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录鬼簿(1)

录鬼簿(1)

录鬼簿 /阿丑

  江州马氏家主马易言娶妻三任,没有能活过二十五岁的,而且都没有留下子嗣。马易言伤感地说:“神算子曾经给我算卦,说我注定命中无子,事到如今,我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话虽如此,他却还是怀着侥幸心理娶了第四任妻子。

  一日,他的妻子在梦中看见一匹独角骏马,骏马在天空中奔跑,跑了几圈才停下来,最后化成一条赤练钻入了她的肚子。妻子醒来之后将梦中的情形告诉马易言,马易言欣喜地说:“这是吉祥的征兆。”过了不久,果然传来妻子怀孕的消息。

  怀胎十月,到生产的那天,马易言在门外忽见一道紫光从房檐上逸走,急得大声呼喊:“我儿勿走!”接着听到一声马嘶般的哭声。接生婆哭着喊着从房间里跑出来,边跑边惊叫:“妖邪降世了。”原来是生下了一个极丑的婴儿,脸长似马,眼睛极大,双手像蹄子一样蜷曲着。

  马易言害怕引来灾祸,准备将这个婴儿丢弃到河中,他的妻子却紧紧抱住婴儿,哭着说:“辛辛苦苦生养的孩子,此时却要把他丢弃,这是不符合圣人教导的啊。他除了相貌丑陋,安详熟睡的样子和其他的孩子没有区别。”并以死相逼,用一把剪刀抵住自己的脖子。马易言不得已放下孩子,摇着头走了出去。

  婴儿取名马廉,三岁才学会说话,九岁才学会走路,身体孱弱多病,每次生病都很严重,好像随时会死掉,但又奇迹般地活转。大夫都觉得很惊奇,认为这都归功于神灵的护佑。

  马廉十二岁时,独自在门口玩耍,一个走索的伶人正好路过,飞快地走上前来,拉着他的手说:“像你这样骨骼清奇容貌奇异的孩子,不去行走江湖,实在是巨大的损失。如果你能够跟随我,学习我的技艺,我就死而无憾了。”马廉说:“这正是我所期盼的。”于是跟随他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多年以后,成都出现了一个走索王,他的身体像骏马一样强壮粗犷,却能够稳稳地站立在头发粗细的丝线上,在悬崖的两端自由行走。他还能够把绳索抛入天空,绳索笔直地垂下来,就像是绑在云端一样。人们看了,纷纷称赞说:“这是仙术啊。”

  有一个年轻人轻蔑地说:“这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没什么可惊奇的。”走索王笑着说:“既然你不相信,为什么不自己爬上去看一看?”年轻人顺着绳索往上爬了三天三夜,终于爬到了绳索的尽头,却看见绳索系在一个黑面赤发的厉鬼脚上。厉鬼怒斥年轻人的无礼,年轻人大吃一惊,慌忙从绳索上滑落下来,从此再不敢说大话。

  后来一个江州茶商认出走索王来,问道:“你不是马易言的儿子马廉吗?”走索王平静地回答:“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茶商回到江州后,对马易言说:“一个人的容貌会随着时间改变,我的记忆也会模糊,但马廉的容貌太奇异,天底下没有人会和他相似,我见之不忘。”

  马易言夫妇于是从江州赶来成都,请求见走索王一面,走索王却紧掩门扉,大声说:“走索这件事,只有全神贯注无欲无求,才能像仙鹤一样站立着,否则会被凡尘羁绊,被绳索抛弃失去性命,这难道就是你们想看到的结果吗?”马易言只好哭着和妻子离开了。

  又过了三年,走索王的名声已经在江湖传播开了。他虽然不是武林人士,却凭借高超的技艺位列江湖百大高手的行列,并且收到了华山论剑的邀请。在去往华山的路上,走索王偶遇长白山湖女谷底春。谷底春皓腕凝霜,皎白如月,有出尘之姿。走索王静静地看着她,沉痛地自言自语:“以前为了追求走索的最高境界,我违背孝义,抛弃了我的父母。今天看到谷底春之后,我才知道,我还远远没有做到无欲无求,这是上天对我不侍奉父母的惩罚。”

  他战战兢兢地走到谷底春面前,表达自己的倾慕之情。谷底春因姿色出众,被许多大侠所追求,并不将走索王放在眼中,反而嘲笑走索王的容貌,说:“路边丑陋的石头仰望洁白的云朵,这其实是对云朵的侮辱啊。”走索王听后,黯然离去。

  华山剑宗离浪山请求走索王为大家表演走索,走索王推拒再三,离浪山仍然坚持,他迫不得已而走上悬崖之间的绳索。走索王一路稳如泰山,轻巧地在绳索上翻飞,灵动得像一只仙鹤,行走的姿态又像是骏马,围观的人们都被他精湛的技艺震慑,无不称赞。走索王走到绳索的中央,忽然刮起山风,将绳索吹得左右摇摆,走索王几次试图稳住身体都没有成功,终于在众人面前跌落到山崖中,死前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蓬莱仙山的凌虚道长叹息地说:“这都是因为被女子乱了方寸的缘故,是走索王命中的劫数。”命令童子将走索王散乱破碎的尸体装入布袋,带回了蓬莱山。在蓬莱山,凌虚道长用莲藕重塑了走索王的真身,并教授他幻化之术和除妖之术,将他收为自己的关门弟子。走索王感激不已,潜心学习仙术,但离开仙山的想法却一日强过一日。

  一日,他对凌虚道长说:“我从小跟着走索的伶人在江湖中行走,像天上的鸟儿一样自由,长时间驻足一个地方,只会让我的双腿萎缩颤抖,没有办法达到走索的最高境界,希望您能让我离开。”

  凌虚道长听后大笑三声,以手轻弹走索王的面额:“无欲无求并不是走索的最高境界,过分追求自由已经成为束缚你的枷锁,连人世间的道义都不遵守,谈什么绝顶高手?”

  走索王随即大悟,当日赶回江州,侍奉在父母身边,从此隐姓埋名,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着。他为人至孝,待人温和,虽有绝世的技艺却从不展露,在江州以屠狗为职业。过了五年,马易言夫妇相继去世,走索王悲恸过度,呕血不止,整个人奄奄一息,扶着棺柩顿足大哭,人们无法劝止。葬礼结束后,走索王就离开江州,从此游历江湖,来去无踪,仍旧以屠狗为职业,并降伏了许多妖魔。

  山野樵夫说,曾经见过一个容貌丑陋的人在绝壁之间行走,也不知道是不是走索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