副身体如何?”

  苏小姐笑而不答,径直走上马车。

  胡公子微微错愕。

  却听苏小姐的声音从马车上飘来:“胡公子,你现在可想好,要许什么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