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物语

返回首页惊奇物语 > 噩梦(1)

噩梦(1)

  必须得承认,像今天下午这种时候,如果不和女友去逛逛街,尝尝小吃,喝杯冻果饮料,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起码温延是这么觉得:老公在公司,孩子在学校,而自己下午又不用去上班——那么,还等什么?

  她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拨通了周玲的电话——虽然并不是最好的死党,但可以肯定的是,周玲下午绝对有空。

  电话响了三声后,被接了起来。

  “嗨,亲爱的周小姐,下午有空吗?”温延用甜美的声音说。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急速的喘息声,过了几秒钟,温延听到周玲几乎是在尖叫:“天哪!真的发生了!我的天,我该怎么办?”

  温延感到莫名其妙:“喂,周玲?你怎么了?”

  周玲仍然重复着那句话,她似乎带着哭腔:“我的天哪!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噢,天啊!”

  温延从沙发上坐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周玲,你冷静点!”

  过了半分钟,电话那边的周玲稍微平静了一些,她长长地吐了口气:“温延吗?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从我感兴趣的地方说起,比如说,为什么你接到电话后会是这种反应?”

  “我……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我还是告诉你吧……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怪梦。”

  “接着说。”

  “我梦到一些事,其中,有一些很可怕的事。”

  “然后呢?”

  “然后,”她又激动起来,“天哪,这些事在今天一一地应验了!”

  “是些什么事?”

  “首先,我梦到在吃早饭时,我丈夫接到单位的电话,告诉他今天要去广州开一个会。结果,今天早上吃早饭时,他的手机响了——和梦中一模一样,他的上司要他下午坐飞机去广州开会!”

  “你能确定他昨天晚上没告诉你这件事?”

  “他自己都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应验了吗?”

  “是的,我梦到的第二件事就是——你会在今天下午两点左右打来电话,叫我去逛街。又发生了,不是吗?“

  温延愣了一下:“周玲,你在跟我开玩笑?”

  “噢,相信我。”周玲苦笑着说,“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这是个玩笑,但事实却刚好相反。”

  “那么,你还梦到了些什么事情?”

  电话那边沉默了十几秒钟,终于,她说:“我梦到一场大地震,就在今天晚上七点开始。”

  “……所以,你认为它也会发生?”

  “我还能怎么想?前面两件事情都应验了!”

  温延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你看,周玲,前面两件事,也许只是巧合。你丈夫去开会是常有的事,而我也时不时就会打电话约你逛街,这些事和梦中重合,这并不奇怪,对吗?”

  “不,你不懂。”周玲痛苦地说,“我的这种感觉不会错!你知道吗?这不是第一次了。”

  “什么意思?”

  “……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讲过。在我读高中时,有一天晚上梦到我的好朋友——当时班上的一个男同学,他掉进河里淹死了……我当时并没怎么在意,因为那只是一个梦。可是,第二天放学后,他真的和几个同学下河去游泳,然后……”电话那头的周玲哭起来。

  “怎么?他真的淹死了?”温延迫切地问。

  “……是的,你知道吗?我当时非常喜欢他,我一直暗恋着他,可我竟预知并见证了他的死亡,这对我来说太残忍了!”周玲已经泣不成声。

  “你跟别人说过这件事吗?”

  “我跟当时最好的几个朋友说了,但没有一个人相信我,她们都以为我疯了。”

  温延紧锁着眉头,她开始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了。

  “那么,我是说,即使你真能在梦中预见未来将要发生的事,也没必要这么紧张、痛苦,对吗?你完全可以在地震到来之前和家人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避难。”温延说。

  “可是,天哪!我还梦到了一些更可怕的事!它让我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等,”温延有些糊涂了,“你是说,在你梦中,有比大地震更糟糕的事?我实在是想不出,会有什么比这更坏?”

  “当然有!我梦到自己死了!我就像在看一场电影,清楚地看见自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有一丝鲜血!噢!天哪,我到底该怎么办?”

  “你先冷静下来,周玲。你……是怎么死的?我是说,在梦中。”

  “我记不起来了!你知道,每个人都不可能将自己做的梦完完整整地记下来。真该死,我恰好记不起来我是怎么死的了!”

  “再好好回忆一下,周玲。”

  “我已经回忆一个上午了,还是想不起来。但是,我却能清楚地记得我在梦中的感受,我在死之前相当地恐惧和不安!可我却忘了是什么原因致使我这样,这真是个噩梦!”

  “让我来帮你,周玲,你从梦中的第一件事开始,好好地回想一下。”

  “好吧,我再试试。呃……我梦到,我和我丈夫、女儿坐在餐桌上吃饭,当时我就坐在他的左侧,然后,他的电话响了,公司叫他去广州开会……这些都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一模一样!接下来,我接到了你打来的电话,是的,就像现在一样。然后,你似乎打碎了一个青色的瓶子……”

  “等等,你说我打碎了一个青色的瓶子?这就不对了,我今天并没有打碎什么瓶子。”

  “天知道,也许我梦中看到的事并不是每一件都那么准确的。”