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录鬼簿(4)

录鬼簿(4)

  天授年间,泸州学子纪生屡试不中,畏惧父亲的威严,不敢返乡,只好逗留京城。过了不久,他就把盘缠用光了,只得从客栈搬到城外的破庙居住,与贩夫走卒们住在一起,几乎过上了乞讨的生活。

  一日傍晚,纪生在出城的路上看见一只野兔,很想抓来当晚餐。他追赶那只野兔一直到郊外,却不小心走上岔道,最终也没有抓到那只兔子。纪生反复走了几遍,最后都走回原地。之前他一直听那些同住的村夫讲一些野狐奇谈,知道自己可能落入了狐狸的陷阱,于是喊道:“我所畏惧的不是死亡,而是不知道怎么死去。我希望布下这个陷阱的人能够当面告诉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无人应答。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纪生更加畏惧,全身战栗到说不出话来。忽然不远处出现了一盏红色的灯火,一个缥缈稚嫩的声音问道:“请问客人是不是泸州纪生?”

  纪生以为是路过的行人,高兴地回答:“是啊!”

  “半年前,我见你的时候,你还穿着苏州制的丝绸长袍,腰上佩戴宝玉,丰神俊秀,就像是降落人间的仙人一样。没想到现在你居然穿着破旧的布衣,整个人都憔悴委靡,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纪生羞愧地说:“人的境遇是由上天决定的啊!”

  那个说话的人走到纪生的面前,纪生这才看清楚他的容貌。原来是一个红衣童子,长得十分清秀,额头上有一条深长的疤痕。童子说话十分老成,他对纪生说:“我姐姐和我就是来帮你改变境遇的!”

  纪生跟随童子走到一个大宅前,宅邸用美玉做地砖,用轻薄的绸缎做帘子,还有轻柔的雾气围绕,双足就像踏在云端,场景如诗里的广寒宫一般。纪生赞叹:“这样的景象不应该在人间出现。”

  过了不久,一个白衣女子迎出来,容貌清秀淡雅,一见纪生就跪下来,哭着说:“听说您这半年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这实在是我的疏忽,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原谅。”

  纪生惊讶地说:“我并不认识你。”

  女子将之前的事情娓娓道来:“半年前,先生在城南的听海楼喝酒,在酒窖里发现两只喝醉的狐狸,有没有这回事?”

  纪生说:“有,是一只稍大的白狐和一只略小的赤狐。”

  女子哭得更加厉害,头低伏在地上,说:“听海楼的掌柜认为狐狸是邪魅之物,要将两只狐狸剐皮示众。先生不忍,花重金将这两只狐买下,带到城南放生。”

  纪生回答:“是有这么一回事。”

  白衣女子更加泣不成声:“我就是那只白狐。刚才那个赤衣童子就是赤狐,他额头上的伤疤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纪生听后大吃一惊,将女子扶起来,说:“那不过是举手之劳,并不值得被记住。”

  女子道:“希望能够侍奉在先生的左右。”纪生以人妖殊途的理由婉拒。女子再三请求,以死相胁,纪生才同意女子陪侍左右。纪生为女子起名为“蒹葭”。

  蒹葭与纪生回到京城,以擅长酿酒闻名,喝过她酿的酒的人,没有不称赞的。她尤其擅长酿造葡萄酒,味道芳泽,回味绵长,被称为长安一绝。

  纪生已经没有生活上的担忧,又在蒹葭的照顾之下,学业精进,在两年之后的考试中金榜题名,被命为沧州刺史。而后官职节节攀升,年纪轻轻就已经在朝堂上占据重要的地位,可谓春风得意,但蒹葭却越来越沉默寡言,容貌也不如往日明艳,经常呆坐在窗前。纪生问她:“听说你最近饮食不进,有什么事情让你担忧呢?”

  蒹葭紧皱眉头,说:“一百年前,我的母亲曾经将我许配给琅琊山的诡狐,他凶残暴躁,法术高强。现在婚期将近,我恐怕以后不能陪伴在先生身边了,这就是让我担忧的事情啊!”

  纪生沉吟片刻,说:“在我沦落江湖的时期,常常在民间行走,曾经认识过一些江湖上的侠士,其中有一个屠夫,名叫马廉,听说能够降服妖邪。”

  二人找到马廉,马廉正在屠狗,技艺十分高超。此人容貌甚丑,却十分讲义气,听完纪生的讲述之后,笑道:“这样的小妖何必放在心上。事成之后,一定要给我几壶蒹葭亲手酿造的葡萄酒作为报酬。”纪生见他如此侠义,更加崇敬他。

  三日后,京城黑风大作,草木都失去了光彩,蒹葭大惊失色,哭着说:“诡狐来了,希望先生能够让我离开,以免累及无辜。”

  纪生抓住蒹葭的衣角,不让她离开。

  黑风中出现一名黑衣男子,容貌十分狰狞,双手一摆,立刻飞沙走石。风沙迷得人睁不开眼睛,将河岸的垂柳连根拔起。黑衣男子化作一道白光,从黑云中飞下来,飘到纪生的面前,厉声说:“你竟敢抢走我的妻子!”他十指伸长,如同利剑一般,说话间就要将手指插入纪生的胸口。蒹葭冲上前,长袖飘飘,将那十根手指卷入袖中,身手轻柔曼妙,却隐含杀机,准备与诡狐同归于尽。

  蒹葭的道行不如诡狐,没有缠斗多久就落了下风。诡狐用结界将蒹葭困在紫色圆圈中,圆圈越变越小,蒹葭几次都没有冲破,身体因此更加虚弱。纪生大呼:“马廉,你为什么还没有来?”

  忽然,天空中出现一道紫色闪电,闪电里奔出一匹独角骏马,比普通的骏马要大几倍之多,双目炯炯有神。骏马用独角顶上诡狐的胸口,诡狐变回狐狸的样子,顺势咬上了骏马的脖子,骏马长嘶一声,前蹄撑开,将诡狐踢出百丈之远。而后诡狐又变换作大鹏的形状,双翅撑开时将云层都撕裂了,只见它利爪弯曲,想要把骏马抓起丢入附近的大湖。骏马并不畏惧,猛地用后蹄踢开大鹏,将大鹏的一只翅膀踢折了,大鹏随即发出“啾啾”的哀鸣声。几经变换,诡狐无计可施,最后变成一条蟒蛇,缠住骏马的四肢。骏马不能动弹,长嘶几声。忽然,又是一声惊雷,骏马和蟒蛇同时从云层中跌落,落地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有胆大的百姓走过去看,发现地上砸出一个半丈深的大坑,独角骏马已经不知所终,地上只有一只巨大的死狐。

  蒹葭从结界中走出来,转忧为喜,说:“那位屠夫果然是异人啊!”

  数日后,夫妻俩拿着自酿的葡萄酒去见马廉,马廉已经不在了,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后五年,纪生被名利所累,心念江湖,于是辞去官职,隐去姓名,自称纪叟,在宣城的一个小角落里开了一间酒肆,每次酿酒都香飘四溢,传播几百里都不减淡,为世人称赞。后纪叟去世,蒹葭便不知去向了,人们也就再没有喝过那么好喝的酒了。

  李白曾作诗祭奠他:纪叟啊,你在黄泉是不是还酿着老春酒。只是那里没有李白,你酿的酒有谁会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